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章 恐吓
    夜晚来临的时候,一支车队离开了欧肯庄园。

    前后两辆保镖车,居中的加长豪车,并没有驶入艾特兰市,而是绕着艾特兰市的郊区,驶入了另外一个方向。

    坐在加长豪车内的秦然,看着对面正在用锉刀挂着红色指甲油的安.拉特里奇.欧肯,脑海中则在完善着自己的计划:以今晚晚宴的嘉宾为‘证人’,去将瑞德修女的雕像带到艾特兰市图书馆。

    “真是讨厌,在这么下去,我的指甲就全毁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抱怨着。

    秦然保持着沉默。

    当他中午回来时,对方正兴致勃勃的涂抹着指甲油,对方不可能忘记晚上的晚宴,但依旧那么做了,只能说明一切都是对方自找的。

    所以,对于这样的话语,秦然根本不会搭茬。

    当然了,还因为今晚的计划。

    尽管只是短短的相处,但秦然实在是太过了解安.拉特里奇.欧肯了。

    而一切就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

    在秦然保持沉默的时候,安.拉特里奇.欧肯这位女士将自己套着丝袜的右脚从刚刚换上的素色平底皮鞋内抽了出来,接着伸出长腿,就以脚尖向着秦然的膝盖点去。

    虽然加长的豪车,有着普通车辆无法比拟的空间,担当安.拉特里奇.欧肯伸出腿后,这个空间就在不断的变小。

    在这样的空间内,秦然很难做出躲闪的动作。

    除了跳车。

    只是,身为对方的临时保镖,秦然绝对不可能离开对方身边。

    就和他也绝对不可能任由安.拉特里奇.欧肯将对方的脚尖点在他的膝盖上一样。

    不仅因为计划,还因为别扭的感觉,以及……一丝嫌弃。

    所以

    黑洞洞的枪口在对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时候,这位上一刻在抱怨中都千娇百媚的女士,这一刻的面容就变了颜色。

    安.拉特里奇.欧肯感受到车内的温度迅的下降后,就断定了秦然是认真的。

    “我给你武器可不是让你将枪口对着我的!”

    安.拉特里奇.欧肯强调着。

    “我知道。”

    秦然点了点头,将枪收好。

    看着秦然收枪后,再次变得沉默的模样,安.拉特里奇.欧肯挑了挑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简单的说,安.拉特里奇.欧肯有点被秦然吓到了。

    难道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在剩余的路途中,安.拉特里奇.欧肯脑海中都在想着这件事。

    关于秦然的行踪,聪明如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女人,自然是不会派人跟踪、监视的。

    她很清楚一个比迈耶还要强大的格斗家,会拥有怎样敏锐的感知。

    跟踪这样的人,她手底下的那些保镖是根本不够看的。

    而一旦被现,双方亲密的合作,无疑会产生一个硕大的裂痕。

    安.拉特里奇.欧肯可不想这样。

    她现在是最为关键的时刻,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错。

    不过,诸如派个司机送秦然去想去的地方。

    接着,由此来推断、猜测秦然是干什么,安.拉特里奇.欧肯绝对是乐此不疲的。

    例如:她的那位秘书就很尽职的告知了她,之前的秦然干了什么。

    对于秦然是‘失忆症患者’一事,安.拉特里奇.欧肯一开始是不相信的,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安.拉特里奇.欧肯已经半信半疑。

    因为,没有谁会像秦然一样没有常识。

    尽管秦然学习的相当的快,但安.拉特里奇.欧肯能够轻易的判断的出,那是学习而来,并不是伪装。

    这样的人,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个‘失忆症患者’!

    但,安.拉特里奇.欧肯不同。

    后天培养出的怀疑态度,让安.拉特里奇.欧肯绝对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任何一个人、一件事物。

    即使是真理。

    不过,这并不妨碍安.拉特里奇.欧肯继续做一些猜测的小游戏,且做出种种的假设、猜测。

    眯着双眼,看着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神情,秦然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成功的挑起了对方的疑心了。

    接下来,就要看那些人的‘配合’了。

    对这个‘配合’秦然充满了信心。

    ……

    艾特兰市的郊外,可不单单只有一座欧肯庄园。

    还有着其它几个庄园。

    自然,欧肯庄园却是其中最大、最奢华的。

    在西米徳.欧肯活的的时候,欧肯庄园是名副其实的艾特兰市第一庄园。

    可随着西米徳.欧肯死去,这样的名号似乎瞬间就变得是虚有其表起来。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厅中,三个在艾特兰市吹口气,整个城市就会抖三抖的男人围着桌子而坐。

    三人相互对视,却谁也不先开口。

    寂静让整个大厅的气压都变得压抑起来。

    最终,三人中那个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先开口了。

    “那个女人就要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做?”

