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二章 反抗的傀儡
    “你、你!”

    德布罗看着身后不远处的秦然,整个人就好像是看到了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事情般,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这位州长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幻觉。

    但是大脑告诉着他,一切都是真的。

    秦然真的一个人干掉了他引以为傲的保镖团。

    冷汗不自觉的从德布罗的额头上冒出,沿着脸颊而下。

    “2567阁下,我认为……”

    砰

    这位州长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安.拉特里奇.欧肯完全不给他任何的机会,一柄小巧的手枪出现在了女市长的手中,并且,对准德布罗,直接扣动了扳机。

    枪声过后。

    眉心中枪的德布罗倒地了。

    到死,这位州长的脸上都带着惊诧。

    秦然扫了一眼德布罗的尸体,然后,又看了看嘴角带着笑意的安.拉特里奇.欧肯。

    他没有质问对方为什么开枪射杀一位州长。

    就好像他不会去思考那些背叛者的下场一样。

    秦然相信安.拉特里奇.欧肯一定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至于安.拉特里奇.欧肯疯了?

    秦然还从没有见过哪个疯子,有着这样清澈的眼神。

    ……

    精心布置的大厅内,有着丰盛的食物和酒水。

    原本这些都是为了迎接德布罗的。

    不过,随着德布罗的死亡,迎接晚宴,变成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给秦然的庆功晚宴。

    不需要更多的人参加。

    事实上,整个大厅内,连侍者都没有。

    一切都得秦然亲自动手。

    拒绝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端来的酒杯,秦然拿起一杯鲜榨的果汁。

    即使以他此刻的体质,可以抵抗绝大部分的酒精类饮品,但稍微的影响,都会让他的反应下降。

    生死只在一瞬间。

    熟知这个道理的秦然,自然明白,什么才是最好的。

    端着盛放着整块小羊排和些许蔬菜的餐盘,秦然坐在了餐桌前,一边吃着一边看向了安.拉特里奇.欧肯。

    “来点玉米片或者奶油芝士汤吗?”

    “还有红酒腌制的梨……味道很不错的。”

    安.拉特里奇.欧肯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餐桌的对面,在这位女市长的脚边,是一台便携式的电视。

    “烤羊排不错!”

    “我需要再来一份!”

    秦然嘴里塞着一块小羊排,含糊不清的评价着。

    肥瘦相间的羊肉,烤至微焦,有着丝丝的脆意和足够的新嫩,两者结合的口感,让秦然相当的迷恋,再加上孜然与盐、辣椒,单纯却粗狂的组合方式,将羊肉的味道推到了一个极致。

    所以,吃完一份的秦然,毫不犹豫的又拿了一份。

    这样无疑是无礼的。

    但不论是秦然,还是安.拉特里奇.欧肯,在此刻都不会顾忌这些繁文缛节。

    端着红酒杯的安.拉特里奇.欧肯微微晃动酒杯,接着,丝毫不介意春.光.外.泄.的一弯腰,抬手打开了脚边的便携式电视。

    整个过程足足有四五秒钟。

    显然,安.拉特里奇.欧肯是故意的。

    只是令这位女士失望的是,秦然一直专心致志的对付餐盘中的烤羊排,连抬头看一眼都没有。

    似乎烤羊排要远远比她更有魅力。

    “难道我需要去进修一下厨艺吗?”

    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说着。

    秦然完全没有搭茬。

    在第二份烤羊排吃完后,秦然的注意力已经被电视机中的画面所吸引了。

    德布罗!

    刚刚被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枪干掉的德布罗,正在电视中发表着什么讲话,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不是录像。

    是直播!

    “你不要说刚刚你开枪打死的只是一个冒牌货?”

    秦然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目光看向了安.拉特里奇.欧肯。

    “当然不是!”

    “刚刚被我打死的,还有电视里的,都是德布罗他们也不是什么双胞胎,只是一个防御性的措施。”

    “针对……我在内的,一种防御性措施。”

    安.拉特里奇.欧肯摇了摇头,美貌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讥笑。

    对方说的有些隐晦,但秦然却有些反应过来了。

    不过,不打断说话人的话语,是秦然的习惯。

    他静静的听着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讲述。

    “2567你知道百年前让联邦成立的三次战争吗?”

    “总体来说,就是‘圣遗会’阻止了‘长者议会’,双方大战数场,最终,选择了妥协……联邦随之出现。”

    “这是神秘侧的说法!”

    “在普通人之间,则是另外一番说法,凡人嘴中的英雄结束了战争,建立了联邦,让硝烟消散,并且顺利成章的成为了联邦的第一任领袖。”

    “一百年,从第一任领袖开始,联邦迎来了自己的第十任领袖,这位领袖与前几任领袖不同,或者说前几任领袖默默的积累,让这位领袖有了更多的本钱,再也不甘心成为‘圣遗会’和‘长者议会’影响下的傀儡!”

    “这位领袖麾下的某位幕僚建议选取一批年幼的女孩,从小训练她们,给她们洗脑,等到恰当的时候,放出这些女孩,让她们去恰当的人身边,为这位领袖提供更多的、额外的帮助。”

    “一开始是非常顺利的,直到某天某位女孩被她的任务目标所感动,她开始徘徊、犹豫、踌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策划了一切的幕僚,发觉了女孩的异常,很干脆的就派人将那个让女孩不知所措的目标干掉了,并且,惩罚了那个女孩!”

    一连串的讲述,似乎让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喉咙干涩,她扬起酒杯,将酒液全部的灌入嘴中。

    溢出的酒液,猩红、刺眼的从皙白的嘴角留下。

    抬手一抹酒液,不顾妆容的被毁,安.拉特里奇.欧肯继续说道。

    “他需要以儆效尤,所以,那个女孩的下场很惨。”

    “可他从没有想到,这样的做法会让那些本该被洗脑的女孩产生疑惑,甚至是怀疑!”

    “怀疑一旦产生,就是无法消除的,越发多的女孩出现了问题!她们被一一收回,只剩几个牵扯颇大的还在外面!”

    “被收回的女孩全部的被处理了,留在外面的却惶恐不可终日,担心厄运的降临……反抗出现了,有个不甘心的女孩开始反抗了,她发现了一个机会,并且牢牢的抓住了这个机会!”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目光又一次看向了秦然。

    “现在,敌人已经发现她的目的,可她距离成功还有一步之遥!”

    “她需要更大的帮助!”

    “有人愿意帮她吗?”

    声音平静无波,整个人更是面无表情,仿佛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

    只是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双眼却不那么平静。

    期待与担忧。

    更多的是浓浓的自嘲与哀伤。

    秦然没有躲闪,就这样与安.拉特里奇.欧肯对视。

    他细细的看着对方的眼神。

    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演戏。

    但面对着特殊事件,他有什么理由放弃?

    所以,秦然很干脆的回答着。

    “当然!”颓废龙说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