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八章 召集
    丹东教会位于艾特兰市的一个区。

    不算繁华的街道,却有着诸多住户,以教会的大教堂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秦然迈步街头。

    不需要查阅更多的资料,他就能够想象,在鼎盛时期的丹东教会是什么模样。

    周围不仅有着数万的教众,还有着自己的田地、农场,完全就像是一座自给自足的小城般。

    如果继续展下去,必然会展成一座令人心惊的教会之城。

    可惜……

    三次大战,百年磨砺。

    缺少了骑士的保护,丹东教会势力不住的减弱。

    非但没有展,反而势力一步步的缩小,最终被兴起的城市艾特兰所代替、囊括,成为了城市的一个区。

    还不是最大、最繁华的那个。

    不过,一些东西还是保留了下来。

    建筑与人文。

    走过街道的秦然,随处可以看到保持着丹东教会礼仪的人们。

    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站在那石质的房屋前,微笑行礼。

    而面对着陌生人,他们也不吝啬自己的微笑。

    假如没有隐藏在一旁的气息,实在是一副令人赞叹的画面。

    秦然与这些和善的人,擦肩而过时,街道旁的阴影中,寒芒闪过。

    一道身影以常人根本无法看清的度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手中的匕,直刺秦然的脖颈。

    而上一刻还面带微笑与秦然擦肩而过的路人,这一刻已经是狰狞毕露。

    同样款式的匕,刺向秦然的肋下。

    一股浓郁腥臭气息,从两把匕上飘散出来。

    一连窜的判定文字从秦然的视网膜上出现。

    并不是毒素,而是……精神与感知。

    很显然,眼前的两个刺客只是类似诱饵一般的存在,真正的杀招还在暗处!

    根据自己的感知,秦然的目光看向了某个方向。

    在两个刺客看来,这个模样的秦然就是被震慑了。

    这样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放过。

    “死吧!”

    充当路人的刺客低吼着。

    手中的匕越的快了。

    接着……

    砰、砰!

    夹杂着骨断筋折的闷响中,两个刺客不分先后的踢飞了。

    周围的人无法看清楚刺客们的度。

    他们更加看不清楚秦然是怎么反击的。

    甚至,在他们看来,秦然根本连动都没动,刺客两人就飞了出去。

    毫无疑问的,两个刺客在秦然的踢击下,不可能存活。

    秦然更是看也没看被他踢飞的两人,就向着之前感知到的方向追去。

    在秦然踢飞两个弃子的时候,躲在暗处的一人就很干脆的撤退了,并且,没有留下痕迹。

    当然,只是对方这样认为的。

    在秦然的【追踪】视野中,痕迹却是清晰可见。

    不过,秦然并没有马上追击。

    他已经看到了一脸焦急赶来的丹东修女一行了。

    “欧林教会!”

    匆匆赶来的丝丽.丹东看到地上散落的两把同款式的匕后,直接惊呼出声,可很快的这位修女就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

    “这个时候有什么不可能?”

    “不论是他们真的出手,还是有人栽赃嫁祸,都已经表明那些人对我们的态度了!”

    “这个时候……我们还需要选择忍气吞声吗?”

    秦然微笑的问道。

    “不能!”

    回答的并不是丝丽.丹东,而是另外一位年轻的修女格莉特。

    这位年轻的修女看着自己的老师,深吸了口气,道:“老师,我们不能够在这样下去了,光辉黯淡的丹东,令一些小人变得心怀叵测,我们要用我们的行动告知他们,我们的光辉还在!”

    “我们和狮鹫教会在一起,就不会惧怕任何人!”

    声音没有压低。

    反而是充斥怒意的拔高。

    听到这些话语的丹东修士,包括那位中年神父瑞曼在内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丹东的教义和玛瑞林不同。

    虽然两者都有着劝人向善的一面,但面对一些意外事件时,却是有着截然不同的一面。

    玛瑞林劝导人们尽量和善、忍让。

    而丹东?

    你敢打我一下,我就要给你一刀。

    简单的说,玛瑞林更像是一个性格和善的牧师。

    丹东则是一个脾气暴躁的战士。

    事实上,也正因为有着这样的教义,玛瑞林才能够在距离丹东这么近的地方活动,换做其他教会?

    早就打了不知道多少次。

    也正因为这样的教义,随着最后一位骑士的逝去,丹东教会才会迅的衰败。

    丹东教会得罪了太多的人了。

    就和曾经的狮鹫教会一样。

    谁也不是圣人,争斗后必然会有间隙,哪怕他们名义上都在一个组织的统领下,也是一样的。

    丝丽.丹东看着自己的弟子。

    年长的修女思考的更多,心中有着更多的犹豫。

    她需要为整个丹东教会负责。

    她忧心在这个时候和其它组织开战,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所以,哪怕和丹东教会的教义不太相符,年长的修女也选择了委婉的方式。

    “即使我们想要反击,也不知道对方在哪……”

    “想要追踪对方在哪?”

    “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有把握能够找到对方。”

    秦然打断了年长修女的话语。

    他在心底再次说了声抱歉。

    秦然当然知道对方在顾忌什么,可眼前机会难得。

    在他和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布置还没有启动,‘圣遗会’内的某些人就主动跳出来了。

    这样绝佳的机会,秦然不想要放弃。

    毕竟,假的就是假的,再真实也有着难以掩盖的虚幻。

    远不如真实来的‘证据确凿’!

    看着面容上还有着犹豫的年长修女,秦然再次开口了。

    “修女,您还想要退吗?”

    “再退的话……和狮鹫教会联合的丹东教会,还一味忍让的话,您认为还能够存在下去吗?”

    “剑的锋锐,只有斩杀敌人后,才能够显现!”

    说完,不在等待对方回答的秦然转身就向着对方留下的痕迹追去。

    年长的修女面色变换,最终,她一咬牙。

    “丹东的光辉,不容再被质疑!”

    “出丹东令,召集所有的修士与教众!”

    “开启……圣战!”

    这位面带慈祥的修女,一字一句的说着。

    每说一字,身上的气息就变强一分,当她说完最后一字时,慈祥、和蔼早已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凌厉、充斥战意的狂热。

    周围的人,也是如此。

    哪怕身着教士服,也难掩彪悍之意。

    那是只有身经百战的战士才会具有的气息。

    嗖!

    砰!

    一枚烟花在白日的天空炸裂。

    一尊手持长剑,身穿战甲、披挂猩红披风的虚幻之影,在空中显现。

    接着,长剑挥下,仿佛斩下敌酋级。

    无数普通人看到这一幕,无比惊奇的高呼连连。

    神秘侧人士看到这一幕,却是面色一变。

    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全都不由的一颤。

    “谁惹怒了这帮疯子?”

    他们不由自主的想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