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一门之隔
    几个抱怨的雇佣兵,完全没有想到会受到袭击。

    更加没有想到,袭击他们的人是何等的强大!

    往日里,自以为是的身手、枪术,在这个时候是那样的不堪一击,甚至可以说,他们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在了血泊中。

    秦然确认着几个雇佣兵的死亡,目光平静的扫过周围。

    似乎根本不是干掉了几个令常人难望项背的雇佣兵,只是随手捏死了几只蚂蚁。

    而事实上?

    基本相差不多。

    对于敌人,秦然不会手下留情。

    更不会产生所谓的怜悯。

    那种以生命为代价的奢侈品,秦然敬谢不敏。

    至于常人难望项背的实力?

    那也就真是常人而已,对秦然来说,干掉几个没有全副武装的雇佣军,简直不要太简单。

    根据安.拉特里奇.欧肯提供的建筑图,眼前的大厅,属于俱乐部的主建筑之一。

    整个主建筑可以分为两层,第一层是完全对外开放的,有着一个硕大的吧台,吧台后面摆放着种类繁多的对外贩卖、租用的户外用品,吧台一侧上锁的小门,则是掩人耳目的‘枪械室’。

    当然,只是对客人来说的枪械室,里面有着只是打猎用的猎枪。

    对于这批雇佣兵来说,真正的枪械室是在地下。

    只不过,那个地下室是需要从二层进入的,一层根本没有留下出入口。

    二层是佣兵们的休息室、娱乐室等。

    此刻,聚集在楼上的佣兵们正在喧闹着。

    听着阵阵吵杂、咒骂声,秦然一挑眉。

    西米徳.欧肯显然图谋极大,绝对不单单是一个所谓的‘市长’名头,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要将艾特兰市控制在手中。

    不然也不会花费极大的心思,在暗地里组建雇佣兵和召集格斗家。

    只不过,对方所招来的雇佣兵们,或许在正面战场上有着相当不错的战斗力,哪怕和真正意义上的军队相比较,也是毫不逊色。

    可也就如此了。

    除了这一点外,这些雇佣兵的纪律、组织简直连欧肯庄园的保镖都不如。

    特别是在西米徳.欧肯死亡的消息传出后,更是变得纪律涣散。

    至少,秦然潜入欧肯庄园时,还需要躲避明哨暗哨的。

    而在这里?

    真的是长驱直入。

    又一次看一眼通往二楼的楼梯,秦然并没有踏步直上,而是转身向着大厅一侧的走廊而去。

    这条走廊连接着俱乐部的附属建筑。

    一个对外来者和雇佣兵们来说,都不得进入的地方。

    因为,在这里居住着西米徳.欧肯真正意义上的依仗。

    以塞肯为首的四人格斗家。

    相较于,那些纪律涣散的佣兵,走廊另外一边的格斗家,才是真正被秦然重视的。

    哪怕塞肯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身为西米徳.欧肯司机、贴身保镖的托尼塔则死在了温彻斯特之家的爆炸案中。

    可剩余的两人则一直留在了俱乐部中。

    当然不要认为这两位地下格斗出身的格斗家是因为什么契约精神,只是两人在相继得到了西米徳.欧肯和塞肯的死讯后,就对西米徳.欧肯留下的庞大财富起了野心。

    而这份财富中,自然包括安.拉特里奇.欧肯。

    甚至,两人都在私下联系过安.拉特里奇.欧肯。

    也正因为如此,安.拉特里奇.欧肯才不得不请出了迈耶。

    当然了,对于安.拉特里奇.欧肯告知自己的这些,秦然是持保留态度的,他更倾向于对方只是习惯性的卖可怜、骗取同情心。

    毕竟,‘黑寡妇’这样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当得知西米徳.欧肯的死讯后,一直被压制的安.拉特里奇.欧肯,第一个起了心思才是最有可能的。

    里面究竟有什么龌蹉事,秦然不会、也不想去插手。

    他很清楚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咔。

    借助着安.拉特里奇.欧肯准备好的钥匙,秦然打开了封锁的走廊大门,一个闪身就进入其中。

    宽敞的走廊内,灯火通明。

    当正对门的探照灯亮起来的时候,更是无比的刺眼。

    任何人面对这样的强光,都会下意识的闭眼。

    秦然也不例外。

    而就在秦然闭眼的刹那。

    一股破空声响起。

    尖刺的劲风,让秦然脖颈部的汗毛根根立起。

    一对粗壮有力的手臂,更是从秦然的身后伸出,将秦然拦腰抱住。

    “嘿,你真以为我们会和那些愚蠢的佣兵一样,一点都不防备吗?”

    粗蛮的声音在秦然耳边响起。

    略带腥臭的味道,让秦然一皱眉。

    他现在有些后悔使用这样的策略了。

    在s+级别的感知面前,走廊一侧,即使是隔着门,对方两人屏住了呼吸,秦然也能够察觉到发生了什么。

    不过,秦然并不介意以更加省力、安全的方式干掉对方两人。

    所以,他准备将计就计。

    故意的踏入了陷阱中。

    可鼻尖闻到的味道,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因此,秦然双臂一撑。

    那粗壮手臂形成的枷锁,不仅直接被挣脱,而且更是被秦然当做了沙袋一般,向前方而来的劲风摔去。

    手持长剑刺来的格斗家,脚步一转,整个人就躲开了人.肉.沙包,任由竞争者砸在了探照灯上,被烫得哇哇乱叫。

    “废物!”

    对方这样的评价着自己的竞争者,手中的长剑带起一片剑影,虚实转化间,剑尖将秦然的双眼、咽喉全部的笼罩进去后,这位持剑的格斗家脸上浮现了一抹得意,他的眼前已经不由浮现出秦然中间倒地的模样。

    哪怕是一流的格斗家,身躯可以抵挡子弹,可眼睛、咽喉这两个地方却依旧脆弱,尤其是前者,更是可以评价为不堪一击。

    因此,在持剑格斗家的心底,早已为秦然判了死刑。

    他对自己的快剑有着绝对的信心。

    所以,当他的剑被秦然一脚踢飞后,持剑格斗家整个人都是不可置信的。

    一直到秦然的重脚落在他身上时,这位持剑格斗家才反应过来。

    “啊!”

    一声惨呼,成为了这位持剑格斗家留在世间最后的声音。

    “我愿意效忠阁下,请……”

    身体粗壮的格斗家下意识的求饶,却并没有让秦然手下留情,一脚踢碎了对方的咽喉,秦然顺手抄起了地上从两具尸体上冒出的两件泛着绿色光芒的道具后,目光就看向了身后。

    一门相隔。

    恶意却如芒在背。颓废龙说ps第二更~过年,事太多,抱歉晚了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