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误导
    “特瑞沙你在说什么?”

    秦然一脸迷惑,神情不解的看着女警长。

    整个过程没有丝毫的停顿,更加没有露出一丁点的惊讶。

    早在发现唐娜有猫腻的时候,秦然就猜到了对方一定会给他制造一些麻烦,不论是出于报复,还是为了事后拖住他的脚步,对方都会这样做。

    而还有谁是比特瑞沙更适合呢?

    首先,特瑞沙不是神秘侧人士,不会对对方造成真正意义上的麻烦。

    其次,特瑞沙有着警长的身份,足以调动普通人的力量,令他焦头烂额。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特瑞沙和他有着较为亲密的关系。

    不管这种亲密关系是真是假,在对方的眼中,他这样做必然有着自己的打算,而对方就是要破坏他的打算。

    所以,对于眼前的一幕,秦然是早有预料的。

    特别是,当他对特瑞沙有着一定了解的时候。

    女警长不仅脾气暴躁,而且还深深懂得‘突袭’的重要性,是一个既富有正义之心,又经验丰富,懂得如何让自己‘收获’的人。

    秦然了解女警长。

    女警长也了解秦然。

    至少,女警长是这样认为的。

    她看着秦然不似作假的迷惑,眉头微皱。

    “有人给我留言,说你才是温彻斯特之家的新老板!”

    女警长这样的说道。

    “有人给你留言?”

    “是谁?”

    秦然表现出了一丝惊讶和凝重。

    “怎么?”

    看着秦然表情的女警长下意识的问道。

    “在追查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去温彻斯特之家?”

    “以我这几天表现出的习惯和你调查到的身价,是不可能去那种廉价的家庭式酒店。”

    “而且,我的观察力、身手、枪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秦然回答着,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你是说……”

    女警长的眉头已经完全的皱在了一起。

    她的心底出现了某种猜测。

    “我应该是发现了某种不对劲的地方,才会去那里!而更可能的则是……我被人引到了那里!”

    秦然说道。

    “有人想要谋杀你?!”

    女警长说出了她的猜测。

    “不可能是简单的谋杀,温彻斯特之家中死了五个人,我们已经知道了其中四个人的身份市长候选人西米.欧肯,这位大人物的司机、保镖托尼塔,大学教授哈罗德特,还有‘豺狼’帕尼的手下鲁德尔,那么……最后一具尸体会是谁?”

    “或者,我换一种说法,其余的四个死者,都是有着各自的目的前往那里的,那位‘无名氏’也不例外,我们暂且这样的称唿他!”

    “再回到我之前的假设上,我是被人引到温彻斯特之家的,而按照我的生活轨迹,我和其它四人不太可能有着交集,所以,‘无名氏’的存在,就是为了吸引我过去的!甚至‘无名氏’的存在,会对我产生某种不好的影响,因为,只有这样,那个神秘的家伙才认为有把握能够干掉我!”

    “从这个方面推断,‘无名氏’应该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才对……虽然,我现在忘了他。”

    说到这,秦然苦笑了一声。

    “抱歉。”

    女警长脾气暴躁,但却不是不近人情,听到秦然的分析后,女警长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歉意。

    不过,很快的就严肃起来。

    “为了干掉你一人,不仅提前布局,而且杀掉了在场所有的人,包括那个对你极为重要的人……对方看起来非常自信能够干掉你,只是这样会不会太大费周章了?挑选一个无人的郊外、废弃的工厂应该更加的合适,要知道,这里面可有着西米.欧肯这样的大人物!”

    女警长轻声呢喃起来。

    “所以,我才说这不是一件简单的谋杀案!”

    “抛开炫耀的成分,任何的犯罪者都希望案件没有影响,快点结束,而这个神秘的家伙却反其道而行之,但又没有表现出任何炫耀的意思,这一点绝对不符合常理,因此,只剩下了一个可能:那家伙是想让某些人知道这起谋杀案!”

    “连带干掉我在内,都是那家伙想要达到这个目的的手段!”

    “可我现在没有死,那家伙的某一环出现了破绽,他需要补救能够告诉我那个家伙是谁了吗?”

    秦然并没有盲目的说出‘假死脱身’这样的假设。

    事实上,身为一个‘被设计的人’,能够得出以上的结论,已经足够的多了。

    再多,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人,总是多疑的。

    却也是自负的。

    他们相信其他人所说的流言蜚语,却不会相信真正的事实,只会选择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部分。

    而秦然需要的就是,引出更多的流言蜚语,搅乱原本的‘事实’!

    按照他所了解到的信息,秦然有相当的把握那个‘无名氏’应该和身为‘仲裁者’的‘他’有着某些极为相像的地方才对。

    甚至是……决定性的证据!

    例如:那颗被替换的心脏!

    只有这样,才能够摆脱组织‘执法者’的追杀。

    ‘他’死了,一了百了。

    如果真正的他没有出现的话,这样的计划自然有相当的把握获得成功,身为‘仲裁者’的他,不可能对那颗钳制‘他’的心脏再有任何的兴趣。

    可他出现了。

    他不一样!

    他对那颗被替换的心脏无比的在意。

    只是,他却不能轻举妄动,除非他想将自己彻底的暴露在那些‘执法者’的视线下。

    秦然从没有怀疑过,那些‘执法者’的能力。

    虽然身为‘仲裁者’的他,为了顺利脱身,必然会留下种种迷惑的线索,让追查‘他’的‘执法者’查到‘无名氏’身上,并将‘无名氏’当做是‘他’,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那些‘执法者’必然会小心的求证。

    其中,那些无故靠近‘无名氏’的人,自然是调查的重中之重。

    因此,秦然需要一个借口。

    而为了让这个借口变得冠冕堂皇,不怕人求证的借口。

    秦然不得不向女警长撒谎,并故意误导对方的调查方向。

    看着思考中的女警长,秦然心底默默说了声抱歉。

    “唐娜!”

    “我调查到那个留言来自唐娜酒吧,当我想要去唐娜酒吧时,唐娜酒吧却发生了爆炸……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只有杀人灭口一词,然后,我被冲昏了头脑!所以,抱歉,我不该这样怀疑一个帮助过我的人。”

    女警长再次道歉着。

    “没关系的,实在是那个家伙太狡猾了!”

    女警长再次的道歉,让秦然勐然间多了一股负罪感。

    不过,想到自己主线任务失败的下场,秦然强压下了这股负罪感,而是面带犹豫的说道。

    “特瑞沙,我能够看看那位‘无名氏’吗?”

    “虽然我不记得他了,但我想我应该向他道别。”

    看着面带犹豫的秦然,女警长思考了一会儿。

    最终,点了点头。

    “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