<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凶案再现
    秦然能够清晰感受到‘晨曦之力’的活跃。

    更直观的则是,系统的提示。

    【力量共鸣,无双级别晨曦骑士锻体术获得相当经验,所需积分减少3000……】

    ……

    3000积分对于还需要近25积分和25黄金技能点才能够达到超凡级别的【晨曦骑士锻体术】而言,自然是杯水车薪。

    可不要忘了,刚刚只是施礼!

    一个人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内施礼!

    这足以让秦然想到更多。

    这只是一个人。

    假如是一百人呢?

    又或者是一千人呢?

    恐怕用不了一天,【晨曦骑士锻体术】就能够进入超凡。

    当然了,秦然并么有被这样的惊喜冲昏头。

    他很清楚想要做到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类似老修女这样的原住民有多难找。

    单单是找上百个能够和‘晨曦之力’共鸣的人,就是不可能的。

    不要忘了,晨曦教会早已经灭亡了。

    不要说找一百、一千个能够和‘晨曦之力’共鸣的人了,满打满算将所有可能的人物都算进去,5个到10个人就是极限了。

    甚至,可能会更少。

    不过,秦然却没有彻底的放弃这个想法,而是将其暂时埋藏在了心底,转而用惊讶的口气问道:“莫妮修女这是?我感觉到我的力量变得活跃了!”

    “这是晨曦教会的古礼晨曦之印!”

    “一种配合‘晨曦之力’的方法,如果‘神子’大人需要,我可以之后教导您。”

    老修女说道。

    秦然大喜过望。

    他虽然知道之前打下的基础,再利用‘神子’的身份会让此行顺利不少,但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

    仅仅依靠简单的话语,就有了学习与【晨曦骑士锻体术】配套秘术的机会。

    一直以来,【晨曦骑士锻体术】虽然是秦然的核心力量之一,但是大部分都是用在了增加属性、平衡恶魔、原罪之力上,很难有主动的手段,一直到【晨曦之剑】的出现,才稍微改变了这种略显尴尬的境地。

    可也就是略微改变而已。

    需要蓄力的【晨曦之剑】,让秦然在使用时必须要慎重之极,根本不可能成为常规手段用在战斗中。

    面对着帮他解决了迫切需要的老修女,秦然语句中越发恭敬。

    “请您继续称呼我为2567,您的年纪、阅历,早已经超越了您应有的身份。”

    “很多知识我需要向您学习,毕竟,我觉醒的只是力量,却没有相匹配的知识。”

    秦然这样说道。

    “当然!”

    “虽然‘神子’天赋异禀,但基础的知识还是需要有人教导的,我、贡兰森都不介意教导您我们所知的一切。”

    老修女微笑着点了点头。

    或许晨曦教会已经完全的没落了。

    但无数年秉承着教会传统,延续着教会传承的老修女很清楚当一位‘神子’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也许无法再让晨曦教会重返鼎盛,但却足够教会继续延续。

    延续,随着年龄的增长,感受着生命的流逝,已经逐渐成为了老修女心中最后的愿望。

    当初将圣保罗教堂该为圣保罗学校时,老修女就有着一份在生命最后时刻,寻找一位可靠继承人的心思。

    但秦然的出现,让一切的计划也随之改变。

    端着水杯,警长约翰看着热切交谈的秦然和老修女,完全的插不上话。

    两人谈论的话题,对于约翰来说,就和听故事没什么区别。

    可约翰却是听得兴致盎然。

    经历了刚刚的诡异事件,恐惧消退后,泛起的就是浓浓的好奇心。

    约翰十分想要知道在他所知道的世界中,究竟隐藏了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特别是当话题转入之前的事情时,约翰更是听得聚精会神。

    “人死亡之后是有灵魂的,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灵魂会被接引到所信仰的神国,无信仰者的灵魂会很快消散,或者落入更加悲惨的境地,但也有一些例外,能够让灵魂发生异变……”

    “经历大痛苦的死亡,会折磨灵魂,让这个灵魂变得不得安息,假如再配合一些特殊的手段,就足以改变这个灵魂,让它变得越发狂暴、邪恶。”

    老修女缓缓讲述着。

    “所以,托蒂才会被分尸?”

    约翰略带恍然的问道。

    “嗯!”

    老修女点了点头,神情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悲痛。

    将圣保罗教堂该为圣保罗学校,老修女是有着一份死心,但对于那些学生的关爱也是真的。

    不论是阿尔蒂莉.亨特,还是其他学生。

    老修女都是一视同仁。

    “放心吧,莫妮修女,我一定会将那个混蛋抓住的!”

    看着悲痛的老修女,约翰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

    而在话语出口后,我们的这位警长才猛地回过神,这一次要抓的混蛋和以往的那些家伙不同。

    以往的那些家伙,不论再怎么样穷凶极恶,都还是人类的范畴。

    可这次不同!

    一想到那些会动的尸体,约翰就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躯。

    经历了,不代表就没有恐惧了。

    相反,真是因为有了经历,才会越发的恐惧。

    约翰虽然不至于加重恐惧状态,但对神秘侧发生的事件,他是真的束手无策。

    想到刚刚自己脱口而出的豪言,一时间约翰就面带尴尬。

    不过,秦然马上就打破了这样的尴尬。

    “我来对付那些神秘侧的事情,你只需要追查正常的人。”

    “那个箱子的做工很精湛,包铜的边角更是崭新,想必是刚刚出自那位颇有名声的匠人手中。”

    “箱子内部涂抹了一层天然橡胶,我记得我们这里只有一座割胶园吧?”

    “还有某些能让人陷入幻觉的药剂!”

    “虽然有着香料、血腥味的掩盖,但那些味道我不会辨认错。”

    秦然有条不紊的说道。

    “制箱的工匠、割胶园和药物吗?”

    “好的,交给我了!”

    有着秦然话语的提醒,约翰立刻回忆起来刚刚发生的一幕幕。

    当即这位警长就站起来,准备行动了。

    可这个时候,副警长雷斯垂德跑了进来。

    在对方推门前一刻,秦然隐身于阴影之中。

    一进入房间,在看到了老修女后,这位副警长有些犹豫,最终在约翰的示意下,这才汇报道:“警长,圣保罗学校有凶杀案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