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墓碑前的祷告
    一如既往的文字、语音开始出现——

    【单人副本进入!】

    【本次单人副本为额外进入副本!】

    【难度确认:第二次副本】

    【不合格大侦探:在世人的眼中,身为大侦探的你已经‘死’了,为了掩护友人撤退,与怪物同归于尽,你的墓地被安放在了圣保罗学校守夜人小屋后,而化名2567的你则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旅行后,再次返回了这里……】

    【主线任务:无】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背包、武器、物品属性不变,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枪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50%,手枪上弹速度+1秒,狙击枪上弹速度+30秒】

    【因是额外进入,您只能挑选3件装备、道具……】

    【判定十倍减慢冷却卡残余影响,你无法挑选装备、道具!】

    (标注1:因为是额外进入副本,你只能停留12周)

    (标注2:副本不会失败,但玩家仍然会死亡)

    (标注3:因为是额外进入副本,你不会获得任何开启后续副本的道具、事件)

    ……

    “第二次副本难度?”

    “按照特殊副本的方式计算吗?”

    秦然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惋惜。

    假如不是额外副本无法爆出装备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可以搜刮一大笔。

    哪怕眼前的副本世界中神秘侧的力量已经衰落了。

    可传承这种东西,是不会被时间改变的。

    要知道,在【不合格大侦探】副本世界中可不单单只有晨曦教会一个神秘侧势力,就他所知道的,还有一个曾比晨曦教会强大了十倍的光明教会,那里的底蕴,可想而知!

    不过,秦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晨曦骑士锻体术】的进阶秘术!

    至于其它?

    秦然暂时顾不上了。

    毕竟,机会只有一次!

    看着‘标注3’,秦然很清楚这也是使用【额外副本进入卷】的后遗症之一。

    而当秦然的目光看到‘判定十倍减慢冷却卡残余影响,你无法挑选装备、道具!’时,目光迅速的冷冽起来。

    杀意毫不掩饰。

    但秦然知道,此刻过多的杀意,只会影响到之后的副本世界。

    “我们的账,慢慢算!”

    轻声自语后,秦然习惯性的做了个深呼吸,他开始又一次调整状态。

    很快,三分钟一闪而过。

    熟悉的强光、失重感开始出现。

    一切恢复正常的时候,秦然已经站在了一条街道上。

    阴沉的天空下着小雨。

    街道上的人们匆匆而行。

    马车、古董汽车更是呼啸而过。

    溅起的积水,让躲闪不及的行人们破口大骂,但是换来的却是对方更快的离去。

    谁也不想要惹麻烦。

    特别是在这样的天气中。

    那些行人们也不例外。

    再次嘟囔了两句,深知自己不会从那些坐车、乘车的人换来实质性的补偿后,就又一次的快步前行了。

    秦然的目光越过马路看向了对面的岗亭和岗亭后的圣保罗学校。

    岗亭内,值班的警察身躯笔直的站立,尽忠职守的阻拦着想要靠近学校的马车、汽车。

    岗亭后,圣保罗学校在阴雨中显得越发静怡,而当丝丝朗读声传入秦然耳中时,这样的静怡非但没有被破坏,相反有了更深一层的安静之感。

    “维恩伯爵的死被掩盖了?”

    “还是用了某种手段?”

    运行如常的圣保罗学校,让秦然猜测着。

    对于那个执着于黄金,最终被黄金夺去生命的贵族,秦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可对方所在的家族,对这座城市的控制,秦然也没有任何的看轻。

    身为掌控这座城市过半政要家族的族长,一旦死亡的话,带来的影响,绝对不会小,甚至说是一场风暴也不为过。

    但眼前一切,却告知着秦然这座城市一切正常。

    没有什么风声鹤唳。

    更没有什么血雨腥风。

    仿佛那位维恩伯爵的死,就是不存在一般。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联想那位老骑士的性格和作风,秦然心底出现了一些猜测。

    这些猜测让他脚步极快的走向了圣保罗学校。

    当然,是在【潜行】的状态下。

    不同于最初还需要注意人们的视线、光影的配合,此刻超凡级别的【潜行】,让秦然借着一丝阴影,就好似隐身一样,从岗亭内警察的眼皮子下溜了进去。

    圣保罗学校没有任何的变化。

    秦然驾轻就熟的避开了那位圣保罗护校队队长所带领的巡逻队,径直的来到了校园深处。

    小木屋没有任何的变化,可贡兰森并不在。

    虽然小木屋内一尘不染,显然是有人常常打扫,可存放食物的橱柜里却没有一丁点食物。

    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贡兰森离开了?”

    这样的想法刚一出现,就被秦然否定了。

    先不说贡兰森是那位莫妮修女的守护骑士,单单是贡兰森对那位修女的感情,就足以令对方不会离开。

    当然了,这一切都被贡兰森解释为誓言!

    但谁会信?

    只要不是瞎子就知道怎么回事。

    同样的,也表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维恩伯爵的死,远没有看起来那样的平静啊!”

    这是秦然唯一能够想到的贡兰森不在这里的理由。

    也符合他对那位老骑士性格和作风恶猜测。

    不过,他还需要知道更多的确切情况。

    而就在秦然准备去寻找莫妮修女询问时,脚步声响起。

    下意识的,秦然站到了阴影中。

    片刻后,一位手捧白色鲜花,上了年纪的修女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对方脚步略显缓慢,可没有停留。

    径直的走向了小屋后。

    那里有着一个墓地。

    说是墓地,其实只竖立了一个墓碑。

    ‘英勇无畏如同傻瓜一般的家伙’!

    墓碑上这样写着。

    很不规范,既没有准确的名字,也没有准确的时间,更没有立碑人的名字。

    孤零零的墓碑放在那,看起来就和个玩笑差不多。

    可莫妮修女郑重态度,却让人完全的笑不出来。

    在把鲜花放在墓前后,她就拿着抹布一点点擦拭着墓碑,然后,清扫周围。

    一丝不苟。

    且满是悲悯。

    “贝尔纳黛的光辉会为你指明前进的路途,不要彷徨、不要无助……”

    听着修女的祈祷声,秦然表情复杂。

    虽然那墓碑上没有准确的名字,但看了系统给予背景的秦然怎么会不知道那个墓碑是他的。

    而立碑人,从口气上看,就知道是贡兰森了。

    “实在是……”

    无法找到一个确切形容词的秦然准备从阴影中走出来了。

    墓地、墓碑的存在已经是一个事实了,秦然无法做出什么改变,但他至少可以劝阻莫妮修女的无用功。

    不过,就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让秦然停下了动作。

    他的目光向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警长约翰正快步跑来。

    脸上带着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