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三章 啪、啪!
    跟在皮尔的身后,秦然穿梭在黑夜的伯尔市中。

    秦然对于伯尔市,并不陌生,但和皮尔这种地头蛇相比较而言,却还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至少,跟在对方身后穿街过巷,七拐八拐之后,秦然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伯尔市的富人区。

    “这里是我父亲匿名买下来的,原本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站在一栋有着独立花园的两层半建筑前,哈罗德这样的说着。

    然后,年轻人抬手以三短一长的方式敲着门。

    咚咚咚!

    咚!

    敲门声后,完全密封的实木大门开了一个小缝隙。

    琼娜带有刀疤的面容在缝隙中露了出来。

    少女的目光扫过人群,在看到秦然的那一刻,双眼中满是惊喜。

    “2567阁下,您回来了?!”

    低呼声中,少女的神情中丝毫没有了上次分别时的故作强硬。

    有着的只是纯粹的欣喜。

    不过,看着昏迷中的科芬,少女却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她快速的打开了门,让众人进到了院内,将大门再一次的关好后,就快步的向着房屋内跑去。

    “我准备了必须的药品,快点把科芬扶过来!”

    “皮尔先生,您也受伤了,请来在这里!”

    “2567阁下,请您帮忙搀扶一下科芬。”

    少女边跑边说。

    有条不紊的安排,不见丝毫的慌乱。

    秦然看了对方一眼,眼中带着赞赏。

    很显然,容貌被毁又重新建立起信心的少女,正在以飞速的方式成长着。

    抬手帮助哈罗德将科芬抬到房间大厅内的床上,在琼娜帮助科芬、皮尔包扎伤口的时候,秦然向着哈罗德问道:“发生了什么?你们不是应该离开了兰顿吗?”

    “兰顿边境早已经被封锁了!”

    “我们所有人,包括我的父母、琼娜的父母在内,都被通缉了!”

    “不得已之下,我们只能够再次潜回伯尔市等待机会,可……我们小觑了某些家伙的势力和决心,在我们返回的一天后,整个伯尔市就被军队接管了,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搜查!”

    “为了缩小目标,我们不得不化整为零,可科芬因为腿上有伤,在一次搜捕中还是被抓住了!”

    “所以,我们不得不冒险去营救他,幸好2567阁下您及时赶到,不然的话……”

    说到这,年轻人庆幸的长出了口气。

    “边境早已被封锁?”

    “也就是说兰顿政.府的高层早有准备,却听之任之的由我和夜种、异种们战斗着?”

    秦然眉头一皱。

    他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一个国家,即使是为了整个国家的安定,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除非……

    统治者根本不在乎这些!

    秦然的目光再次扫视了一样副本世界的背景介绍,对于‘监管’一词有了更深的理解。

    这种‘监管’应该不是最近开始的,而是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着。

    负责‘监管’的人,一直在静静等待赫伯特完成自己的‘使命’:开启‘皇帝’的遗产。

    然后,再顺手抢夺。

    当然了,也不排除另外一个可能:兰顿的统治者不是人类。

    可能是夜种。

    也可能是异种。

    但结果不论是哪一个,对于秦然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不论哪一个结果,都代表着他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国家势力,哪怕兰顿国不是什么大国,仅仅是一个内陆小国,可国家的本质却不会变:它对于任何一个个人来说,都是庞然大物。

    而在这时,正在为科芬、皮尔包扎的琼娜语气急促的说道:“2567阁下,请您看看科芬的伤势!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秦然扭头看去。

    科芬还是在昏迷中,身上的伤势已经涂抹了药膏,用干净的绷带包扎起来,可脸色却是发青。

    秦然一挑眉,立刻凑近了科芬,仔细的一闻。

    一股若有若无的类杏仁味钻入了鼻中。

    在秦然将科芬的嘴捏开后,这味道浓郁了数倍。

    旁边所有人都闻到了。

    “毒!”

    几人异口同声道。

    “当然是毒!”

    “既然知道有着2567阁下这样的‘贵族’乃至‘皇室’在,我怎么可能不会做准备?”

    被火鸦抓瞎双眼的中年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解药呢?”

    “把解药拿出来!”

    哈罗德一把攥住了对方的衣领大声吼道。

    同时,开始搜查对方的衣物。

    “那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

    “放开我!”

    “我需要最好的治疗!”

    “除非你想你的朋友去死!”

    中年人反问了一句后,直接低喝出声。

    下意识的,哈罗德松开了对方的衣领。

    立刻,对方的脸上就浮现了一种得意,混杂在一脸血污中,却显得无比怪异,但这丝毫不妨碍对方说着自己的要求。

    “我还需要……”

    啪!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秦然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对方的脸上。

    众人不解的看着秦然,但却没有谁发出疑问。

    毕竟,他们分得清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

    而且,他们相信秦然这么做有着自己的理由。

    只是,当秦然的手中绽放出充斥着温暖的白色光辉时,众人还是惊呆了。

    看着在白色光辉中,科芬迅速恢复正常的脸色,然后,感觉到自己肩膀发痒的皮尔,一把就扯下了绷带。

    有着相当伤口恢复经验的皮尔,可是知道那种发痒是什么。

    当这位管家看到自己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速度复原的时,哪怕有着诸多经历,也忍不住的惊呼起来。

    听到惊呼的琼娜、哈罗德马上看向皮尔的伤口。

    接着,两人就目瞪口呆。

    “这、这……”

    哈罗德想要说点什么,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被秦然一耳光抽倒在地的中年人,虽然双眼不能视物,但对方的听力没有问题。

    哈罗德断断续续的话语,给了对方不好的预感。

    当即,中年人就再次嚷嚷起来。

    “不要以为我只有这一招后手,我还……”

    啪!

    秦然再次用最干脆的方式,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他当然知道对方想说什么。

    无非就是追兵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