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是他!
    假如说,之前的秦然只是感觉‘豺狼’帕尼不简单的话,当看到这个阻挡密道的实木柜子后,秦然已经认定了对方不可能像表现出的那样。

    一个混混头子,还是嗑药的那种,能够轻易搬动三四个成年人才能够搬动的实木柜子?

    别开玩笑了。

    至于说其他人帮助‘豺狼’帕尼?

    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设置一个被他人掌控的密道。

    这是常理!

    所以,说‘豺狼’帕尼的实力不容小觑。

    而这样的人,却隐藏着自己,然后又被轻而易举的被干掉了现场的痕迹,令秦然确信,‘豺狼’帕尼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就被擒下了,然后就开始了那时间不短的拷问。

    对于‘豺狼’帕尼的遭遇,秦然没有更多的同情。

    相反,他的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个笑容。

    因为,他不仅可能找到久违的真正有意义的线索,还必然会有一件装备、道具入手!

    等级或许不太高,但对现在的秦然,却是极为重要。

    没有失去,就不懂得珍惜。

    当秦然全副武装时,他从没有想过会对一件魔法装备这样期待。

    要知道在平时,这种等级的装备,他都是打包处理的。

    “希望是一件趁手的武器!”

    秦然暗道。

    毕竟,他现在面对的敌人范畴中已经有了恶灵这样的东西。

    白天没事。

    可一旦到了晚上……

    “没有针对性的武器,面对恶灵真的很麻烦!”

    秦然的眉头微微一皱。

    而旁边的博斯金丝毫没有发现秦然皱起眉头。

    博斯金在听了秦然的询问后,一边前行一边思索。

    能够在这样的年纪加入到重案组的年轻人,虽然还有着年轻人的冲动,但其他方面必然是优秀的。

    在看到实木柜子后面的把手后,博斯金已经有所猜测。

    可左思右想,博斯金都没有想到任何关于‘豺狼’帕尼的传闻。

    “没有,除去‘曾经在少年时被怀疑过一起谋杀案和他有关’的事情外,‘豺狼’帕尼一直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远不像其他家伙一样吹嘘自己……”

    博斯金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停下了。

    到了这个时候,博斯金才发现‘豺狼’帕尼的不同之处。

    “该死,为什么我早点没有发现!”

    博斯金埋怨着自己。

    “过早的发现可不是什么好事。”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豺狼’帕尼必然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旦有人接近了这个秘密,必然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即使对方是警察,也不例外。

    显然,博斯金听懂了秦然话语中的意思。

    年轻人的不服气让他想要反驳,可最终话语没有出口。

    秦然表现出的敏锐、强大,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折服了博斯金,让这位年轻人从心底佩服着秦然。

    面对秦然的话语,就算心底不认同,也不会直接反抗。

    而这就算秦然想要的!

    他需要的是一位提供有效帮助的助手,而不是一个实时汇报的监视者。

    两人再次前行了大约二十米左右,一个垂直向下的洞口出现了。

    洞口足以让一个人通过,一个铁梯子镶嵌在洞口边缘,博斯金走上前拿着手电向下照了照,黑暗吞噬了大部分的光线。

    仅剩余的光芒,也变得昏暗不已。

    但一张狰狞的面容,却在着昏暗的光线中,变得无比显眼。

    在光芒下,这张直直冲上的狰狞面容裂开嘴,露出了惨白的牙齿,发出了一阵似哭泣般的笑声。

    “啊!”

    面对着黑暗中出现的脸,博斯金不可抑制的受到了惊吓。

    年轻人握着手电的手就是一抖,嘴里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整个人下意识的就要后退。

    但那狰狞面容的主人却更快,还没有等博斯金真正后退,就已经从洞口下窜到了洞口上。

    甚至,抢在年亲人开枪前,一把就握在了枪管上。

    嘎吱吱!

    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动中,年轻人手中的冲锋枪枪管就这样的被掰弯了。

    “啊!”

    博斯金再次发出了惊讶的呼声,一是因为眼前被掰弯的枪管,另外一个是因为从他后脖领上传来的力道,让年轻人腾云驾雾般的飞到了黑暗中。

    哒哒哒!

    冲锋枪的枪口冒出道道火舌。

    火光隐隐显出了秦然站在黑暗中的身形。

    完全没有发现黑暗中秦然存在的袭击者,被子弹击打的连连后退。

    鲜血从被击中的身躯上迸射而出,但袭击者却始终没有倒地。

    冲锋枪的子弹仅仅是打烂了对方的外套,击穿了对方的皮肤,镶嵌在对方的肉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给对方造成伤害。

    而当弹匣内的子弹全部打完后,愤怒的袭击者发出阵阵怒吼,左拳带着一声呼啸打向了秦然。

    当秦然很轻松的格挡开这一拳后,上一刻还愤怒不已的袭击者就阴阴的一笑,在对方的右手中,一把尖锐的带有锯齿的匕首,正无声无息的刺向秦然的小腹。

    “你死定了!”

    袭击者狞笑着发出了宣判。

    可下一刻,袭击者脸上的狞笑就凝固了。

    秦然面色不变的一脚踢出。

    呼!

    这一脚,不仅势大力沉,在袭击者看来还如同闪电般的快速,抢在自身刺出的匕首之前,蹬在了自身的胸口。

    砰!

    袭击者就好似是被卡车撞击了一般,直直的飞了出去,砸在了一侧的墙壁上。

    被袭击者砸中的墙壁如同蜘蛛网一般的龟裂开来。

    袭击者本身更是胸口大面积的凹陷,连连吐血不止,过了一秒钟才仿佛是从墙壁上滑落的古画,摔在了地上。

    一抹绿色的光芒在对方尸体上显现出来。

    秦然一皱眉。

    为了抓活口,他已经控制了力道,可对方……

    “之前的枪伤要远比看起来的严重吗?”

    带着疑惑,秦然检查着对方的尸体。

    很快的,秦然就有了发现。

    在袭击者的背心,有着一道伤痕。

    伤口不宽,但却很深,如果不是袭击者躲的快,绝对会被洞穿心脏。

    可就算如此,也让袭击者身受重伤。

    “这是匕首?”

    下意识的秦然脑海中就浮现了他勾画出的‘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凶手也是擅长短刃。

    “难道是一个人?”

    秦然猜测着。

    而从地上爬起来的博斯金在看清楚袭击者后,则又一次发出了惊呼。

    “啊!”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