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五具尸体
    上午的阳光倾斜着照在小巷的墙壁上,笔直的切割着阴影,印照在秦然与特瑞沙身上。

    女警长目光凝视着秦然。

    秦然微笑的回应着。

    对比强烈的光线、阴影中,两人仿佛是一面画卷。

    但这只是在远处的人看来。

    站在两人身边的博斯金看到的却是两人的互不相让,闻到的则是浓郁的火药气味。

    下意识的,年轻人出于本能的向着旁边让了数步,处于一个既能够听清楚两人话语,而一旦发生什么又不会被波及的程度。

    就在博斯金后退时,秦然、特瑞沙同时开口了。

    “我需要知道爆炸案的一切细节!”

    “我需要知道你发现的一切线索!”

    两人对视了一眼。

    绝对没有年轻男女心有灵犀后的尴尬,更加不会出现所谓的‘你先说’这样的话语。

    两人的眉头同时一皱。

    都各自感觉到了对方的难缠。

    “我认为可以公平一些相互交换,怎么样?”

    秦然提议道。

    “谁先来回答?”

    特瑞沙很明确的问道。

    “我提出的,自然是我先来,我想身为警长的你不会说话不算数吧?尤其是在你的属下面前。”

    秦然故作大方的笑了起来,接着一指博斯金。

    顿时,博斯金就感受到了自己顶头上司杀人一般的目光。

    很显然,被秦然说中了,特瑞沙一开始就打算耍无赖的。

    而现在?

    “当然不会!”

    特瑞沙咬着牙,将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道。

    “那么,我就开始了?”

    秦然看着特瑞沙,在对方一点头后,秦然开始说道。

    “我发现的东西不多,大致有三点。”

    “第一,制造了‘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人,应该是毁尸灭迹,这个家伙擅长爆破和短刃厮杀,或者是两个人分别擅长爆破和短刃厮杀。”

    “第二,我们之前遇到的专业人士,是在寻找‘温彻斯特之家’内的某件东西,那件东西不会很大,大约半块转头大小,或者有着类似的模样。”

    “第三,在这装了炸弹的人……很有可能和我们遇到的专业人士是一伙的。”

    秦然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

    博斯金一愣,下意识的就就想到了之前所遇到袭击者那一身的专业装备和那颗本身就十分专业,安装也十分专业的炸弹。

    但仅凭这一点,博斯金并不认为应该将两者当做一个。

    不过,年轻人可不敢开口询问,目光看向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特瑞沙早已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你怎么知道‘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凶手擅长短刃厮杀?”

    “你之前就在‘温彻斯特之家’?”

    “还是你看到了什么?”

    特瑞沙的问话,更带着一种面对嫌疑人时的逼问。

    无疑,秦然在对方的眼中还是无比可疑的。

    而秦然早有准备。

    “我在走到‘温彻斯特之家’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了我遭遇爆炸的情形,当时我应该是准备入住这件旅店,但是一推开门就闻到了汽油、血腥味,我应该是本能的发现了不对劲,开始逃跑,接着,爆炸发生了。”

    秦然再次感谢着‘失忆症患者’的头衔。

    他用两个‘应该’做为叙述,隐去了他应该住在其中的细节。

    秦然很清楚,一旦说出去自己也是‘温彻斯特之家’的住客,那才是麻烦的开始。

    眼前的女警长一定会疯狗一样咬着自己不放。

    “还有特瑞沙警长,我们现在是交换信息,算得上是合作者,请你不要像审问犯人一般的逼问我,这会让我有种还戴着手铐的错觉……现在可以告诉我这件爆炸案的一切细节了吗?”

    秦然在询问起,重申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既是提醒女警长,又是在试探对方。

    就好似女警长对秦然的试探一样。

    秦然也从未停止对对方的试探。

    谁能够保证对方不会是爆炸案的凶手呢?

    哪怕对方表现的很尽忠职守。

    一个陌生的副本世界中,秦然不会相信任何人。

    在秦然的注视下,女警长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不过,下一刻,还算是守约的说了起来。

    “在‘温彻斯特之家’内找到了五具面无全非的尸体焚烧、爆炸,让这五具尸体变得连法医都无法辨认,除了那位西米.欧肯外,这位大人物的车子决定了他是第一个被找到、确认的人,但杀他的人还逍遥法外。”

    “只有这些?”

    秦然眨了眨眼睛。

    “只有这些!”

    “那个制造了爆炸案的家伙,比我们想象中的都要谨慎、小心,现场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甚至,到了现在我都不能够确认剩下的四具尸体是谁的!只能够通过发布新闻、调查失踪人口!”

    被询问的女警长似乎是对自身的无能为力感到了羞愧,不过,当看到秦然的时候,立刻就再次变得愤怒起来。

    “那家旅店的老板呢?还有侍者!”

    “他们的身份应该能够确认吧?”

    做为新人的博斯金,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与到案件中,这个时候一脸不解的问道。

    “在一周前,有人出了高价买下了‘温彻斯特之家’,那位原老板立刻带着钱和自己充当侍者的妻子、女儿去享受自己的生活了,结果,半路遇到了车祸,一家三口没有一个活下来,而周围的人根本没有见过那个新老板……我!”

    说到最后,脾气暴躁的女警长忍不住的一踢旁边的垃圾桶。

    博斯金却是仿佛被吓到一般,骇然的张大了双眼。

    没有遇到类似案件的年亲人这个时候有些被惊着了,他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案件会让八个无辜的人就这样的死去。

    而秦然则是习惯性的眯起了双眼。

    秦然不会去想谁是无辜的问题。

    他在总结着女警长话语中的线索。

    最大的嫌疑人自然是那位买下了‘温彻斯特之家’的神秘买家。

    嫌疑最小的则是那位被确认了身份的候选市长西米.欧肯。

    还剩下四个不知身份的尸体,保留在同一嫌疑程度上。

    不过,秦然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了那位西米.欧肯身上。

    不仅是因为对方是唯一确认了身份的人。

    还因为谁也无法保证对方真的死了!

    毕竟,能够确认的只是那辆大人物的车子。

    如果是假死呢?

    秦然默默的想道。

    “那些家伙怎么还不来?”

    一旁的女警长则是越发的耐不住性子了。

    而就在女警长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一队人就出现在了巷子口。

    只是在看到这一队人的时候,秦然、特瑞沙和博斯金同时脸色一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