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异样
    “是谁?”

    “伯尔市的一个中年军官。”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请您告知我他的名字,我将带人与他对峙!”

    易德尔愤慨不减的说着。

    “你确定要与他对峙?”

    秦然的脸上浮现了玩味的笑容。

    顿时,易德尔心底打了个激灵。

    “不、不需要!”

    “殿下,请您稍等,我只是一个可怜的传话人,并不是兵营的负责人……请您让我转告卡尔哈特兵营的最高长官!”

    明显猜到是怎么回事的易德尔惶恐的说着。

    “一次!”

    “我给你一次机会!”

    “如果……”

    秦然拉长了语调,易德尔马上感激流涕的说道:“我一定会珍惜这次机会!感谢您的仁慈!”

    秦然手中的恶魔之炎熄灭了。

    他朝着对方挥了挥手。

    易德尔立刻如蒙大赦般的离开。

    并不是站立行走,而是匍匐在地的后退,一直到离开房间后,这位传话人才敢站起来。

    它擦了擦满是汗水的额头。

    迅速的登上了门外的马车,在命令车夫快速赶回后,易德尔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下来。

    它知道,应该是那个家伙又开始不安分了。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返回到了卡尔哈特兵营的核心之地。

    一个囊括了足球场大小的操场、三层主建筑和一个独立大厅的地方。

    马车在独立大厅外停下,易德尔快步的走进了大厅。

    此刻,可以容乃五六百人的大厅内,只坐着十个异种,显得无比空荡、幽深。

    踏、踏踏!

    易德尔的脚步声在其中回荡着。

    当易德尔的脚步停下时,十个异种马上就向着易德尔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那位是真的‘王族’!”

    易德尔说道。

    马上,这些异种的表情就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有的松了口气。

    有的满是紧张。

    其中一个,更是直接问道:“那位殿下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赫伯特!”

    “那个研究我们历史的人类学者我们的老对手故意放出了消息,将那位殿下引到了这里,希望我们……嘿!”

    易德尔的话语并没有说完,但在场的异种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毕竟,从它们接管了卡尔哈特兵营开始,双方的明争暗斗就一直存在着。

    “该死!”

    “混蛋!”

    ……

    诸如这样的喝骂声开始接连不断的响起。

    “好了!”

    一道声音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低沉的声音响起了。

    可随着这道声音,大厅内的喝骂声完全的停下了,所有异种的目光看向了坐在最中间的那个异族。

    这是一个身材壮硕到极致,全身肌肉虬结,满脸疤痕的异种。

    虽然只是坐在那里,但却要比正常人站起来还要高,尤其是对方的呼吸声,竟然发出了如同雷声般的轰鸣。

    “卡尔哈特,我们要怎么做?”

    一个异种问道。

    卡尔哈特,每一任卡尔哈特兵营的最高长官,都会选择这个名字。

    异族接管了兵营后,这样的传统也保留了下来。

    并不是什么尊重。

    仅仅只是因为这是当初的约定之一罢了。

    “准备晚宴,迎接那位殿下!”

    卡尔哈特张嘴说道。

    立刻,周围的异种大半脸上都浮现了喜色。

    仅有寥寥两三个带着忧愁。

    剩余的一两个则是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

    “卡尔哈特,不要忘记我们当初和兰顿高层的约定!”

    “我们和艾加那帮异族已经不同了!”

    有异种提醒道。

    “嗯。”

    “我们不同,但不代表别人也这样认为派人将记录水晶内,有关那位殿下的影像交给那个家伙……他会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错误,竟然敢去招惹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王族’!”

    卡尔哈特点了点头,并没有反驳这位同族的话语。

    但同样的,它也不打算改变自己的主意。

    只是有了些许的改变。

    不过,这样的改变,可不是所有异种都能够接受的。

    “卡尔哈特,我不建议这么做!”

    “那位殿下的脾气并不怎么好,你这样做,会触怒那位殿下的!”

    易德尔说道。

    “哪位殿下的脾气是好的?”

    “可我们卡尔哈特兵营不还是一直存在着吗?”

    “脾气会被实力所压制,而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让我们繁衍生息的地方……不要忘了,王朝早已经覆灭了!”

    卡尔哈特缓缓的说道。

    这样的话语,让周围的异种高层纷纷变色,可最终却没有谁再多说一句。

    因为,这就是事实。

    它们也需要繁衍生息。

    所以,才会和兰顿高层合作,接管这个兵营,为兰顿训练最精锐的士兵,换取各种宝贵的资源。

    异种,和人看似一样,却完全不同。

    所谓的繁衍生息,可不是简单的需要充足的食物和良好的环境就行。

    为了防止、度过衰竭期,它们需要的东西可是很多很多,远不是一点人手,就能够解决的。

    “赫伯特呢?”

    “传闻中这个学者掌握着‘皇帝’陛下遗产的位置。”

    一个异种突然出声道。

    大厅内马上一静,在座的异种双眼中都露出了贪婪的精光。

    包括卡尔哈特。

    不过,很快的,卡尔哈特就收敛了自己的贪婪。

    “想要获得‘皇帝’陛下的遗产,必须要有‘王族’的血脉才行,那可不是我们能够染指的!”

    卡尔哈特说完,就站起来向后走去。

    剩余坐着的异种,也没有久留,很快就三三两两的散去。

    只留下易德尔站在那里脸色连连变化着。

    它清晰的感受到随着卡尔哈特最后一句话,兵营高层们的异样。

    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它的眼睛和感应。

    它很清楚,这些家伙有着什么打算。

    毕竟,如此势单力孤的‘王族’,可是不多见的。

    但……

    如此强大的‘王族’也不多见!

    “也许我可以做点什么!”

    心底转动着某个念头的易德尔转身离开了大厅。

    白天转瞬即逝。

    夜晚,如约而至。

    可今晚的卡尔哈特兵营,却注定不同。

    一队旌旗招展、盛装出行的骑兵,分为两列,以无比整齐的步调来到了旅店门前,猩红色的地毯,早已平整的铺好,数名面容姣好的侍女跟在易德尔的身后,走进了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