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翻阅
    眼前的卧室风格有别于现在,墙壁上的烛台虽然没有了蜡烛,但依旧存在着,包括那个笨重的理应废弃的大衣柜。

    即使不需要【追踪】视野,秦然也能够从这种突兀的摆设中发现猫腻。

    他抬手握住墙壁上的烛台,微微用力后。

    咔!

    机簧的响声中,笨重的大衣柜就整体向外开启,露出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通道内亮着的电灯,驱散了黑暗。

    秦然再次打量了一眼身处的卧室,迈步向下而去。

    经过了四十个台阶后,秦然走进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小厅。

    厚厚的皮毛毯子铺满了整个小厅,两张圆形的桌子旁,放着八把椅子,在靠墙的一侧则是一排沙发。

    沙发的正对面则是一个吧台和柜子。

    吧台上放着些许食物、酒水,柜子里则是陈列着诸多开启和未开启的酒。

    无疑,这里酒水神秘侧人士聚会的地点。

    不过,却不是秦然想要找的。

    他要找的是那位梅凯西与布沾书店老板的卧室。

    至于地面上的那间卧室?

    掩人耳目罢了。

    因为,一个神秘侧人士,还是可以施法的人,卧室中没有任何施法材料、相关的书籍、笔记等,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对于施法材料,秦然保留着无所谓的态度。

    可对于内里可能存在的书籍、笔记等,秦然却是迫切的。

    他太想要知道的有关眼前副本世界神秘侧的信息了。

    从他人的嘴中打听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过费时。

    而且,秦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辨别真假。

    所以,他鹊巢鸠占。

    他用更加直接的方式来获得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例如:真实的‘玛瑞林’‘长者议会’等等。

    再一次的进入【追踪】视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酒柜一侧,在他【追踪】视野内,那里有着太多的痕迹。

    而当秦然扳动酒柜内中层的某瓶酒时,又是一声机簧的响声。

    与之前的大衣柜一样,眼前的酒柜就像门般开启了。

    酒柜后,是一个旋转向上的楼梯。

    不高,虽然楼梯的数量不少,但每一个都是很矮的那种。

    秦然很轻松的,一步跨了五六个台阶,两步之后,他就真正意义上的看到了酒柜后的房间。

    一张硕大的实验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器皿。

    既有现代的玻璃,也有古老的石器,还有不少木质的。

    实验桌对面则是一个倚墙而立的书架。

    书架足有一人半高,分为十层,塞得满满当当的。

    书架旁就是一张沙发椅了。

    很普通,就和那张床没有什么分别。

    显然,这是一间融合了卧室、实验室的施法者房间。

    秦然检查了周围,确认整个房间没有陷阱之类的东西后,快步的走到了书架前,大致的查看了一遍后,就抽出了一本细细的翻阅起来。

    ……

    中午,略显灼热的阳光下。

    博斯金和特瑞沙来到了梅凯西与布沾书店门前。

    血腥味早已随着细致的打扫而散去,剩下的只有淡淡的清洁剂的味道。

    书店的玻璃门上挂着牌子。

    ‘暂停歇业!’

    女警长扫了一眼牌子,掏出了手机。

    片刻后,书店的玻璃门从里面打开。

    “午安。”

    秦然微笑的对着门外的两人说道。

    此刻,秦然的心情很不错。

    不仅是因为找到了眼前副本世界神秘侧可靠的记录,还因为随着女警长的到来,和对方有关的支线任务【污蔑】提示完成了,并且给予了他额外三天时间的奖励。

    比之第一个支线任务【意外】多了两天。

    对于更多的时间,秦然是巴不得的。

    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进入到副本世界世界的第三天了。

    尽管第一天进入时,已经是傍晚,但系统明确的记录了这是他的第三天。

    十天的寻找主线任务时间,已经接近三分之一,紧迫感早已经出现在了秦然的心底。

    秦然一侧身,邀请年轻人和女警长进来。

    年轻人笑着,大踏步的走了进来。

    女警长却是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进来了。

    看着女警长的犹豫,秦然心底了然。

    对方的性格,让对方无法接受通过安.拉特里奇.欧肯来洗清嫌疑,因为,在对方的眼中,安.拉特里奇.欧肯也是罪犯。

    可她又必须要恢复警长的身份,才能够继续调查下去。

    矛盾,让女警长犹豫。

    拉过两把椅子,让两人坐下后,秦然看着女警长道:“我还以为你会对着我破口大骂呐。”

    “我很想要这样做。”

    “甚至,狠狠的揍你两拳!”

    “可你与安.拉特里奇.欧肯的交易,并不是你一个人的主意,而是我们三个人商量出来的决定,我无法将责任,全部推在你的身上。”

    女警长这样的说道。

    “至少警长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上街了!”

    博斯金在一旁说着。

    年轻人对于现在的状态很满意。

    至于通过安.拉特里奇.欧肯达到这样的结果?

    年轻人也不介意。

    毕竟,他获得了最想要的结果。

    当然了,对安.拉特里奇.欧肯,年轻人依然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将对方抓入监狱内。

    秦然面带微笑的扫了一眼在之前三人决议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年轻人,很是赞成的附和着。

    “能够自由出现在街道上的特瑞沙,才是真正的特瑞沙。”

    “而曾经与你共同经患难的2567有一个新的信息提供给你五具尸体中,除去西米.欧肯和鲁德尔外,还有两具分别是托尼塔,他是西米.欧肯的司机兼保镖,另外一位则是来自犹他州立大学的一位考古教授,想要知道他的身份,对于特瑞沙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吧?”

    “也许我们能够从这位教授的身上查到第五具未知的尸体是谁,然后拼凑出那个神秘的家伙究竟想要和西米.欧肯做什么交易!”

    秦然说道。

    随着安.拉特里奇.欧肯提供的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秦然重新建立了一个推断。

    ‘豺狼’帕尼选择在温彻斯特之家销.赃,西米.欧肯是知道的,甚至,是故意引.诱了对方。

    因为,西米.欧肯需要对方为自己打掩护。

    让外边的人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只是去购买一些博物馆珍品。

    无疑,西米.欧肯做得非常完美。

    当然了,西米.欧肯绝对没有想到那批博物馆珍品中,真的有着奇特的物品。

    更加没有想到自己会丧命在哪。

    “我马上就去调查!”

    提到案件相关,女警长马上站了起来,雷厉风行的向外走去。

    “博斯金,你还愣着干什么?”

    “难道你真的想让我送你去守仓库?”

    站在门口的女警长,看着还坐在那里没动的年轻人,忍不住的低喝道。

    博斯金面带苦笑的站起来,向着秦然道别后,与女警长两人匆匆离去。

    秦然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两人的离去。

    当车子消失无踪后,秦然才收敛了微笑。

    他看着圣瑞医院的方向。

    冷意出现在秦然的双眼中。

    谁也不想要被欺骗。

    秦然,也不例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