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三章 异象
    在秦然的视网膜上,文字不断显现——

    【触发特殊事件‘自立为王’!】

    【是/否加入其中?】

    【根据实际触发情况,您将自动加入到安.拉特里奇.欧肯阵营!】

    ……

    当秦然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后,信息立刻丰富起来。

    【自立为王:谁也不甘心成为傀儡,即使她被有意的训练成为傀儡,但对自由的渴望,足以打破以往的枷锁——安.拉特里奇.欧肯就是这样!但她现在孤立无援,不仅需要面对联邦的制裁,还要面对‘长者议会’和‘圣遗会’的吞噬,她此刻危机重重……】

    【选择帮助安.拉特里奇.欧肯的你,需要确保对方存活到艾特兰市庆典大游行后。】

    (标注:根据事件中的表现,你将减少不等的时间)

    ……

    “艾特兰市庆典大游行!”

    “还有一周吗?”

    秦然一眯双眼。

    他虽然不是眼前副本世界的原住民,但对于这个庆典大游行却是知道的。

    市区内商铺的喜庆布置,足以让敏锐的秦然发觉庆典大游行的到来。

    秦然的目光看到‘一周’的时间标注,心底略微沉吟,径直开口问道:“你的布置是什么?”

    一周的时间补偿,但却足够让想要安.拉特里奇.欧肯死的人,出手无数次了。

    而安.拉特里奇.欧肯可不是什么坐以待毙的人,以他对这位女士的了解,对方哪怕是面对绝境,也绝对会有一番布置。

    就算无法在死中求活,也会让那些下死手的人不好过。

    “感谢你提供的帮助!”

    “不单单是刚刚,还有……之前的!”

    安.拉特里奇.欧肯很诚恳的说着。

    含糊其辞的语句,并没有让秦然费解。

    相反,秦然马上想到了什么。

    “聪明、强大的男人,总是让人身不由己呐!”

    安.拉特里奇.欧肯看着秦然脸上的神情,不由轻笑起来,再一次的,这位女士故态萌发的向着秦然靠了过来。

    这一次……

    秦然依旧选择了躲闪。

    然后,以严肃认真的目光看着对方。

    “将你的计划说出来!最详细的那种!”

    秦然的话语中带着不容反驳。

    他很清楚安.拉特里奇.欧肯想要干什么。

    眼前的艾特兰市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普通人眼中自然是温彻斯特之家的爆炸案和新任的市长选举。

    但在艾特兰市神秘侧的眼中,只有一件:哈罗德特展现的力量,以及由这些力量而引出的神话传说物品。

    虽然大部分人将信将疑,但心底的贪婪却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前来艾特兰市。

    而这些事情,全部和他有关!

    安.拉特里奇.欧肯为什么会在这些毫不相关的事情上感谢他?

    因为,这位女士想要彻底将水搅浑,她想要将联邦也拉下水,最好是让‘长者议会’‘圣遗会’和联邦大战一场。

    这对计划着在‘长者议会’和‘圣遗会’间左右逢源的秦然来说,必然是有着影响的。

    但,何尝不是一次机会!

    安.拉特里奇.欧肯想要把水搅浑。

    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水越浑,摸鱼也就更容易!

    至于质问、埋怨安.拉特里奇.欧肯为什么不事前通知他?

    秦然没有那么的幼稚。

    之前的他们虽然是合作关系,但更多的是各取所需后的提防,远不像现在一般的站在了同一个阵营中。

    当然了,为了更多的可信,一些手段还是必须的。

    “在你告知我,你的详细计划前,你可以和我签订一份契约——这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秦然补充道。

    “很务实的做法。”

    “就是这样的你,让我难以自拔的陷入其中啊!”

    安.拉特里奇.欧肯不知是真,还是假的说道。

    “嗯。”

    “我想契约的第一条就是:你需要用‘正常’的态度来面对我。”

    秦然点了点头,强调着‘正常’一词。

    “难道我不正常吗?”

    安.拉特里奇.欧肯微笑的靠近着秦然。

    很小心、谨慎的那种。

    在距离秦然不足两步时,安.拉特里奇.欧肯作势要扑向秦然,但却是一把扯下了自己的晚礼服。

    根本不会被安.拉特里奇.欧肯假动作所欺骗的秦然一怔。

    显然,秦然没有预料到这一幕。

    带着计谋得逞的笑声,安.拉特里奇.欧肯冲向了秦然。

    不过,这位女士还是低估了秦然的反应。

    就在安.拉特里奇.欧肯即将碰到秦然时,秦然脚步一错,不仅又一次的躲开了对方的投怀送抱,还让措不及防的对方要摔倒在地。

    “啊!”

    看着越来越近的地毯,安.拉特里奇.欧肯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脸,并且,发出了急促的叫声。

    然后,疼痛并没有降临。

    一阵天旋地转后,她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椅子中。

    安.拉特里奇.欧肯睁开眼,放下双臂,看着站在椅子前的秦然,脸上的惊慌早已不知所踪。

    她微微调整姿势,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姿势后,笑问道:“你喜欢我这样……在椅子上?”

    “我有些陌生,不由你来主导?”

    说着,安.拉特里奇.欧肯双手一撑椅背,就半跪在了椅子上,身体前倾的向着秦然吻去。

    可惜的是,秦然转身就走。

    “我建议你还是学习一下厨艺吧!”

    脚步不停,这样的话语传入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耳中。

    令这位女士略带恼怒的一皱眉。

    但很快的,这位女士就发出了一声轻笑。

    笑声意味不明,却足够悦耳动听。

    看着秦然渐行渐远的背影,安.拉特里奇.欧肯大声的问道:“厨艺也应要加入契约中吗?”

    “随你。”

    秦然这样的回答着。

    ……

    之后的数天里,秦然如影随形的跟着安.拉特里奇.欧肯出席艾特兰市的各种活动,或明或暗的解决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

    让人们迅速的认识了这位市长的贴身保镖。

    同时,也让人们越发的同情、认可了安.拉特里奇.欧肯这位新市长。

    不要怀疑一个女人的演技。

    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那真的是天生的演员。

    秦然默默注视着安.拉特里奇.欧肯一点点的完成着舆论的导向,快刀斩乱麻的将整个艾特兰市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后,期待着马上开场的大戏。

    夜晚的艾特兰市又一次的进入了特殊的喧嚣中。

    靠近艾特兰市图书馆附近的街区,则是早已经安静下来。

    突然——

    一道异彩纷呈的光芒冲天而起。

    夜幕下,一棵顶天立地的大树骤然而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