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更好的安排
    特瑞沙径直带着秦然来到了艾特兰市的警局。

    当然,并不是进入主建筑。

    而是主建筑后的一栋独立的三层小楼。

    在小楼的大门右侧,挂着一块很不起眼的牌子:编外鉴证科。

    “你的时间不多,大约只有10分钟左右……或者更短。”

    女警长这样的说着就推门走了进去。

    秦然紧随其后。

    门后是一个狭长的大厅,门出现在两边,除去尽头的窗户外,光线很难照进来,本就偏僻的小楼内,顿时多出了一分阴森感。

    可不论是女警长,还是秦然,都丝毫没有将这份阴森感放在心上。

    两人大踏步的而行。

    很快就来到了负一层。

    “嘿,特瑞沙,早!”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冲着女警长一挥手,然后,看也没看秦然的,就径直说道:“是因为温彻斯特之家的案子?”

    “除了那个,难道还有其它?”

    “给我10分钟。”

    女警长很不客气的说道。

    “求人的态度可不应该这样……算了,我更害怕你‘求人’的模样10分钟,最多10分钟。”

    “我去抽支烟。”

    中年人貌似无奈的一耸肩。

    然后,就这么站起来,向着一层走去。

    而女警长则是走向了后边的停尸房。

    两人配合默契的模样,显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或许是,看到了秦然眼中的惊讶,女警长不由解释道:“他在两年前遇到了一次大麻烦,是我出手帮忙的,虽然无法继续待在原本的位置上,但也没有被扫地出门,所以,我们就有了交情。”

    “那‘求人’的模样?”

    秦然很好奇这个。

    “打碎对方的牙齿,或者掰断对方的一根手指。”

    女警长很平静的说道。

    “真是别出心裁的‘求人’方式。”

    秦然评价着。

    他并没有怀疑女警长是夸大其词,因为,按照女警长的脾气,在遇到某些事情时,做到这样的程度,真的是太容易了。

    至于方式不符合警.察的身份?

    卧底的生涯早已经让女警长有了不同于一般警.察的行事方式。

    就好似现在。

    一进入到停尸房内,女警长就将标注出是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停尸柜打开了。

    “因为爆炸、剧烈燃烧的缘故,我们到现在也无法分辨他们到底谁是谁。”

    拉开尸袋,女警长指了指五具蜷缩、完全不成人样的焦尸说道。

    秦然自然也没有这样的分辨能力。

    在剧烈的燃烧下,五具焦尸不仅面目全非,而且体系也早就缩小到孩童大小,但有一具尸体非常的奇特。

    左胸口被掏出了一个大洞。

    前后洞穿的那种。

    伤口燃烧面很自然,并不是死后才掏出这样的伤口。

    “这是五具尸体中最奇特的一具,也是最惨的一具在生前就被挖出了心脏,那个家伙一定恨他入骨。”

    女警长这样评价着。

    “是啊。”

    秦然点了点头,心底却快速的转动起来。

    “心脏被挖出了?”

    这一结果是出乎秦然预料的。

    按照秦然的推测,身为‘仲裁者’的‘他’应当留下这一决定性的证据才对。

    除非……

    “有着更好的安排?”

    “一个比‘执法者’直接看到那颗心脏还要直接的证据……会是什么?”

    新的疑惑再一次的出现在了秦然心底。

    这让秦然站在那里思考了良久。

    可在没有任何有价值信息的前提下,秦然自然是一无所获。

    “虽然不该催促你,但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女警长提醒着秦然。

    “足够了!”

    “这样的情况,我都不知道该对谁表示哀悼了!”

    秦然苦笑的看着这些焦尸。

    不过,嘴上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在离开前,秦然还是向亡者鞠了一躬。

    这是对打扰亡者应有的尊敬。

    至于对亡者的歉意?

    秦然是没有的。

    虽然按照任务的描述,他和身为‘仲裁者’的他,就是一个人。

    但秦然可不会真正的把对方当做自己。

    不仅是因为,将一个本就不存在的人当做自己的那种别扭感,还因为秦然很清楚,如果他真的把对方当成了自己,对对方做的每一件事都负责的话,那么他暴露的几率将会直线的升高。

    他,现在就是个‘失忆症’患者。

    与那位法医打了个招呼后,秦然和女警长并肩走出了警局。

    “去哪?”

    女警长问道。

    “你碰到我的地方有人建议我应该在那里多走走,说不定消失的记忆就会出现了!”

    秦然开着玩笑,然后,看似无心的问了一句。

    “博斯金呢?”

    “去调查那位大学教授了!”

    “那位哈罗德教授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他不仅担任着犹他州立大学考古学的教授,还在学校中组织着一个名为‘格瑞文’的社团我根本无法在书面材料中,找到更多关于这个神秘社团的资料,所以,我让博斯金前往了犹他州立大学。”

    女警长如实的回答着。

    格瑞文?

    秦然心底念叨着。

    他似乎是在哪本书籍上看到过这个名字。

    但具体哪一本却记不清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位哈罗德教授必然和神秘侧挂钩。

    因为,秦然可以肯定,格瑞文不是出自那些医学书籍。

    而在之后的路途中,秦然有意识的将话题引向了那位哈罗德教授,一直到女警长将他送回到上车的地方。

    “请你的!”

    女警长将后排座位的一个牛皮纸包扔给了秦然后,立刻飞驰而去。

    是两块三明治和一袋牛奶。

    尽管已经凉了,但绝对不是隔夜的。

    应该是在找到他之前买好的。

    拿着装有食物的牛皮纸袋,秦然想着女警长刚刚出现那一瞬间的疾声厉色,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真是不诚实的人。”

    轻声感叹了一声后,秦然拿出一块三明治,边走边吃,继续着自己之前被打断的寻找。

    不同于之前安静的清晨时分,此刻街道上的人们早已是繁忙一片。

    店铺纷纷开门,人群川流不息,汽车让道路拥挤,整个艾特兰市就好似是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般。

    站在热闹的街头上,秦然根据脑海中的地图判断着前进的方向。

    大约半个小时后,当秦然的目光掠过某栋建筑时,猛地停下了脚步。颓废龙说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