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鹊巢鸠占
    深绿色的底子,银色文字的招牌在沾上脑浆后,立刻就变得诡异起来。

    本该是死物的文字,开始如同鱼儿一般,不断的流转。

    一股低沉的声音,从书店内传来。

    “你在挑衅我?”

    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面容阴沉的男子走了出来。

    对方气势汹汹,且带着一种逼迫感。

    不过,很快的,当秦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对方的头颅捏住时,这个男子就脸色大变。

    因为,对方看到了之前那具无头的尸体。

    “等等!”

    “我不是……”

    咔!

    没有任何想要听对方解释的意思,秦然的【重力之手】再次发动。

    与之前脸色苍白的中年人一样,这个男子也是脑浆迸裂。

    唯一不同的是,对方的尸体上并没有任何的道具出现。

    再次扫视了一眼店外尸体上的绿色光芒,秦然拽开了.胸.前的死扣,将面色不知何时变得无比红晕的安.拉特里奇.欧肯放了下来。

    不过,似乎是毒药的残留,安.拉特里奇.欧肯完全的站不住,径直的向着秦然倒来。

    秦然一侧身。

    在上一刻他已经确认对方恢复了,不然也不会放对方下来。

    安.拉特里奇.欧肯踉跄了两步后,却站稳了。

    “2567先生,您之前的绅士风度呢?”

    安.拉特里奇.欧肯抱着肩膀,故作可怜的问道。

    “把这里的经营者、房契都过到我的名下,就算是我刚刚救了你一命的报仇!”

    秦然没有和安.拉特里奇.欧肯寒暄下去的意思,很干脆的说道。

    “刚刚杀了这里的老板,就打算鹊巢鸠占?”

    “和我的风格差不多呐!”

    “真让人心生好感!”

    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说着,掏出了手机拨打了出去。

    在安.拉特里奇.欧肯与不知哪位大人物通话的时候,秦然则是走到了那个施法者面前。

    对方就是梅凯西与布沾书店的老板。

    梅凯西与布沾孙子辈中唯一的后代。

    在甘尼特告知秦然三个神秘侧聚集点后,秦然就通过博斯金利用世俗的力量,对三个地方进行了表面上的查探。

    所以,在对方一露面的时候,秦然就知道对方是谁。

    同样的,也让秦然再次感受到了甘尼特的不怀好意。

    如果说,对于击杀‘长者议会’的‘二十猎犬’是情有可原的隐瞒,眼前推荐之地出现的刺杀,那真的是敌意了。

    秦然可不是什么挨打不还手的人。

    但同样的,秦然也不是一个鲁莽的人。

    他不会因为欺骗而急冲冲的去找对方。

    他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对方。

    当然了,疑问也在心底。

    秦然自问没有做出什么超过底线的事情。

    为什么对方会对他有着这样的敌意?

    长者议会。

    二十猎犬。

    玛瑞林。

    ……

    一个又一个的名词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缺少必要的信息,都是支离破碎的名词,让秦然太阳穴都一阵阵的发胀。

    迅速的摇了摇头,秦然检查了一遍眼前的尸体,将对方身上、旁边的施法材料,全部的收起来后,秦然拿起了那件魔法级别的道具。

    一根食指粗细,木质的,大约25m长的黑色法杖。

    【名称:毒雾之杖】

    【类型:法杖】

    【品质:魔法】

    【攻击力:弱】

    【属性:剧毒之雾:1/3】

    【特效:无】

    【需求:神秘知识(精通)】

    【备注:施法时,你需要寻找一个顺风的位置】

    ……

    【剧毒之雾:利用法杖制造出一片半径30米的剧毒雾气,可以任意指定雾气范围某处为‘剧毒腐蚀’区域(不超过半径2米,需要进行体质a+级别的判定,未通过将受到致命伤害),当指定后,剩余范围的雾气毒素下降,需要进行体质e的判定,未通过将受到3分钟麻痹限制】

    ……

    “还不错!”

    秦然如实的评价着。

    然后,快步的走到了其它袭击者的身前。

    将属于这些袭击者的武器装备和道具全部的带回到了书店内。

    尽管都是一些精良、优秀级别的武器,道具更只是简单的药水什么,但秦然并没有介意。

    在没有趁手的装备前,秦然不介意先找到一些替代品。

    “对于自己的战利品锲而不舍吗?”

    “我发现我们又有了一个共同点!”

    安.拉特里奇.欧肯看着秦然抱着一大堆武器进入到了书店后,不由微笑的说着,只不过,秦然完全的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这让安.拉特里奇.欧肯一皱眉。

    她现在越发的发现,秦然与某个家伙的相似了。

    “如果我不是知道迈耶没有任何兄弟的话,你们两个又长的完全不一样的话,我真的要以为你俩有着血缘关系了!”

    “你拜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全部的搞定了,外面的尸体也会有专人来收拾西米徳.欧肯生前每周都会到这里来,我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希望通过阅读来获取知识,但是现在看来……”

    说到这,安.拉特里奇.欧肯笑了起来。

    笑容中带着别样的意味。

    当权利或者财富达到一定的程度后,总会接触到一些常人无法接触的到的人、事、物。

    从对方完全没有询问书店招牌的变化时,秦然就有所猜测。

    不过,现在可不是和对方继续上午茶的时间。

    “如果你要返回欧肯庄园的话,我建议你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位‘迈耶’,虽然他们是冲我来的,但谁也无法保证,他们不会向你出手。”

    一半警告一半驱逐。

    “感谢您的提醒,做为回报,我在告诉你一个消息温彻斯特之家里的五具尸体,除去西米徳.欧肯,他的司机托尼塔外,还有一个应该是来自犹他州立大学的一位考古教授。”

    说完,安.拉特里奇.欧肯就向外走去。

    她知道迈耶的性格,所以,她很清楚该如何和类似迈耶一般的人相处。

    哪怕有着新鲜感。

    安.拉特里奇.欧肯也知道自己该何时退场。

    在安.拉特里奇.欧肯离开后,秦然迅速的关闭了书店的门,他在【追踪】的视野下,很快就找到了他想要找的:神秘侧人士聚会之地的入口。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站在藏在卧室内的暗门前,秦然心底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