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出乎预料
    莱恩.索福斯,艾特兰市长的候选人之一。

    相较于另外一位颇有非议的西米徳.欧肯不同,莱恩.索福斯不仅年轻,而且更加的富有魅力。

    每一次的演讲都会让台下的人给予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而他的团队,更是完全被莱恩.索福斯的魅力所感染,才凝聚到一起的。

    所以,当今天早上传来了西米徳.欧肯在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中丧生的消息时,索福斯团队直接相互拥抱庆祝。

    在他们看来没有了西米徳.欧肯这位最大的竞争对手,莱恩.索福斯一定会成为艾特兰的市长!

    整个艾特兰市必然会有着更好的发展!

    至于听闻死亡而庆祝?

    又不是葬礼,不是吗?

    “按照我们的计划,继续修改这份晚上的演讲稿,记住,我们需要向我们的老对手西米徳.欧肯哀悼。”

    莱恩.索福斯从会议室中站了起来,神情平静的说道。

    在场的团队,立刻被这种平静所感染,纷纷应声。

    当所有人都离去后,莱恩.索福斯这才重新坐下,而他的脸上更是流露出了浓浓的不安。

    “索福斯先生,您是在担心您的所作所为暴露吗?”

    一抹突兀的声音在市长候选人背后响起。

    莱恩.索福斯惊吓的直接站了起来,转身看去。

    一个年轻、打扮随意,面容称不上英俊,但却十分干净,双眼极为有神的男子正一边扶住被他带倒的椅子,一边微笑的看着他。

    整个人有着一种令人惊讶的从容不迫。

    “你是谁?”

    莱恩.索福斯低声喝问着。

    “一个无名小卒,您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认识我,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要认识您。”

    秦然缓缓的说道。

    同时,细细的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确保任何异常的动静都能够被他听到。

    虽然在进入这里的时候,秦然就留意了那些保安、保镖的位置,而且眼前的大人物丝毫没有张扬的意思。

    但是,谁又能够保证这不是眼前的大人物在麻痹自己呢?

    今天那些全副武装的袭击者,可是给秦然留下了相当的印象。

    尽管解决那些袭击者,秦然看起来很轻松随意。

    可只有秦然自己清楚,那些袭击者对自己的威胁。

    一旦陷入包围,面对着无数枪口的扫射和手雷、火箭弹的狂轰乱炸,被封印了【融合之心】和失去所有装备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所以,下一刻,秦然就很直接的控制了眼前的大人物。

    抬手抓住对方的手腕,扭到背后,略微用力后,莱恩.索福斯整个人的上半身就被这股不可反抗的力量按在了会议桌上。

    “你是西米徳.欧肯的人?”

    “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我们的交易不仅你有备份,我也有备份,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被按在桌上的莱恩.索福斯狠狠的低吼着。

    “交易?”

    “备份?”

    突如其来的两个词语,让刚准备问话的秦然一皱眉,他将自己到了嘴边的话语,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后,顺势问道:“备份在哪里?”

    “你觉得我有可能告诉你吗?”

    “请回去告诉西米徳.欧肯先生,他和我的交易,我会完成,就算他改变了最初的计划!”

    “我会让自己不漏破绽的身败名裂,将他恭送到市长的位置上,但是……我希望我只是身败名裂,而不是丧命!”

    “他给我的钱,可不是买命钱!”

    莱恩.索福斯语句清晰的说道。

    秦然的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

    事情发生了不可预料的变化!

    西米徳.欧肯最大的竞争对手,竟然是西米徳.欧肯的合作伙伴,甚至从对方话语中透露出的意思,西米徳.欧肯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对对方的掌控。

    哪怕莱恩.索福斯的话语中满是强硬的威胁。

    可秦然清晰的听到了其中的软弱和妥协。

    “会不会是谎言?”

    秦然下意识的想到。

    脑海中迅速的转动着,组织着言语,试探着对方。

    “当然不会是买命钱,只要你没有一些不必要的附加条款……”

    秦然故意拉长了语调。

    对方坦诚与西米徳.欧肯的‘交易’有了备份。

    这个备份可能是录音、影像之类的。

    那么,既然做了一次。

    会不会有第二次?

    任何人都不会嫌弃自己的护身符少。

    有极大的可能会再又备份。

    例如:‘他改变了最初的计划’!

    这个计划是什么?

    或者换个说法,是什么影响到了这个计划?

    今早传来的西米徳.欧肯的死讯。

    除了这个秦然想不到其它。

    试想西米徳.欧肯和莱恩.索福斯之间有着秘密的约定,前者突然出事,后者心生疑虑时,一定会找前者确认。

    并且,为了保险起见做出什么‘额外’举动也就不奇怪了。

    “绝对没有!”

    “今早的录音就在我办公室的保险柜内,我可以将它交给你!并且,我可以发誓,我这么做没有任何的意思!”

    莱恩.索福斯保证着。

    秦然松开了对方,跟着对方从会议室内走进了对方的办公室,看着对方从保险柜内拿出了一部手机。

    整个过程,秦然都注视着莱恩.索福斯,一旦对方有任何的异动,秦然保证自己能够瞬间拿下对方。

    不过,在对方将手机交给他,并且径直的打开录音确认的整个过程里,莱恩.索福斯都十分的配合。

    ‘发生了什么,这和我们约定的不一样!’

    ‘计划有变,我不适合出现在台前了,我的代理人会代替我!’

    ‘你这样做……’

    ‘啪!’

    ……

    很简短的对话,不到三秒就被一方挂断了。

    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是莱恩.索福斯,另外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则应该是西米徳.欧肯了。

    “感谢您的配合!”

    秦然将手机装入衣兜,向后撤了一步,整个人就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随着房门开合关闭的声音响起,莱恩.索福斯看着秦然消失的那片阴影,就这么的软瘫在了椅子中。

    片刻后,这位大人物仿佛想到了什么,从椅子中站起,连滚带爬的远离了那片阴影。

    完全没有了在他人面前展现出的风度。

    阴影中的秦然就这么的看着莱恩.索福斯仓惶的离开了办公室,呼喊着自己的保镖。

    秦然谨慎的性格,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的离开。

    他需要看清楚在他离开后,莱恩.索福斯是什么样子,以此来给他更多的判断。

    而从莱恩.索福斯的表现来看。

    对方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是西米徳.欧肯自导自演的?

    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躲避某些事情或人、组织,诈死脱身?

    还是……

    旧的疑惑还没有解决,新的疑惑就再次出现了。

    满心的疑惑,让秦然变得略感烦躁。

    他迅速的摇了摇头,让自己再次冷静下来后,快步的向着圣瑞徳医院而去。

    外边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