    “不会真的想要将艾特兰市让给她吧?”

    “做梦!”

    面容消瘦中年男子左边一个面白无须的胖子冷哼了一声。

    “在西米徳.欧肯活着的时候,我们都是对半开,现在她一个寡妇想要全部?我不介意让她去找西米徳.欧肯!”

    胖子继续的说道。

    “别急、别急,再找之前我可以收留她一段时间,要知道如果不是西米徳.欧肯的话,她早就成为我最珍贵的玩物了。”

    胖子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人。

    相较于胖子,乃至是那位面容消瘦的中年人,这个男人的年纪并不大,保留着青年与壮年的样子,容貌更是非常出色,称得上是俊朗,尤其是略带学者的气质,更是让人侧目。

    只不过,对方说的话,却让人皱眉。

    但在场的两人却都没有任何一个这样做,他们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显然,他们都是这样想的。

    “艾特兰市的第一美女,一想到这样的称号,老子就忍不住的燥热了。”

    面白无须的胖子十分粗鲁的说道。

    “哦,需要我给你降降温吗?”

    “迈耶!”

    留有八字胡好似学者一般的男子轻声说出了一个名字。

    顿时,对面的胖子脸色就是一变。

    “威顿,你在找茬吗?”

    “想要让我将你的场子扫干净吗?”

    胖子满是威胁的问道。

    “西伯克,你可以试试。”

    名为威顿的男子笑眯眯的问道。

    可身上的气息,早已从学者变得阴森起来,就如同是刽子手般。

    “哦,那我们……”

    “够了!”

    面容消瘦的中年人低喝道,他抬起头看着两个合作者,心底一阵狠。

    要不是两个合作者一直拖后腿,他怎么可能被西米徳.欧肯压过一头,现在西米徳.欧肯死了,他出头的机会来了。

    又怎么会容忍两人继续闹事?

    低喝声刚刚落下。

    一队枪手就冲了进来。

    西伯克、威顿立刻从椅子中站了起来。

    “乌尔特德,你想干什么?”

    两人脸色难看的喝问道。

    “你们不就是在担心迈耶吗?”

    “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个人:马肯州的查理.克夫继塞肯之后,马肯州最强的摔跤手、格斗家。”

    乌尔特德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两人难看的脸色,径直高声的说道。

    伴随着这样的声音。

    一个胖大的不像是人类的家伙,赤膊着上身从外面走了进来。

    咚、咚、咚。

    每一步都带着地面的颤抖,而当这个家伙走到西伯克、威顿面前时,两人立刻在对方高大、强壮的身影前变得渺小无比。

    “不要和我提塞肯!”

    “他只是一个侥幸赢了我一次就逃跑的懦夫!”

    “现在的我,比他强一万倍!”

    好似一座肉山般的查理.克夫大吼着。

    “这是当然的,克夫先生。”

    “您还需要什么吗?”

    “食物?”

    “酒类?”

    “女人?”

    “只要您提出来,我会满足您的一切!”

    不同于对待自己的两个结盟者,面对着眼前的肉山,乌尔特德显得是那样的和颜悦色,甚至称得上是带着一丝讨好。

    虽然从心底,乌尔特德将对方当成了傻瓜。

    但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

    “食物、酒、女人我都要!”

    查理.克夫大声的喊道。

    “好。”

    乌尔特德立刻挥手,让人前去安排。

    可这个时候,一直守在门外的枪手之一却快的跑了进来。

    “老板,那个女人来了!”

    听到这个信息,大厅内的人都是精神一振。

    西伯克、威顿都不例外。

    查理.克夫更是不可一世的高声嚷嚷着。

    “目标来了吗?”

    “让我解决了他,然后,你给我报酬!”

    说着,查理.克夫就要向外走去。

    “克夫先生,不要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您先休息一会儿,我们……”

    面容消瘦的中年人还想要说什么。

    却猛然间现身旁的查理.克夫竟然在颤抖。

    一层层的肉在查理.克夫的抖动下,就好似是肉.浪一般来回起伏着,细密的汗珠溢出皮肤,又随着肉.浪.的起伏而四处飞溅。

    不少就干脆的滴在了乌尔特德的身上、脸上。

    但中年人根本就不顾不上这些!

    因为,他现面对数个格斗家都毫不变色可以轻易拿下对手的查理.克夫脸上竟然流露出恐惧,正死死的盯着那个女人身后的年轻人。

    似乎是感受到了查理.克夫的目光。

    年轻人转头看来。

    明亮的双眼中没有更多的情绪,有着的只是一种淡淡的、冰冷的杀意。

    犹如感受到了这股杀意,查理.克夫全身打了个激灵后,就是连连后退。

    咚、咚、咚!

    砰!

    一连退了四五步后,最后……

    查理.克夫更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