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俱乐部
    嘶嘶嘶!

    就在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愣的瞬间,她的眼前就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毒蛇蛇从地下钻出,仰头嘶鸣后,化为潮水向她涌来的情形。

    嗡!

    安.拉特里奇.欧肯脑海一片空白。

    她整个人呆滞在原地。

    双眼都失去了焦距。

    她想要反抗,但却根本无法反抗。

    以秦然精神属性最为基础的【剑技.万蛇】,在面对精神属性低于秦然的人、生物时,拥有着碾压一切的力量。

    其中,自然包括那位不速之客。

    在万蛇撕咬之中,对方从阴影中显出了身形。

    接着,就被秦然的腿影所笼罩。

    砰砰砰!

    面色铁青的秦然丝毫没有留情,一连串骨断筋折的踢打中,对方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没有了声息。

    看着不速之客倒地的扭曲尸体,秦然依旧脸色难看。

    他在后怕!

    在与迈耶一战后,他虽然保持着警惕,但是消耗颇大的精力,却极大的影响到了他的感知。

    以至于没有发现这个不速之客。

    要不是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话,对方一旦向他出手,以他现在的状态,又错失了先机的情况,会发生什么,真的是无法预料。

    与死亡擦肩而过的记忆都不会美妙。

    更何况是,直面死亡。

    呼!

    深吸了口气,秦然看向了安.拉特里奇.欧肯。

    这位庄园的女主人,此刻也是脸色难看。

    既有着承受【剑技.万蛇】后续的影响,也有着自己的地盘被其他人再次随意而入的愤怒。

    没有理会秦然,安.拉特里奇.欧肯径直走到了书桌后面,按下了一个按钮。

    片刻后,秦然见过的那个保镖头子就带人走了进来。

    看着书房内出现的尸体,几人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快速的收拾后,这才向着安.拉特里奇.欧肯行礼而去。

    直到书房内的血腥味散去,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脸色才略微缓和。

    “在西米徳.欧肯意外死亡后,我已经被一些家伙视为眼中钉了!”

    “这是我在最近两天以来,受到的第四次刺杀了!”

    “如果不是我先下手除掉了西米徳.欧肯的秘书,那家伙统领的那批装备精良的雇佣军,恐怕早就把这里占领了!”

    “这些该死的家伙!”

    安.拉特里奇.欧肯自顾自的说道。

    语气带着自嘲。

    更多的却是冰冷的杀意。

    秦然丝毫不会怀疑对方此刻杀人的决心。

    任何人都不会放过以生命威胁自己的人。

    尤其是在有能力报复的时候。

    至于对方嘴中装备精良的雇佣军?

    秦然不止一次的领教过了。

    “你打算怎么做?”

    秦然揉着太阳穴问道。

    再次使用【剑技.万蛇】后,本就疲惫的秦然,越发的感觉到了困顿,甚至有了一种马上躺下就睡一觉的想法。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秦然主动提问,可不是关心安.拉特里奇.欧肯。

    这位‘黑寡妇’绝对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

    或者说,任何想要关心对方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秦然可不愿意去尝试自己是否是例外。

    除非,有支线任务。

    事实上,他从不会怀疑安.拉特里奇.欧肯身上会有支线任务,就和他不会怀疑安.拉特里奇.欧肯对男人的魅力一般。

    “我需要你帮我解决掉那批不会听从我命令的雇佣军和格斗家雇佣军你见过了,那些所谓的格斗家,你也见过一个了!那个塞肯就是他们的头,当时西米徳.欧肯将那个家伙从州立监狱里弄出来可是费了不少工夫的!”

    “假如西米徳.欧肯这个混蛋知道他刚死,这帮他花费了极大心血才组建起来的黑暗势力,就联合起来谋夺他的家产,迫害的他的妻子,会不会气得再次睁眼。”

    安.拉特里奇.欧肯没有再和秦然兜圈子,很直接的说道。

    上一刻还满是自嘲的语气就变为了习惯性的讥讽。

    “好的。”

    “不过,我需要至少两个小时的休息。”

    秦然很干脆的一点头。

    他不会理会所谓‘西米徳.欧肯死亡后,谁更有继承权’的事情。

    那是单纯的利益之争,和他这个外来者,根本没有关系。

    或者说,当他选择和安.拉特里奇.欧肯合作的时候,他已经不需要选择了。

    【发现支线任务:镇压】

    【镇压:西米徳.欧肯意外的死亡,让他麾下的势力崩溃离析,在你选择了与安.拉特里奇.欧肯合作后,你需要帮助对方扫清前路的障碍!】

    ……

    不出秦然所料,支线任务出现了。

    扫视了一眼支线任务后,秦然再次看向了安.拉特里奇.欧肯。

    “还有,我需要他们具体的情报!”

    “当然,你能够为我提供一些武器的话,我也会感激不尽的。”

    他这样的说道。

    “没问题!”

    安.拉特里奇.欧肯一口答应,然后,就又一次靠近了秦然,这位‘黑寡妇’故态萌发般的倚了过来,想要扑入秦然的怀中。

    可与之前几次没有什么不同。

    秦然又一次轻易的避开。

    “我需要足够的休息。”

    秦然皱眉道。

    “说的好像你会很费体力一般。”

    安.拉特里奇.欧肯挑衅似的瞄了一眼秦然的牛仔裤。

    秦然竖起了一个中指,回应着对方。

    然后,很干脆的就闭起了双眼。

    秦然非常清楚,如果继续和对方纠缠下去,他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那就不知道需要多久了。

    ……

    艾特兰市,郊区。

    在靠近西面洲际公路的一侧,有着一大片私人土地。

    绿草茵茵,树木成林。

    时不时一声枪响后,就可以看到野兔在草地中穿梭。

    有时更会出现惊慌失措的獐子与麋鹿。

    在这里,枪声不会引起任何的注意。

    甚至,爆炸声也是一样的。

    因为,这里是一家名声在外的野外射击俱乐部。

    成群结队的城里人会在这里花费了一笔不小数目的金钱后,租借俱乐部内的猎枪,在教练,也是导游的带领下,进入到林中狩猎一番。

    不过,今天不是周末。

    俱乐部内并没有更多的人。

    只有几个值班的家伙守在大厅内。

    “我们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我的枪难道只能够用来射杀兔子?”

    “西米徳.欧肯既然死了,他和我们的合约就作废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待在这里?”

    ……

    几个家伙相互抱怨着。

    因此,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人影的靠近。

    直到寒芒闪烁,鲜血喷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