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隐瞒
    老者面对着秦然的注视,先是一欠身,然后,这才缓步走来。

    【瑞德修女的雕像】的力量随着对方的引动,而让医院大厅内的医生、护士和病人们下意识的忽略了这里。

    与之前给秦然的感觉非常类似。

    可又有细微的不同之处。

    更加的……柔和!

    就仿佛一个是强硬的推开你,一个则是柔声细语的让你离开。

    前者猛烈,值得警惕。

    后者的润物细无声,更值得警惕。

    毕竟,秦然知道一个词:温水煮青蛙。

    一手【拷问者小刀】一手【暗毒匕首】的秦然,丝毫没有介意显露自己警戒的意思,在老者距离他还有大约四五米的时候,秦然就径直开口了。

    “停下!”

    “我没有恶意,失忆的猎手!”

    眼前老者的声音与之前秦然碰到的没有任何差别,话语的意思也相差无几。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秦然一挑眉。

    “我是‘玛瑞林’教会的修士长:甘尼特!”

    老者介绍着自己,然后指了指烧焦的尸体,继续说道:“这位是二十猎犬之一的戴米恩……他想要你的身体,所以,冒险潜入了圣瑞徳医院,毕竟,在这位猎犬阁下看来,您这样一位身体素质优秀,又失去了记忆的猎手,实在是再好不过的目标!”

    老者没有任何的绕弯子,很直接的就告知了秦然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不过,这并没有让秦然放松警惕。

    “他多会盯上我的?”

    秦然问道。

    对于自身的感知,秦然可是有着相当的自信,-3后依旧是s+的级别,虽然无法做到相隔千米看物丝毫毕现的程度,但任何怀有恶意的注视,都会被他察觉。

    而自从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以来,秦然并没有发觉类似之前所谓‘二十猎犬之一戴米恩’的注视。

    “在恶灵形成的那一刻……不要怀疑,那位可怜的姑娘在变成恶灵的一刻,就是戴米恩最好的耳目了!”

    甘尼特回答着。

    虽然合情合理,但秦然依旧心存疑惑。

    “你就放任那位戴米恩这样做?”

    “失去记忆的猎手,如果你的记忆还在的话,你就知道你现在的怀疑是多么的不必要,‘长者议会’那样的庞然大物,绝对不是‘玛瑞林’这样的小教会能够比拟的,哪怕是在圣瑞徳阁下活着的时候,也只能够依靠联合来对抗‘长者议会’!”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的话语,在艾特兰市有不少神秘侧的聚会地点,你可以去那些地方打听消息。”

    甘尼特苦笑的说完,就一招手。

    一个在环境中看到过的修士走到了甘尼特的身边,递过了纸笔。

    甘尼特快速的写下了三个地址后,将纸交给了秦然。

    唐娜酒吧。

    梅凯西与布沾的书店。

    西米糖果屋。

    “这三个地方的人都是友善、很好相处的那种,那里聚集着相当多的人,尤其是唐娜酒吧里,我不可能收买所有人对吗?”

    “当然,失去记忆的猎手,你一定要铭记,一些神秘侧的聚会地点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在你干掉一位‘二十猎犬’后,你的头颅会变得无比的值钱,他们都会紧紧盯着你的脑袋。”

    甘尼特看着将信将疑的秦然说道。

    “还有什么忠告吗?”

    秦然检查了一遍纸条,确认上面没有被动过什么手脚后,再次问道。

    “没有了!”

    “祝你晚安!”

    甘尼特一摇头,转身向着医院大厅的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对方的背影,秦然一眯眼。

    对方没有说实话!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没有全部的告知他。

    不仅是一种直觉,还因为系统的提示。

    【发现支线任务:血债不愁】

    【血债不愁:长者议会的疯子们,并不太在乎自己的人死亡,但却乐于见到更强的人加入他们,所以,你的头颅被高阶悬赏了!你会面对三次猎杀,你的对手可能是任意一个,但三次后,你将有机会加入到长者议会,成为新的二十猎犬!】

    ……

    甘尼特没有告知他追杀的次数,和躲避了追杀会遭遇什么。

    也许是顾忌。

    但更多的?

    秦然低下头,看着纸条上的三个地方。

    三次。

    三个地方。

    是不是很巧合?

    秦然从不相信巧合。

    看也没看几个收拾残局的‘玛瑞林’修士,秦然返回了属于他的病房。

    与幻境中的不同。

    博斯金靠在椅子里看着电视。

    特瑞沙虽然藏在了门后,却没有拿枪指着他。

    “比刚刚的待遇要好很多啊!”

    秦然自语着。

    “什么?”

    女警长一愣。

    “没什么,我遭遇了一点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讲给你听的,而现在……”

    “我们有麻烦了!”

    秦然转移了话题。

    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了解眼前副本世界中的神秘侧时,秦然不愿意将能够成为盟友、助力的原住民拉入其中。

    这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变化。

    即有可能是不信任的猜忌,还有可能是好奇心下的死亡。

    所以,不告知就是最后的选择。

    幸运的是,当秦然将莱恩.索福斯的事情详细的讲述了一遍时,女警长的注意力完全的被吸引了。

    她根本顾不上秦然的转移话题。

    嫉恶如仇的女警长狠狠的一拍床头柜。

    “混蛋!”

    女警长低吼着。

    年轻的博斯金更是义愤填膺。

    而就在这时,电视上却突然出现了一条新闻插播

    ‘紧急播报!’

    ‘紧急播报!’

    ‘在大约十分钟前,我们接到了可靠的消息,市长候选人之一的莱恩.索福斯先生刚刚在自己的住所内被枪击身亡!’

    ‘这是继西米徳.欧肯先生后,又一位市长热门候选人被刺身亡!’

    ‘目前,警方已经锁定了枪击犯:曾是艾特兰市重案组组长的特瑞沙警长!’

    ‘据了解,警长特瑞沙与西米徳.欧肯先生的被害,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我们……’

    ……

    没有等新闻播报完,年轻人就一把关了电视。

    转过头,焦急的看着秦然和女警长。

    “怎么办?”

    年轻人问道。

    女警长眉头紧锁的看向了面带笑容的秦然。

    “你和我想的不会是一样的吧?”

    “如果你是说去找西米徳.欧肯的话,我想我们就是想得一样的。”

    秦然这样的说道。颓废龙说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