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九章
    清晨,欧肯庄园突如其来的一声爆炸,让才刚刚平静下来的艾特兰市,又一次的喧闹起来。

    仅仅是十分钟后,数辆警车就飞驰而来。

    十几名警员,在那位葛瑞局长的带领下,异常殷勤的出现在了欧肯庄园内。

    当然了,那位局长阁下对安.拉特里奇.欧肯的摇尾乞怜并不关秦然的事情。

    又是一次通宵阅读的秦然,再次感受到了太阳穴隐隐胀的疼痛感。

    知道继续下去,在这样状态下也是无用功的秦然,选择了恰当的休息。

    他的双手食指轻揉着太阳穴,双眼则是微眯起来。

    平缓的呼吸,仿佛是进入了睡眠。

    不过,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秦然立刻就睁开了双眼。

    在翠西敲门前,秦然率先拉开了房门。

    “怎么了?”

    秦然径直的问道。

    他在之前已经吩咐过,没有要紧的事情不要打扰他,包括三餐在内,他都会自己前往厨房解决。

    所以,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女秘书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出现了什么事情。

    想到之前生在欧肯庄园内的爆炸,秦然眉头一皱。

    “迈耶需要帮助?”

    秦然这样的问道。

    随着接触时间的变长,秦然已经逐渐的了解到了安.拉特里奇.欧肯和那位迈耶的关系。

    就如同他猜测的那样,也是一种类似于他的合作关系。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约定。

    可与他不同的是,迈耶与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约定,显然有着地方的限制。

    迈耶只会处理生在欧肯庄园内部的事情。

    一旦离开了欧肯庄园,对方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因此,最初见到迈耶时,对方并没有追击急离开了欧肯庄园的他。

    而刚刚生的爆炸,自然是迈耶处理的范畴。

    并且,秦然并不认为迈耶会无法处理这次突事件。

    一群败犬最后的哀嚎,又能够翻得起什么浪?

    看着秦然脸上的好奇,女秘书立刻摇了摇头。

    “迈耶阁下不需要帮助,是老板请您过去……关于特瑞沙警长的事情。”

    对于迈耶,女秘书是在内心的尊敬。

    同样的,对于秦然,女秘书也没有怠慢。

    微微欠身后,就如实的禀报着。

    “特瑞沙?”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了昨晚本不该出现的警报声。

    然后,他向着女秘书一点头。

    已经称得上是熟人的特瑞沙,如果可以在顺手帮忙的范畴内,秦然自然不介意帮助对方。

    跟在女秘书的身后,秦然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餐厅。

    阳光从长过15米,高过4米的落地窗外照射进来,照耀在洁白的桌布上,丰盛的食物,摆满了整张桌子,在阳光下散着诱人的光芒。

    一夜之间就成为艾特兰市最位高权重的安.拉特里奇.欧肯坐在一张高背靠椅内,对于丰盛的食物,似乎没有什么兴趣,正聚精会神的听着那位葛瑞局长的汇报。

    当秦然走进餐厅的时候,那位局长马上停下了话语。

    安.拉特里奇.欧肯在座椅中略微转身,面朝着秦然,笑吟吟的问道。

    “需要什么早餐?”

    安.拉特里奇.欧肯脸上的神情中,丝毫看不出一丁点的异样。

    但秦然却能现,眼前的这位女士正在生气。

    不然的话,以对方的性格,这个时候早就贴过来了。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葛瑞局长。

    面容青肿,鼻梁上更是打着绷带,再加上残余的血痂子,组成了一个不太规则的鞋印。

    对于这个鞋印,秦然实在是熟悉极了。

    特瑞沙!

    曾和女警长同时行动的秦然,可以无比肯定,这位局长脸上的鞋印来自哪里。

    “一如既往火爆的脾气!”

    秦然心底评价着。

    然后,他看向了安.拉特里奇.欧肯。

    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目光没有躲闪,依旧是笑吟吟的,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

    这让秦然从心底叹了口气。

    虽然秦然有把握那位女警长在动手的时候,就想明白了会有什么后果,但是对方肯定没有想到,这样做会成为安.拉特里奇.欧肯试探他的方式之一。

    安.拉特里奇.欧肯是一位谨慎、多疑且聪明的女人。

    秦然从没有否认过这一点。

    就好像他从不会认为昨晚他做得有多么高明,能够瞒过所有人。

    全程策划的安.拉特里奇.欧肯现一些端倪,也在秦然的预料之中。

    而秦然自然有着应对的说辞。

    不论是否生了特瑞沙带着大批警察突然插手其中这件事,都是如此。

    不过,在目光扫过了餐桌后,秦然就放弃了原本的说辞。

    他现了更加有说服力的东西。

    “这是你喜欢的酒吗?”

    秦然缓步走到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面前,抬手拿起了放在对方面前的高脚杯。

    酒杯中,白葡萄酒的甜腐味,芬香扑鼻。

    掩盖着其中的一丝异样。

    普通人绝对不会察觉出其中的异样来,但对感知达到s+和拥有大师级【医学.药品知识】的秦然来说,却是显而易见的。

    “没错!”

    安.拉特里奇.欧肯很干脆的回答着,可脸上的神情却有了一丝变化。

    足够聪明的安.拉特里奇.欧肯从秦然动作、行为上猜到了些什么。

    只是,她并没有慌张。

    甚至,在她的脑海中,已经迅将这杯酒为什么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过程,重新梳理了一遍。

    很自然的,几个嫌疑人也出现在了心中。

    而她对秦然淡淡的不满和一些试探,也被抛在了脑后。

    安.拉特里奇.欧肯很清楚面对又救了自己一次的秦然,该用什么样的态度。

    “看来有了什么固定的习惯后,总是会给别人以可乘之机啊!”

    安.拉特里奇.欧肯感叹了一声后,从座椅中站了起来。

    她仿佛是在风中摇曳的花朵,看向秦然的双眼中,更是带上了浓浓深情。

    “可我已经习惯待在你的身边!”

    “你又让我怎么办?”

    “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却又飞蛾扑火……”

    话语间,安.拉特里奇.欧肯就再次抬手向着秦然揽去。

    就如同之前数次。

    秦然再次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有这样的演戏时间,您应该追查一下那些还躲藏的家伙了,提醒您一句,迈耶被引开,可不是对方猜测的偶然。”

    秦然看着面容中带着如诉如泣幽怨感的安.拉特里奇.欧肯缓缓的说道。

    然后,他将手中的高脚杯递向了对方。

    可在这个过程中,秦然握着酒杯的手掌上却绽放出了一抹光芒。

    好似阳光,却又更加明亮。

    一丝肉眼可见的黑色,在光芒中迅的显形。

    安.拉特里奇.欧肯不自觉的睁大了双眼。

    那位目睹了这一切的局长阁下更是目瞪口呆。

    “这、这是……”

    安.拉特里奇.欧肯

    “【侦测毒素】,教会‘祭祀’‘骑士’们常用的手段,对您检验是什么毒药,很有用处。”

    秦然微笑的将酒杯放在了对方手中后,转身向外走去。

    穿过落地窗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好似为他披上了一层光辉。

    那逐渐远去,但笔直的身影,迅的与安.拉特里奇.欧肯脑海中史诗传记里的某些人物不断的重合。

    “骑、骑士?!”

    她不自觉的轻呼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