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烤鱼与柠檬片
    卡尔哈特兵营,名义上是兵营,但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有着相当规模的城镇。

    既有着厚重的城墙,也有着一条满是店铺的商业街,除去中心一块区域禁止通行外,其余地方和秦然所知道兰顿其它地方的城镇没有什么两样,甚至,那些地方还不如这里繁华。

    至于为什么?

    秦然看着一队队巡逻的类似士兵,又好似警察的队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从他进入卡尔哈特兵营以来,还没有看到过任何在其它城镇看到的帮.派.分子,更不用说地痞之类的。

    一切都十分的……安稳。

    秦然最终用这个词来形容他看到的卡尔哈特兵营。

    很显然,异种们是在用心经营着这个城镇。

    只是……

    有几分是真的?

    又有积分是假的?

    或者干脆一切都是表象?

    对于刚刚来到这里的秦然来说,还无法判断。

    “长官,房间订好了!”

    雷哈德从旅店走了出来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这间旅店是雷哈德推荐的。

    算不上是豪华,但却干净、整洁,最主要的是厨娘手艺高超。

    在一个以白色为主色小套间内,半圆形的窗户打开一扇,阳光从外直射进来,让地板一片明媚。

    灰尘在光亮中翻滚,跳动,淡淡柠檬的气息,则让这样的翻滚、跳动多出了一分欢快。

    秦然拿着切好的柠檬片,小心翼翼的挤动着,让酸涩的汁液全部的淋在了面前的烤鱼上。

    手中的叉子十分巧妙的从鱼背开始用力,‘滑’下了一大片鱼肉。

    秦然并没有直接放入嘴中,而是拿起了一旁的碟子。

    碟子内是由蜂蜜、白醋、迷迭香和粗盐调制好的蘸酱。

    蜂蜜最多、白醋次之、迷迭香和粗盐最少,仿佛是点缀。

    但只有将鱼肉沾满了酱汁后,才会发现迷迭香的清爽与粗盐的重要,酸甜之间,盐味被当做平衡,再由清爽拔高后,混入鱼肉与柠檬的味道,不仅彻底的驱除了鱼类的腥味,还将鱼肉的软糯发挥到了一个极致。

    秦然吃得满意极了。

    特别是厨娘端来了一些自制的小点心后,秦然嘴角的笑容都多出了一份。

    小点心不是什么名品,但好在材料上没有吝啬。

    牛奶、鸡蛋都十分的充裕。

    再加上花费了一些心思在造型上下了工夫,做为餐后甜点足够了。

    端起一旁的清茶,秦然缓缓吞咽。

    彻底的将嘴里的味道冲淡后,才开始拿起了这些小点心。

    秦然的注意力仿佛完全就在眼前的小点心上。

    一边嘴里发出清脆的咀嚼声,一边满足的发出了赞叹的鼻音。

    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窗户外多了一个人。

    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挡住了。

    一个黑影凭空站立在二楼的窗户外。

    事实上,对方半分钟前就出现了,可一直没有出声。

    看着秦然又拿起了一个小点心后,对方的耐心终于耗尽了。

    不过,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言语,对方先是发出了一阵冷笑,接着,抬起了左手,被打昏的雷哈德拎在对方的手里,如同一个小鸡仔。

    对方并不年轻的容貌上,在看到秦然依旧不为所动后,马上就浮现了嘲弄、讥讽的神情。

    呼!

    风,出现了。

    微风习习,徐徐不急,拂过了秦然的皮肤、面颊。

    缓缓的围绕着秦然打着转。

    微风拂面,本该是一种惬意的感觉,可此刻却暗藏杀机。

    恶意如潮水,惊涛骇浪般的拍打着秦然。

    精神判定一连浮现了数次。

    但秦然都仿佛无觉,吞咽下了点心,又喝了一口清茶后,这才正眼看向了对方。

    而这个时候,秦然身前的餐桌、椅子,早已经在风的‘吹动’下,变得千沟万壑,尤其是餐桌上的桌布,更是变得一缕缕的。

    犹如……被刀子割的般。

    “2567?”

    “你……”

    “臣服于我!”

    对方的话语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

    话语声洪亮,且直接。

    这让秦然看起来显得极为的蛮不讲理。

    对方的面颊一阵抖动。

    怒气在对方的心底酝酿着,就在对方准备给秦然一次狠得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坐在那里的秦然有些不一样了。

    样貌、服饰什么的都没有改变。

    但……似乎高大了许多。

    哪怕只是坐在那里!

    山峰?

    不、不,任何一座山峰都好似无法比拟这个时候对方眼中秦然的高大。

    大海?

    在广阔的大海,也不如秦然身影的伟岸。

    尤其是当对方再次看到秦然的双眼时,就好像是看到了太阳。

    光辉熠熠间,对方仿佛看到了一座屹立山巅、云端的宫殿。

    看到了宫殿中受人跪拜的神像。

    而那神像不正是秦然吗?

    而那跪拜的人不正是他吗?

    仿佛是一道闪电划过了脑海。

    对方从窗户外飘了进来,抬手放下了雷哈德后,径直的跪拜在地。

    “大人!”

    对方额头触地,口中高呼。

    嗡!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异种,犹如脑海中被炸裂一般,一脸不可置信的连连后退。

    “‘王室’?!”

    “‘王族’?!”

    “尼克王朝的继承者?!”

    ……

    无数的声音从兵营的某处角落传来。

    有惊讶。

    有彷徨。

    也有……恐惧。

    无数的异种因为看到的这一幕而变得不同起来。

    而秦然仿若无觉,示意名为‘烈’的异种叫醒了雷哈德后,秦然说道:“这里的食物不错,让厨娘再做一份!”

    “对了,帮我换一张桌子、椅子和桌布。”

    秦然吩咐着。

    “是,大人!”

    烈立刻答应着。

    同时,歉意的向着雷哈德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雷哈德愤愤不平的瞪视了烈一眼。

    当然,并不是因为之前被打晕,只是因为对方抢先答应了秦然的吩咐,让他觉得自己失职。

    这对雷哈德来说是不可原谅的。

    所以,雷哈德迅速的跑出了小套间,为秦然搬来了新的桌椅,并且铺好了崭新的桌布。

    嘶!

    并没有转移目光的异种看着这一幕,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它们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些隐秘的传说。

    恐惧,越发的重了。

    同样的,一些别样的情绪也开始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