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四章 意外效果
    地洞内,水流潺潺。

    阵阵恶臭从内里飘散出来。

    下水道!

    早已经被一些列变化惊呆的‘丹东’教会的修士们,这才反应过来。

    丝丽.丹东快步的来到了地洞边缘,探头向下看去。

    漆黑一片。

    以她并不出众的视力,根本无法看清楚下面。

    耳中也没有传来打斗的声音。

    这让修女担心起来。

    “来人,快点下去……”

    “我没事,修女!”

    下意识的,修女就高声喊起来,不过,却被从地洞中传来的属于秦然的声音打断了。

    接着,修女就看到从黑暗中逐渐显出身影的秦然。

    ‘圣甲术’早已消失,此刻的秦然身上只剩下了破烂的外衣和被判定为损坏的【坚韧软甲】,以及光秃秃的剑柄。

    当人们看到那完全丧失了防御力的软甲和剑柄时,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这些‘丹东’教会的修士,自动脑补了秦然与哈罗德特刚刚跌落下水道后,发生的一切。

    顿时,这些修士看向秦然的目光,越发的尊敬了。

    在这些修士的眼中,秦然已经成为了骑士的代名词。

    不惧危险。

    英勇善战。

    而且……乐意救助弱小。

    虽然那位主祭大人最终没有活下来,但当时秦然主动将对方挡在身后的情景,所有人都看到了。

    “我想您需要派人下去检查一下,下面有一些东西,应该是哈罗德特的……我实在是有些累,希望有个地方可以休息一会。”

    秦然向着丝丽.丹东说道。

    “当然!”

    “我以丹东冕下的名义起誓,你会得到最好的休息!”

    修女点头,肃然道。

    而接下来的时间,丹东的修女证实了自己所言非虚。

    秦然由一辆低调却绝对奢华的车子载着,驶入了‘丹东’教会在艾特兰市的大教堂内。

    穿过一片幽静的区域,秦然走到了一个两层建筑前。

    从外表上看,这栋两层建筑,保留着上百年前的风格,但又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并不突兀,反而是显得非常精致。

    阵阵类似水蒸气的白色烟雾从建筑内散发出来。

    略微夹杂着些许的硫磺味道。

    “这是?”

    秦然一愣。

    “骑士阁下,请您跟我来!”

    那位充当了司机的年轻修女微笑着带路。

    跟着对方走进建筑,瞬间,一股水气扑面而来。

    绕过了一扇大屏风后,一片带着氤氲之气的硕大水池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黑色的岩石,围拢四周,让清澈见底的池水没有溢出。

    透过池水,秦然能够看到水池内有着或大或小的石头,淡淡的带有些许‘恩赐术’的气息。

    除此之外,整个水池就没有任何的人工开凿的痕迹了。

    “这里是艾特兰市区内唯一的天然温泉!”

    “从百年前三次大战后,就成为了‘丹东’教会的私产,后来不断有人加持这里,逐渐的就成为了‘丹东’疗伤的秘地。”

    “需要我找人来服侍您吗?”

    年轻的修女介绍完后问道。

    “不需要!”

    “我还没有到那种伤重不行的地步!”

    秦然很肯定的说着。

    “这里一应俱全,有什么额外需要的话,请您直接喊我的名字!”

    “我叫……格莉特.丹东!”

    年轻的修女告知了自己的名字后,就离开了温泉。

    秦然则走到了温泉池子旁,看似是要下水。

    实则是将周围的一切都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这才脱下了那身破烂装,走入了温泉中。

    当温泉的水没过脖子时,丝丝温热的力量就从外向秦然的体内钻去。

    秦然能够敏锐的感觉到随着这样力量的沁入,属于他的‘晨曦之力’变得活跃起来。

    这样的活跃,秦然并不陌生。

    那是当修行【晨曦骑士锻体术】有额外效果时的表现。

    没有犹豫,秦然迅速的调整着呼吸和姿势。

    顿时,大片的温热感从他的两颗心脏中产生,以毫不阻碍对方的方式,迅速的扩散到秦然的全身。

    自然这种感觉是陌生的。

    因为,这样扩散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一倍!

    对于【晨曦骑士锻体术】,秦然无比的熟悉,这种速度,他根本不会搞错。

    也就是说……

    “【晨曦骑士锻体术】的修炼速度翻倍了?!”

    秦然惊喜的睁开双眼。

    他完全没有想到重新获得【融合之心】后,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同样的,他也没有想到两颗心脏,在【迪恩之石】的帮助下,竟然可以共存。

    一颗被系统视为特殊脏器的心脏,一颗则是应该正常的心脏,就这样的在他胸前内跳动着。

    一样的节奏,一样的强劲有力。

    “【迪恩之石】究竟是什么?”

    秦然又一次的升起了好奇心。

    不过,这一次,秦然没有着急。

    因为,哈罗德特留下的书籍中肯定会有详细的记载。

    他现在只需要‘丹东’教会的修士将那些书籍带回来就行——哈罗德特的隐蔽之所,也位于下水道内,就在那片坍塌地面不远处。

    “‘我’希望利用哈罗德特来吸引‘执法者’的目光,现在哈罗德特被我干掉了!‘我’的布置出现了瑕疵!”

    “虽然今晚的事情‘丹东’教会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保密,但依旧会被人知道,毕竟,‘丹东’教会也只是‘圣遗会’的下属,而在传递消息的途中,这样的消息很自然会变得不在隐秘,会被更多的人所知道!”

    “那么……”

    “我该怎么做,才能够弥补那点瑕疵呢?”

    泡在温泉中的秦然沉吟着。

    他从不后悔拿回自己的心脏。

    再来一次,他仍然会选择这样做。

    拥有着【融合之心】的他,和没有【融合之心】的他,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后者的他顾虑太多,缺少了底牌后,什么都束手束脚。

    而前者可不同了!

    再次拿到底牌的他,虽然还有着顾虑,但并不是没有了反抗之力!

    秦然看着主线任务【保证90天内,你的新身份不被拆穿!(剩余45天)】,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神顿时锐利如刀。

    不被拆穿新身份的方法自然有很多,现在的扮演角色是一种。

    在保证主线任务的前提下,秦然不介意继续扮演下去。

    可如果出现意外呢?

    杀人灭口,就是另一种了。

    下一刻,他的目光就看向了温泉的一侧。

    那里,人影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