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不简单
    博斯金的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

    当打开特瑞沙的通话记录,看到两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时,博斯金长出了口气。

    年轻人十分的惧怕看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对于这个脾气暴躁,行事雷厉风行的女警长,年轻人可是有着一种憧憬,不是爱慕的那种,而是一种前辈般的敬仰。

    因为,对方有着和自身一样的正义。

    即使表现的方式有些不同。

    “是警局拆弹组和行动组的电话,都是座机。”

    博斯金说着,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手机交给了秦然。

    年轻人是想直接给女警长的,但是看到女警长一脸怒容的模样,立刻就选择了放弃。

    和不敢触女警长霉头的年轻人不同,已经给了对方一拳的秦然,很坦然的将手机再次放回了对方的衣兜。

    “你的嫌疑排除了!”

    “我可以和你分享那个小秘密了……不过,还需要解决一点麻烦!”

    说话间,秦然的手就伸进了女警长外套下。

    “你!”

    还无法行动的特瑞沙瞪大了双眼,仿佛择人而噬的雌豹。

    博斯金则是张大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哪怕亲眼看到秦然只是从特瑞沙的.腰.上摸出了配枪,也没有合住。

    而秦然根本没有理会两人的身前,直接一个纵身就跳下了二楼。

    就在秦然一跃而下的时候,‘舞.娘’正门的大门,砰的一声就碎了,数道人影以极为矫健的战术动作翻滚着进入了夜场大厅。

    砰砰砰!

    枪声响起。

    已经彻底完成了战术动作的袭击者,一脸惊愕的软到在地上,他们到死都不相信,会有人反应这么快,枪法这么好。

    在袭击者的预想中,他们快速的出击,一定会打夜场内的人一个措手不及,即使有反击,也会在千锤百炼的战术动作下,被有效的规避。

    就算是中枪,他们都穿着的防弹背心也能够给他们提供有效保护,并且让要害被缩小到了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这一切的计划,几乎就要成为事实。

    如果不是遇到了秦然的话。

    尽管被减弱属性、技能,但秦然依旧有着s+的感知和无双级别的【火药武器.轻型武器】。

    这是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

    用来对付一群只能够算是普通人中的精锐,实在不要太简单。

    尤其是当这些人的数量并不多时,秦然真的是手到擒来。

    还未真正落到地面的秦然用脚一蹬身边的墙壁,身体直接横着飞了出去,他的视野中出现了剩余的袭击者。

    冲锋队被灭,让剩余的袭击者明显一愣。

    一瞬就分生死!

    砰砰砰!

    又是三声枪响。

    剩余的三个袭击者倒在了血泊中。

    整个过程不足五秒。

    当秦然拎着一大堆战利品,返回到楼上的时候,迎来的是博斯金的崇拜与特瑞沙越发怀疑的眼神。

    “2567你、你太厉害了!”

    博斯金的话语都带着结巴。

    崇尚正义、羡慕强者,博斯金表现着与自己年龄相符的特质。

    女警长也表现着自身的特质。

    “你拿这些武器干什么?”

    女警长一指秦然手中的冲锋枪、弹匣、手雷和防弹背心。

    “我认为接下来的时间,我们需要一些武器,虽然我想我以前应该很好的磨练过自己的身体和枪法,但我认为我并没有很好的磨练自己被子弹击中的技巧!”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套上了防弹背心,顺手将另外一件递给了博斯金。

    下意识的,年轻人就套上了防弹背心,并且还接过秦然递过来的冲锋枪。

    接着,秦然就走向了房间的一角。

    在那里有着一个连接着天花板的大柜子,实木制成,很沉重。

    至少需要三四个人才能够搬开。

    当然,对秦然来说,一只手就可以。

    不过,为了表现的正常些,他还是抬起双臂,故作很吃力的模样。

    吱、吱吱!

    地板的摩擦声中,实木柜子被拉开了一道缝隙。

    呼!

    满是潮气,略带阴冷的气流顺着缝隙吹进了房间,女警长惊讶的看着柜子后的暗门。

    “这就是你之前的发现?”

    女警长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而是再次进入了【追踪】的视野。

    一对泛着白光的足记向前延伸着,与他在房间内发现的异样足记一模一样。

    “嗯。”

    秦然再检查了一下未关闭的暗门后,这才点了点头。

    心底则快速的分析起来。

    “拷问‘豺狼’帕尼的人,之前在进入到‘舞.娘’夜场时,表现的有条不紊,非常冷静,甚至,还不忘给后来者留下惊喜,但是在拷问了‘豺狼’帕尼后,却变得脾气暴躁起来,不仅没有清理自己在办公室内留下的痕迹,而且,连推开的暗门都没有关上,会发生这样激烈的情绪变化,也就是说……”

    “那个家伙并没有从‘豺狼’帕尼嘴里得到想要的!”

    根据足迹的轨迹变化,秦然在脑海中浮现了那位拷问者的行动变化。

    这让秦然松了口气。

    面对一个愤怒的对手更加容易,不论是战斗,还是询问。

    对方极有可能在愤怒之下,说出什么本不该说出的话语。

    如果【融合之心】没有被封印的话,秦然可以利用‘原罪.愤怒’轻松的做到这一点,而现在?

    只能是靠自己了。

    打定主意的秦然,不再停留,径直的走进了暗门。

    博斯金,特瑞沙跟了上来。

    不过,秦然却阻止了特瑞沙。

    “我认为我们还是分兵两路的好,难道你就不好奇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吗?我可不想要在调查的时候,屁股后面跟着一帮全副武装的暴徒!”

    “对了,还有那位候选市长,我希望您能够调查一下他昨天为什么出现在‘温彻斯特之家’,您警长的身份正合适!”

    秦然在女警长的怒视下,笑着说道。

    这样的理由足够说服对方。

    看着面色松动的女警长,秦然又补充着。

    “如果可以的话,您尽量帮我们掩盖一下行踪至少在查到警局内鬼是谁之前!”

    “好的!”

    “博斯金给我盯紧他!”

    女警长终于点头答应了,不过,还是叮嘱了年轻人一句。

    “是,警长!”

    在博斯金的高声回答中,秦然从里面将实木柜子关了起来。

    这并不困难。

    在实木柜子的后面,有着两个把手。

    让人很容易使力。

    在一切妥当后,博斯金已经打开了挂在防弹背心上的手电筒,一道笔直的光,照射向远方。

    “博斯金,你对‘豺狼’帕尼还知道些什么?”

    “一些不靠谱的传闻也行!”

    秦然边走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