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探路卒
    被窥视的感觉从秦然心头消失了。

    对此,秦然不以为意。

    他进入卡尔哈特兵营后并没有可以的隐藏身份,被异种们发现才是理所当然的。

    假如经营着卡尔哈特兵营的异种,在这样的情况下都没有发现他的话,秦然就要重新审视一下,那个藏在幕后一直想要挑动他和异种战斗的家伙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了。

    庆幸的是,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样发展着。

    通过火鸦比鹰还锐利的双眼,秦然清晰的看到了卡尔哈特兵营核心位置的些许变化:在诸多全副武装的人出现后,一辆马车驶离了那里,径直的向着他居住着的旅店而来。

    “雷哈德去迎接一下我们的客人!”

    秦然这样吩咐着。

    当追兵头领离去后,秦然就微眯起了双眼。

    他知道,接下来是否能够成功,就需要看他的‘表演’了。

    这对秦然来说并不容易。

    因为,他从未接触过这样的角色。

    连一个模仿的人都没有。

    ‘王族’!

    还是‘尼克王朝’这个消失王朝的‘王族’!

    “骄傲?矜持?”

    “还是保持尊严?”

    一个个的想法从秦然的脑海中出现,却又一个个的被否定了。

    最后,当秦然看到烈时,他眯起的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没错!

    他是不知道一个王朝被更替的‘王族’该有什么样的姿态。

    但他知道将这个王朝推到巅峰的那位‘皇帝’是什么姿态。

    有着赫伯特的讲解,和秦然自己的一些查阅,他对那位‘皇帝’真的是太了解了,而刚刚为了‘加快见面的速度’他表现出的蛮横似乎和那位‘皇帝’的些许姿态不谋而合了。

    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的秦然开始调动着自己的情绪。

    原罪们,立刻蠢蠢欲动起来。

    不过,这一次,秦然却没有过分压制。

    事实上,自从知道了‘堵不如疏’的道理后,秦然对于由凯美瑞斯之眼和恶魔之心产生的力量早有了足够配合的经验。

    些许邪异的气息在秦然身上显现。

    顿时,秦然的面容就出现了最为直观的变化。

    邪魅、狂妄之气,让那称不上英俊的面容变得夺人心魄。

    尤其是那双眼睛!

    更是泛起了层层令人不敢直视的七彩之光。

    第一个看到秦然变化的就是被支配的烈。

    本就因为【梅斯丽之戒】的【支配】而对秦然充满敬畏的异种,很干脆的单膝跪地,哪怕是雷哈德带着那位客人进来都没有改变。

    甚至,雷哈德也加入了其中。

    当雷哈德毫不犹豫跪倒的时候,跟在雷哈德身后走进来的易德尔则是感觉后背有些冒汗了。

    这位在卡尔哈特兵营中,有着相当名望的说客,看着眼前坐在那里的秦然,整个人都是不自在的。

    易德尔也是异种。

    虽然血脉的缘故,并不是最强大的那种,但却在卡尔哈特兵营内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不单单是因为易德尔能说会道,还因为易德尔有着鉴别异种的能力。

    哪怕一个异种隐藏的再好,也无法逃过易德尔的感应。

    易德尔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因为有人对秦然的‘身份’有所异议了。

    不过,易德尔此刻十分想要喷那些提出异议的人一脸吐沫。

    虽然,在出发前,易德尔自己也是有着一些疑虑的,但在此刻他的感应中,除去浩大到令他跪伏的‘王族’气息外,就没有其它了。

    毫无疑问的,秦然就是一位‘王族’。

    而且,还是极为强大的那种。

    仅有的一些疑虑,也被易德尔抛在了脑后。

    “殿下!”

    易德尔很恭敬的行了一个古老的、属于尼克王朝的礼仪。

    “哼!”

    秦然故作不悦的冷哼了一声。

    身上的邪异气息陡然浓郁了一倍不止。

    易德尔的感应很隐蔽,但却没有逃过秦然的感知。

    不需要思考就明白对方是做什么的秦然准备借题发挥了。

    在来卡尔哈特兵营前,秦然就考虑了方方面面。

    自然包括自己‘身份’的问题。

    不过,秦然却有着相当的信心。

    不单单是因为宾斯、艾加等异种的话语,还因为——

    ‘凯美瑞斯之眼’!

    这件和尼克王朝息息相关的物品碎片就在他的身体里,和他的心脏融为了一体!

    足够他以假乱真。

    毕竟,从艾加的只言片语和赫伯特的讲解中,秦然知道‘凯美瑞斯之眼’几乎在某个时期就是尼克王朝‘皇帝’的象征。

    假如是尼克王朝刚刚覆灭的时候,秦然自然不敢这样做。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

    尼克王朝灭亡了一千五百了。

    留下的记载都是只言片语。

    即使是一些隐秘的势力,也不会知道的太多。

    哪怕是所谓的‘血脉传承’!

    看看眼前易德尔的模样就知道了。

    在感应到秦然身上气息的威势后,这位异种立刻学着烈、雷哈德的模样,单膝跪倒在地,一脸谦卑的说着。

    “请殿下宽恕我的无礼!”

    “我没有对您怀有任何的不敬,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我们才变的不得不这样谨慎……”

    “够了,赫伯特在哪?”

    秦然一脸不耐的挥了挥手,仿佛根本不想听对方的解释,只是径直问着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无力、蛮横。

    可易德尔却没有任何的不满。

    因为,在它所知的信息中,‘王族’都是类似的模样。

    一切以那位‘皇帝’为荣。

    包括学习那位‘皇帝’的性格、脾气。

    “赫伯特?”

    “您说的是那位研究我们历史的学者吗?”

    易德尔没敢犹豫,马上详细的问道。

    “嗯,他在哪?”

    秦然语气越发的不耐了。

    “他并不在这里,您……殿下饶命,我没有任何欺骗您的地方!”

    “他真的不在这里!”

    易德尔回答着,可刚一开口,就马上发现眼前的秦然手中多出了一团火焰。

    灼热且充斥着硫磺味道。

    无不告诉易德尔这团火焰的不一般。

    但最让易德尔心惊的还是那股混沌、混乱的气势。

    它似乎看到了燃烧的地狱。

    而眼前的秦然就端坐在地狱的王座上,审判着它的生死。

    那些从小听到的秘闻、传说,立刻浮现在了易德尔的心中。

    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变为了双膝跪地。

    易德尔匍匐在那里,大声的说着。

    “我发誓我没有欺骗您!”

    “真的!”

    “我以自身的血脉发誓!”

    一连串的誓言从易德尔嘴中说出。

    “可有人告诉我,赫伯特在这里!”

    秦然低下头俯视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谁?!”

    “请您告知我!”

    “我,还有其他人会证实他是在撒谎!”

    易德尔抬起头,一脸愤慨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