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七章 杀人灭口
    ‘格瑞文’三人之一!

    虽然面容扭曲,但秦然自认为不会认错。

    他低下头看着突然出现的头,然后,目光看向了走廊的拐角处。

    三具尸体,就这样的出现在秦然面前。

    一具无头,跌倒在地。

    两具四分五裂,血肉模糊间,五脏六腑散落一地,令人无比恶心。

    不过,秦然却是面色淡然的扫视着三具尸体。

    哪怕,下一刻,这些尸体全部的站立起来。

    那颗头颅更是直直的飞起,向他扑来,秦然都没有任何的神情变化。

    只是,一脚踢出。

    砰!

    飞来的头颅,被踹飞了回去,重重的撞在走廊的墙壁上,在一阵骨头的碎裂声中,那颗头颅摔得稀碎。

    与此同时,一枚手雷落在了三具站立而起的尸体间。

    轰!

    爆炸声中,‘格瑞文’三人的尸体粉身碎骨。

    秦然的身影穿过硝烟,按照【追踪】视野中除去三人之外的鞋印,就向着这栋建筑内的某个房间奔去。

    对于‘格瑞文’三人的死,秦然是一点都不关心的。

    但有关【迪恩之石】的书籍、资料,秦然却是无比的上心。

    ‘格瑞文’三人在承诺拿来哈罗德特的研究资料、笔记后,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死在了前往目的地的走廊内。

    如果说其中没有关系的话,秦然说什么也是不相信的。

    而事实证明,秦然的猜测是正确的。

    在那额外脚印进入的房间里,早已经是空空如也了。

    除去剩余的一个空书架和一张书桌外,就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一张纸都没有留下。

    继续保持着【追踪】的视野,秦然希望找到更多的线索。

    可惜,什么都没有。

    就连最初发现的鞋印,也在窗口处消失不见了。

    打开的窗子,夜风不住的吹进房间。

    将一侧的窗帘吹起。

    一截脚印残留在窗台上。

    但在秦然的视野中,窗台外的地面上并没有任何的痕迹。

    “飞行?还是?”

    秦然猜测着,目光却再次返回到了房间内。

    他看着那个一人多高,两米多宽的书架,和比一般单人床都大上一圈的书桌,在【追踪】视野里出现的痕迹,告知着秦然,曾经有上百本的书籍、纸张摆放在上面。

    但现在?

    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什么人会对这些书籍感兴趣?”

    “而且,还不惜杀人灭口?”

    秦然眉头皱起。

    他可以肯定,被干掉的‘格瑞文’三人绝对不是因为碰到了那位外来者才被干掉的。

    现场的痕迹实在是太明显了。

    那位外来者的时间非常的充裕,充裕到对方可以将整个房间的书籍、资料搬得连一张纸都不剩。

    接着,就在哈罗德特的房间内静静的等待着机会。

    当‘格瑞文’三人出现后,对方毫不犹豫的出手了,以碾压的方式,让‘格瑞文’三人连呼救声都没发出就迎来了死亡。

    最后,还特意给他们布置下了‘惊喜’。

    如果不是他确认正常死亡的尸体,不可能出现头颅以那样突然的方式,滚落面前的话,恐怕真的会被对方‘吓到’。

    再次扫视房间,没有获得新线索后,秦然快步的返回。

    女警长与博斯金正在焦急、紧张的等待着。

    看到返回的秦然,两人同时松了口气。

    之前的爆炸声,两人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但铭记着秦然嘱咐两人,可不会随意的行动。

    两人不是普通人,深知在这种时候,随意出手的话,只会是帮倒忙。

    “怎么样?”

    女警长追问着。

    “你需要调集更多的人手了。”

    “我还需要调查一些东西!”

    秦然没有详细的讲述,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后,就再次离开了房间。

    这一次,秦然是直接来到了这栋建筑之外。

    他先是查看了屋顶、各层的窗户,接着是室外更远距离的地面。

    随着调查,秦然确定了对方有着飞行的能力。

    同时确定的,还有对方对‘格瑞文’社.团活动室的了解。

    对方没有在其它地方留下任何的痕迹,是直奔那位哈罗德特教授的房间。

    “不仅对‘格瑞文’三人、活动室都了如指掌,而且,对我们还有着一定的了解……乔芬尼?”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那位‘长者议会’的观察员。

    可随即就摇了摇头。

    如果是对方的话,之前的一番作为,真的是太显眼了。

    明显到任何人都会怀疑对方的地步。

    至于以怀疑来洗清嫌疑?

    也不可能!

    因为,经过对比,秦然能肯定地上的脚印不是对方的,是一个陌生的,他完全没有见过的。

    就在秦然站在一旁思考的时候。

    犹他州立大学内的校警最先出现了,足有十人之多。

    在女警长的指挥下,迅速的封闭了‘格瑞文’的活动室,在博斯金的监督下,开始地毯式的搜查。

    而女警长则向着秦然走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需要知道的更多!”

    “哪怕它看起来有多么的荒诞不经,也是一样!我今天已经经历了别人一辈子都难以经历的事情,什么都吓不到我的!”

    看着沉思的秦然,女警长没有冒然的开口。

    一直到秦然抬起头后,女警长才说道。

    秦然敏锐的从女警长的话语中,发现了不同。

    对方这种略带要替自己分担困惑的话语,可和他记忆中那个脾气火爆的女警长不同。

    当即,秦然笑着问道。

    “这算是安慰吗?”

    “朋友间,不该如此吗?”

    女警长强调着‘朋友’。

    “当然!”

    秦然没有否认的一点头,然后,就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一遍,包括他的一些发现。

    “又是活动的尸体?”

    “真是该死的!”

    女警长不由嘀咕了一声。

    显然,初次接触神秘侧的不愉快记忆,想要遗忘真的很难。

    不过,这并不没有妨碍到女警长提出自己的假设。

    “哈罗德特死在了温彻斯特之家的爆炸案中,接着,他的研究资料被人搬空了,还顺带的干掉了可能知道什么的‘格瑞文’三人,我现在突然对艾特兰博物馆的收藏品有了浓厚的兴趣!”

    女警长说着。

    秦然则是心底一动。

    不过,在表面上,秦然却是点了点头。

    “我也一样!”

    他这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