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五章 袭击
    关于‘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秦然根据现在掌握的线索,进行过数次推理,最后得出的是:‘豺狼’帕尼替布契勒销.赃,然后,买下了整座温彻斯特之家,而为了掩盖自身,对温彻斯特之家的原老板一家三口,杀人灭口。

    接着,布契勒从艾特兰博物馆盗抢而来的各种珍品,吸引来了西米.欧肯这样的买家。

    只是,不知道‘豺狼’帕尼坐地起价,还是西米.欧肯原本就打算黑吃黑,又或者是半路杀出了其他人。

    结果,发生了意外,整个温彻斯特之家被炸上了天。

    大致的推论是这样的。

    可眼前安.拉特里奇.欧肯的话语,却让秦然不得不推翻了他的推论。

    “买下温彻斯特之家的人,不是‘豺狼’帕尼?”

    秦然试探的问道。

    面对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的‘黑寡妇’,秦然的性格,可做不到对方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程度。

    谁也无法保证,对方有没有说谎。

    毕竟,在秦然看来,对方说谎几乎是成为本能了。

    “‘豺狼’帕尼?”

    “那个销.赃的小混混?你是在说艾特兰博物馆的盗抢案吧?”

    “说实话,那批珍宝也只是在你们眼中算是珍宝,如果你见过西米.欧肯的藏宝室,你就会觉得那些东西实在是太过平常了你昨晚撞破的窗户,损坏的地毯,其价值就要高于那批东西中的绝大部分。”

    安.拉特里奇.欧肯笑了起来。

    不是炫耀,而是一种陈述事实的态度。

    当然了,语气中还带着淡淡的讥讽。

    对于这样的讥讽,秦然无动于衷。

    他本身就是一个穷人,完全不了解富人的思维,也不明白向西米.欧肯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把古董当做日常用品。

    但有一点,秦然可以肯定。

    安.拉特里奇.欧肯没有说谎。

    因为欧肯庄园就在那里,他随时可以找人去评估一番其中的价值。

    对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会在这种一戳就破的地方撒谎的。

    “关于那个神秘的家伙,你知道什么?”

    “西米.欧肯去那里是为了什么?”

    秦然询问着。

    “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但……我不知道!”

    “需要这么吃惊吗?”

    看着秦然略带惊讶的模样,安.拉特里奇.欧肯的笑容更多了一分,那笑容似乎能够吸引阳光。

    让对方的面容,变得越发的光彩照人。

    “我嫁给西米.欧肯,您既然和那位女警长在一起,那么,您会不了解我的目的吗?”

    “所以,我根本不可能去插手我不该插手的事情,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需要感谢那位神秘人,不是他的话,我恐怕还得用其它的方式来摆脱西米.欧肯,那个老家伙比你们想象中的都要危险、可怕。”

    提到自己的丈夫时,安.拉特里奇.欧肯不仅直唿其名,而且,还带着浓浓的厌恶与忌惮。

    “西米.欧肯前往温彻斯特之家时,带着几个人?”

    秦然略微沉吟后,问道。

    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找到的尸体是五具。

    其中,可以确定的是西米.欧肯和‘豺狼’帕尼的手下鲁德尔两人。

    还剩下三具尸体是未知的。

    在原本推论被推翻后,从尸体上找线索,成了秦然唯一能够追寻的线索。

    “一个!”

    “托尼塔,既是他的司机,又是他的保镖,曾经非常着名的格斗家,一个可怜的曾被迈耶拗断了胳膊家伙。”

    “事实上,昨晚你能够从迈耶手中逃脱,真的是幸运,他是一个固执的家伙,接受了保护我的请求,就绝对不会变通到追击敌人,不然你早就被拗断脖子了!”

    提到‘迈耶’这个名字时,安.拉特里奇.欧肯脸色出现了一丝丝怪异。

    那是埋怨、不甘、甜蜜、骄傲等等的糅杂。

    秦然眉头一挑。

    对于这样的表情他并不陌生。

    在【通灵者搭档】中,艾丽.琼斯时常对着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在【女王之盾】中,玛丽也有着这样的趋势。

    不过,秦然绝不认为安.拉特里奇.欧肯该出现这样的神情。

    这让秦然对迈耶这个名字有了一份最直观的印象。

    不在单单是那份实力了。

    又一次的伪装?

    秦然下意识的猜测着。

    可随即秦然就摇了摇头。

    安.拉特里奇.欧肯脸上那种溢于言表的骄傲感,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如果对方真的做到了这种程度。

    那眼前女人的可怕程度,就完全的超乎想象了。

    即使她没有什么强大的实力也一样。

    “感谢你的配合,现在能否完成我们的第一项交易了?”

    秦然说着。

    双眼中的审视变得越发的浓重。

    最糟糕的情况,不一定会发生,可一旦发生,最好是有所准备。

    习惯性未雨绸缪的秦然,很干脆的将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危险程度拔高了两个等级。

    “您真是迫不及待!”

    安.拉特里奇.欧肯这样说着,行动却不慢。

    她一抬手,远处的司机就将一部手机拿了过来。

    “是葛瑞局.长吗?”

    “是这样的……不、不,我不是说你要怎么办,而是我要求你怎么办,现在、马上、立刻,我要看到你在新闻发布会上撤销对特瑞沙警长错误的通缉,并且官复原职!什么?您说需要替罪羊?”

    “那关我什么事?我只是在帮特瑞沙警长,至于其他人?由您看着办吧。”

    安.拉特里奇.欧肯没有在秦然面前掩饰,很干脆的命令着那位特瑞沙口中的顶头上司。

    没错,就是命令。

    好似在指派家中的厨娘、花匠之类的。

    而且,在安.拉特里奇.欧肯的命令下,那位葛瑞局.长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仅仅是十分钟后,在咖啡屋的电视机中,秦然就看到了那位葛瑞局.长出现的画面。

    就如同博斯金的描述。

    对方的秃顶,实在是让人记忆犹新。

    “可以了吗?”

    在电视机中的葛瑞局.长坦诚了自己被特瑞沙副手所蒙蔽,撤销对女警长的通缉后,安.拉特里奇.欧肯问道。

    “可以。”

    秦然一点头,将原版的录音交给了对方。

    “比想象中的还要爽快……你不会还要其它的拷贝吧?”

    安.拉特里奇.欧肯接过录音后问道。

    “一些防身的措施。”

    秦然很坦然的说着。

    “不够真诚的男人,可不会受到女士欢迎,你应该更加的勇敢一些,例如……”

    安.拉特里奇.欧肯说着。

    她应该是想要讥讽秦然两句。

    可还没有等她说完,坐在对面的秦然却是突然的暴起。

    一把就将她抱在了怀里。

    突如其来的拥抱,令安.拉特里奇.欧肯一愣,然后,抬起膝盖就向着秦然的胯下顶去。

    毫不留情的那种。

    不过却被秦然双腿夹住了。

    “不想死就别动!”

    秦然低喝着,带着安.拉特里奇.欧肯向后一跳。

    这时安.拉特里奇.欧肯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出现了一层薄雾。

    更重要的是,她和秦然所在的餐桌、椅子竟然融化了。

    就好似点燃的蜡烛,在火焰下的融化一般。

    “发生了什么?”

    安.拉特里奇.欧肯惊问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