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搅动
    清晨,仆人送医生出门。

    刚刚接受完治疗的密斯顿半靠在沙发中,感受着肩膀处隐隐传来的疼痛,密斯顿心底的怒火就熊熊燃烧着。

    他完全不敢想象,自己竟然遭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一个普通的士兵,竟然敢殴打我!”

    “可恶!”

    想到愤恨之处,密斯顿用力一拍沙发扶手。

    但马上的,他就发出了一阵抽气声。

    刚刚的动作,牵动了他的伤处。

    ‘您骨折了!’

    ‘您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并且,为了不留下后遗症,您最开始的几天,最好让仆人随身服侍!’

    医生的叮嘱在耳边响起。

    顿时,就如同火上浇油般,密斯顿的呼吸都粗重、急促起来。

    “该死!该死的!”

    “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我……咦?!”

    密斯顿低吼着,当他站起来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突然的发现在沙发旁的小茶几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封信。

    带着好奇,密斯顿拿起了信。

    信封上没有署名。

    但内里的信纸上却以熟悉的字迹,密密麻麻的写满了。

    看着上面的文字,密斯顿的双眼不由自主的瞪大了,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然后,他牢牢盯着信纸上最后写出的地址,脸色变得挣扎起来。

    不止密斯顿一人挣扎。

    还有许多人也是同样的脸色。

    包括写出这些信的拉特。

    “这样做,能行吗?”

    哈罗德在房间内踱着步子,然后,年轻人又一次抬头向着秦然问道。

    “可以的。”

    秦然给予了同样的答案。

    “我们是因为赫伯特阁下才被通缉的,他们都知道这样的消息,而且,他们并不傻,我们想要获得他们的支持很难!”

    年轻人表达着自己的建议。

    “我们是因为赫伯特阁下被通缉的没错,但这只是外人看到的,实际上是某些人看上了你父亲的财富,才这样做!”

    “而且,不仅是你父亲的!”

    “伯尔市所有和你父亲类似人的财富都被觊觎着——昨晚的暴行就是一次卑鄙的试探,任何反抗者都会被以最严厉的对待,接着,就是步步蚕食!”

    “如果不想要落到和你父亲一样的下场,就需要团结起来!”

    秦然缓缓的说道。

    “可万一有人用其它手段去抗议呢?”

    “一旦没有什么反应的话,我们这样做只会白费工夫!”

    年轻人担忧的问道。

    “相信我,哈罗德!”

    “他们不会去用其它手段抗议的,即使一开始想那样做,但是看到了你父亲的信后,绝大部分都不会这样做——人,都是怕死的!”

    “就算有不怕死的,他们也只会证明你父亲说的一切是对的!”

    “那个想要将我引到‘卡尔哈特兵营’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仁慈的家伙,为了让计划顺利的进行,只会是以雷霆手段灭掉那些出头者!”

    秦然语调不变的解释着。

    在发现有人想要渔翁得利后,秦然就想到了利用对方的布置来获得一批盟友。

    还有什么是比昨晚被殴打的富人们更合适的呢?

    他们心怀不满,且又有能力报复。

    只需要给他们一丁点危机感,这些人马上就会抱团出现。

    秦然很了解他们的心理。

    就如同他第一次得到一块蛋糕后,小心翼翼的将其藏起来,害怕被其他人吃掉的心态是一样的。

    那个时候,他看任何人,都会认为对方是来偷他的蛋糕的。

    哪怕是对最和蔼的院长,也满是提防。

    或许,那蛋糕做比喻有些不恰当。

    可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富人的财富和穷人的蛋糕,都是一样的,都是不允许他人触碰的。

    “可……”

    年轻人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拉特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指了指窗外。

    年轻人一抬头就从半开的窗户内看到了一个身影。

    尽管经过了伪装,但哈罗德还是一眼看出,那就是密斯顿。

    他父亲的好友之一。

    “竟然真的来了!”

    年轻人惊讶的低呼着。

    看着自己儿子惊讶的模样,拉特面带微笑。

    拉特很清楚,经过这次事件后,自己的儿子会获得怎样的成长。

    事实上,在秦然说出自己的计划后,拉特就认为是可行的。

    甚至,有着极高的成功率。

    因为,拉特太了解那些人了。

    他清楚的知道,那些人遇到这样事情后的反应。

    所以,在秦然说出计划后,他马上就积极配合起来。

    不过,拉特没有想到的是,效果会这么好。

    “看看那里,密斯顿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伙!”

    “看来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拉特指点着自己的儿子。

    接着,转过了头看向了秦然。

    眼神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钦佩。

    无疑,计划成功了!

    对于秦然这个和自己儿子年纪差不多,却实力强大到非人,又拥有相当智慧的年轻人,拉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天才吗?

    拉特在心底评价着。

    “接下来看你了!”

    面对着拉特的目光,秦然这样说道。

    “当然!”

    “交给我吧!”

    拉特笑着说道。

    ……

    “长官,有人因为昨晚的事情来……”

    “压下去!”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以那个计划优先!”

    身着制服的士兵走进了某处办公室汇报着,但没有说完,就被办公室内的人打断了。

    这个坐在椅子内的军官有着类似雷哈德的冷酷。

    作风更是一般无二。

    “记住,任何阻挡者,都杀无赦!”

    对方冷冰冰的说道。

    “是,长官!”

    士兵敬了一个军礼,就快步的离去了。

    然后,大批的士兵开始出动。

    混乱的苗头在伯尔市内萌发了。

    紧张的情绪,极速的漫延着。

    更多的关注者宛如受惊的小兽,开始四处寻找着庇护。

    而庇护也随之出现。

    但这都暂时不关秦然的事了。

    当拉特表示计划的第一步完成后,秦然就在雷哈德的带领下,向着‘卡尔哈特兵营’而去。

    为了计划顺利的实施,他至少需要做出一个姿态。

    更何况,去‘卡尔哈特兵营’也是计划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