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我’
    对方穿着黑色的连帽衫,高高戴起的帽兜,鼻梁上的墨镜,遮掩着对方的面容。

    当发现走来的秦然时,对方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拥挤的人群,丝毫没有成为对方的阻碍,对方仿佛是水中的游鱼般,在人群中穿梭而过。

    无疑,这是一种秘术。

    而秦然的速度也不慢。

    甚至,比对方更快!

    虽然秦然没有类似的秘术,但是-1技能点等级后,依旧有着大师级级别的【躲闪】,让秦然在面对着拥挤的人群时,毫不逊色。

    秦然总是能够在随时变化的人群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缝隙。

    再配合着自身的力量、敏捷,秦然与对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不过,就在对方脱离了广场拥挤的人群时,对方猛然间加速,以常人无法捕捉的速度,冲入了广场一侧的街道内。

    秦然几乎是跟在对方的身后冲入了这条街道。

    敏锐的目光则捕捉到对方拐入一侧巷子的衣角。

    深知对方想要干什么的秦然,在心底发出了一阵冷笑。

    可脚步却是不停。

    当秦然走进巷子后,立刻就看到了巷子内站着的人。

    不是一个。

    是两个。

    一男一女。

    男的中等身材,面容普通,正义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走进巷子内的秦然。

    女的就是那个引他来这里的人。

    当摘掉了帽兜、墨镜后,露出了一张略显苍老,却又浓妆艳抹的面容,让人看到下意识的就皱眉不已。

    秦然却是面容平静。

    “唐娜,你果然没死。”

    他用一种果然如此的口吻说道。

    “2567,你还在装失忆吗?”

    “在这里没有外人,你这个策划了一切的家伙,还要装模作样吗?”

    唐娜酒吧的老板嗤笑出声。

    “策划了一切?”

    秦然一愣。

    并不是真正的惊讶。

    依旧是自我的伪装。

    在之前,他猛然想到自己也是温彻斯特之家的住客时,秦然心底就涌现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是否和爆炸案有关?

    这样的猜测,并不是无凭无据。

    相反,有着端倪。

    冒牌甘尼特为什么接触他、试探他,并且引导着他去唐娜酒吧?

    这一点,秦然自始至终的想不通。

    因为,这看起来就是毫无缘由的事情。

    可如果真的没有缘由的话,对方难道是吃饱了撑着,和他开玩笑?

    显然是不可能的。

    先不说,对方是不是这样的人,之后发生的西米糖果屋的第四任西米被谋杀,唐娜酒吧的爆炸,就让秦然排除了这样的可能。

    所以,冒牌甘尼特接触他,必然是有着缘由。

    想想冒牌甘尼特出现的时间!

    当秦然梳理了他进入眼前副本世界后发生的事情,对方的出现,就变得只和一件事情挂钩。

    那就是

    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

    看似他是被波及的一方。

    可实际上,‘他’却是……加害者一方!

    简单的说,‘他’参与了温彻斯特之家的爆炸案。

    虽然看似不可能,但除了这个解释外,秦然想不到其它的可能了。

    首先,对方应该就是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凶手,也清楚的知道,他是温彻斯特之家的住客。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对方却以一种小心翼翼的试探态度,来接触他,却不是一上来就对他这个‘幸存者’下杀手。

    只能说明了一件事:对方和他有关系!

    至少,在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上,他们是合作关系。

    再想想系统计算时间的方式,他进入时明明已经是傍晚,但为什么只过了一晚,系统却是按照第二天来计算的。

    几乎整个白天的时间去哪了?

    秦然可不会相信系统会在这种地方含糊。

    所以,必然是在系统的安排下,‘他’白天做了什么。

    但这些记忆,对于他来说,被归类到了‘难度’范畴中,是不存在的。

    所以,后来发生的事情出乎了对方的预料。

    他‘失忆’了!

    这让对方不仅措手不及,且心生疑惑。

    因此,才会想出用假冒甘尼特的方式来接触、试探他,并且,随即安排了诸多的后续手段来对付他。

    但又因为他击杀了‘长者议会’的‘二十猎犬’,让另外一位合作者变得不安,产生了其它的想法,从而功败垂成。

    面对着这样的失败,两人都很不甘心。

    因此,想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来搏一把。

    至于搏什么?

    秦然身后背包中的【未知奇物】!

    这是秦然唯一能够想到的。

    也是唯一有价值吸引两个神秘侧人士出手的。

    当然了,以上只是秦然自我假设的推断,一些细节还需要眼前的两人来说替他验证。

    例如:两人中是否真的有一人使用匕首类的短刃。

    或者是擅长爆破。

    只是这样的验证,比秦然想象中还要简单。

    唐娜,这位消息贩子带着一丝得意,近乎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你伪装的实在是太像了!”

    “从买下温彻斯特之家与‘豺狼’帕尼做生意开始,一切都没有离开你的掌握,利用布契勒偷窃艾特兰博物馆,却又故意泄露布契勒的行踪,让一个轻而易举的盗窃,变成了刊登在报纸上的盗抢杀人大案,布契勒被逼无奈下只能寻找‘豺狼’帕尼销赃!”

    “接着,一面向某些人放出了艾特兰博物馆被盗物品中‘迪恩之石’的消息,又一面在梅凯西与布沾的书店内联系我们商讨该如何将‘迪恩之石’搞到手,并且提前在西米糖果屋内买下了对方做为传家宝的永久改变容貌的药水,当开始行动后,你在我们处理完现场后,立刻就利用药水改变自己的外貌,且伪装失忆。”

    “但你有没有想过你犯下了一个最大的错误?”

    “你一直将‘迪恩之石’藏在你的身上,就是你最大的错误!”

    “或者说,是你忽视了我这个小小的消息贩子,对‘迪恩之石’资料的掌握它足以让我有办法在一定距离内感应到‘迪恩之石’!”

    唐娜尖锐的声音在巷子内回荡着。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开始在秦然脑海中变得清晰。

    但秦然却依旧故作迷茫。

    “你究竟在说什么?”

    秦然不解的看着唐娜和身旁的男子。

    这让那位男子大为恼火。

    “还在伪装吗?”

    “虽然第一次我冒充甘尼特时,被你骗过了,但你以为可以一直欺骗我吗?”

    高亢的吼声中,男子突然从原地消失不见。

    嗖!

    背后风声响起。

    秦然一侧身。

    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擦身而过。

    接着,背后再次风声响起。

    又一把匕首出现了。

    同时,秦然站立的地面上,距离的颤抖起来。

    本该坚硬的地面,竟然如同波涛一般上下起伏着。

    更重要的是,一股莫大的束缚之力出现在秦然的身上,让他根本无法在躲避第二把出现的匕首。

    半蹲着的唐娜,双手按在地上,冲着身形不便的秦然发出阵阵冷笑。

    “你能够干掉‘二十猎犬’之一,我们又怎么会不做准备呢?”

    噗!

    话语间,第二把出现的匕首没入了秦然的后背……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