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头去哪了?
    秦然坐在会客室内与赫伯特闲聊着。

    当然,嘴上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真正的交流却是双发通过手指写出的文字。

    突然,秦然书写文字的手指一顿

    【触发特殊事件:宿命之战】

    【根据您在副本世界中的经历、表现,您不能够拒绝此次特殊事件!】

    【宿命之战:背负着‘皇帝后裔’‘王族’‘王室’名义,且被大部分异种认可的你,在卡德维尔的引导下,吸引来了当初‘皇帝’的宿敌,这将是一次延续的战争,你需要保证‘尼克王朝’的胜利!】

    (根据事件表现,你将获得不等的通关评价!)

    ……

    不可拒绝的【特殊事件】?

    秦然一皱眉。

    这是他首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因为我顶替的‘王室’名声而发生的改变吗?”

    秦然看着注释内的信息猜测着。

    “发生了什么事?”

    老学者手指沾了茶水写道。

    “想到了一些意外的事情!”

    “您知道‘皇帝’的宿敌是谁吗?”

    秦然一摇头,接着写道。

    “‘皇帝’的宿敌?”

    “当时尼克王朝已经统一了整个世界,那位‘皇帝’连敌人都几乎没有了,宿敌的话,更加不可能了。”

    “不过……还有一个可能!”

    “女巫!”

    “我记得在某些书籍上记载着,当女巫们敬献了凯美瑞斯之眼后,就消失无踪。”

    “而在一些书籍记载中,女巫们也是相当强大的,她们曾经也拥有自己的国度、文明,但也消失无踪好像也是发生在向‘皇帝’敬献凯美瑞斯之眼后;接着,那位‘皇帝’就变得越发的肆无忌惮,直到整个王朝消失!”

    “假如说是宿敌的话,我认为女巫有极大的可能!”

    “但只是可能!”

    老学者思考了一下后,详细的写道。

    看着茶几上的文字,秦然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未知的敌人!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强大的敌人不可怕。

    因为,再强大的敌人,也都有着弱点。

    可未知的敌人不同!

    就好似被阴影所笼罩的刺客,当你不知不觉靠近时,那柄锋锐的匕首,就会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割裂你的喉咙。

    “女巫吗?”

    秦然调整了一下坐姿,心底默念了一声这个名词后,目光再次看向了【特殊事件】的注释。

    其中,卡德维尔的名字和‘引导’一词,可是十分刺眼。

    “夜深了,您需要好好休息!”

    “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谈!”

    秦然这样的对着赫伯特说道。

    手指却在茶几上写下了:卡德维尔的老巢在哪?

    赫伯特全身一震。

    老学者似乎猜到了秦然想要干什么,但是老学者没有劝说,他很清楚自己的劝说对秦然这样的人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认定了某些事情的秦然,可不是单单依靠话语就能够说服的。

    修德林城堡。

    老学者写下了这个地名。

    同时,老学者又补充了一行文字:‘皇帝’的遗产也在那里!

    看到这行文字,秦然的双眼就是一眯。

    这么巧?

    秦然眯起的双眼中撒发着丝丝精光。

    ……

    “殿下,我们的骑士已经跟在那些家伙的身后了,他们绝对跑不了!”

    易德尔走进书房后,径直躬身说道。

    随着赫伯特等人被‘护送’前来,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够猜到在卡尔哈特兵营附近一定有着卡德维尔的临时据点。

    不用秦然多说,一个眼神就让易德尔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用让它们跟着了,直接前往修德林城堡。”

    “然后,给我安排快马和必要的物资!”

    秦然说道。

    “修德林城堡?”

    “好的,殿下!”

    易德尔一愣。

    它有些不明白秦然的命令,但这并不妨碍它照做。

    对于身份刚刚又升了一级,可以在议厅内获得座椅资格的易德尔来说,秦然的命令就是不可违抗的旨意。

    黎明时分,一支由四个异种骑士护送的队伍出发了。

    三架马车中,最后一辆满是物资。

    虽然修德林城堡和卡尔哈特兵营的距离并不远,快马疾驰的话,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但易德尔却根本不管这些,它依旧往马车上装着‘必要的物资’。

    当然是它理解的那种。

    金银器皿,黑山羊毛编织的毯子,乃至新鲜的食材与水果。

    事实上,如果不是最后有着秦然的阻止。

    这支车队将会变得无比的庞大。

    易德尔那是恨不得将整个兵营都挂在秦然身后。

    “它真是忠心可嘉!”

    康蒂不只是讥讽还是夸赞的说道。

    秦然并没有搭茬,他靠在一个柔软的垫子,几乎将上半身全部的埋了进去,脸上没有任何的惬意,只有淡淡的思索。

    “哼!”

    看着秦然的模样,康蒂不由轻哼了一声,转身就跳下了这辆马车。

    立刻,车厢内就恢复了安静。

    不过,这样的安静可没有持续多久。

    “啊!”

    一声惨叫从外面响起。

    半靠在那的秦然身形如电的冲出了车厢。

    四个异种骑士之一尸首分离。

    脖子以下的身躯还端坐在马背上,脖子以上的头颅却不知所踪,只有从胸腔内喷洒而出的鲜血。

    雷哈德、烈和三个异种骑士瞬间将秦然团团围住,保护在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

    康蒂、大家伙和赫伯特也从第二辆马车上跳了下来。

    暂时充当着第二辆马车车夫的康蒂一脸惊骇的看着那具死尸。

    曾经当过一段时间赏金猎人的康蒂可不会随意面对一具死尸就变得惊骇,让她真正惊骇的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到袭击者的身影。

    她看到的就是那个异种骑士的头颅自行扭转了数圈后,跌落在地。

    康蒂快步的跑到已经从战马上摔落在地的尸体前细细的查看着。

    脖颈处残差不齐的肌肉、皮肤撕裂和脊椎骨上搓断的痕迹,都证明了刚刚她没有看错。

    异种骑士的脖颈确实遭受了飞速的扭转。

    接着,头颅被拧下来。

    只是……

    谁干的?

    康蒂抬起头看向四周的人,希望得到一些答案。

    可每一个与她目光接触的人,都是一脸茫然。

    显然大家都没有看到袭击者。

    唯有秦然例外。

    “你有发现?”

    看着秦然若有所思的模样,康蒂不由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右手,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头颅。

    “什么意……”

    康蒂话还没有说完,就反应了过来。

    头?

    头!

    那个异种骑士的头颅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