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谈一谈
    从倒车镜内看着驾车跟来的特瑞沙,秦然没有任何的意外。

    特瑞沙可不是身边年轻的博斯金。

    经了之前的一幕,如果特瑞沙还任由博斯金看着他的话,那么秦然就真的要怀疑特瑞沙是怎么成为这个警长的了。

    “看似愤怒,实则却极为冷静,知道强硬的逼迫只会适得其反,反而是任由我们行动,随即尾随……刚刚那番愤怒恐怕也是演戏居多吧?”

    秦然不由笑了起来。

    对于女警长的跟踪,丝毫不在意。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秦然很希望对方跟着。

    毕竟,和身旁的博斯金相比较,对方掌握着更多关于‘温彻斯特之家’爆炸案的信息。

    这对需要寻找主线任务的秦然来说,很重要。

    因为,秦然有理由相信,主线任务应该就和‘温彻斯特之家’的爆炸案有关,至少是一个线索。

    不然的话,他的衣兜里也不会出现那里的房间钥匙。

    至于完全无关的可能性?

    并不是没有。

    但却微乎其微!

    每个副本世界,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想要在其中寻找一个主线任务,对于一个每天都会发生各种事件的真实世界来说,真的是大海捞针一般的困难,这种困难程度,甚至是让人感到绝望。

    可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性格多疑的秦然不由正视起这个可能来。

    “假如真的发生了这样的可能,那我就需要换个方向来思考每个副本世界虽然和真实世界一样的庞大,但却都有着一些有迹可循的‘主题’,主线任务和这些‘主题’息息相关,新手副本的生存,第一次副本世界的寻找,恶魔岛内的异灵,并且由此衍生而出的神秘侧通灵者副本,乃至后续的异物、妖魔、战争都是如此!”

    “那么……”

    “眼前副本世界的主题是什么?”

    “或者说,系统想要让我做什么?”

    秦然眯起了双眼,细细的回忆着。

    可惜的是,一无所获。

    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还不到一天的时间,没有任何相关联记忆的秦然,想要确认主题之类的东西,太过困难了。

    唿!

    最终,秦然深吸了口气,暂时放弃了这样无用功的思考。

    他开始关注眼前有用的信息。

    “我们要找的那个家伙你知道具体信息吗?”

    秦然开口问道。

    “那个家伙叫做帕尼,绰号‘豺狼’,是我当时负责街区的帮派老大,一个嗑药的混蛋,曾经在少年时被怀疑过一起谋杀案和他有关,但最终都因为证据不足而被法官赦免,而这样的经反而让这个家伙当做是名声,拉起了一帮人开始贩卖违禁药物,接着,两年前彻底的控制了那片街区的地下生意那里的.妓.女,小混混,各个夜店、场子,都归他管!可以说,那片街区发生的违法事件,十有八九都和他有关!”

    博斯金在说这些的时候,一脸恨意。

    对于年轻的警察来说,自身的正义之心,根本不允许这样的人渣出现。

    秦然却是关注的另外一方面。

    “就算依靠了‘杀人犯’的名声,唬骗了不少手下,但如果没有一些能力的话,也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掌控一个街区,而且不是什么家伙都能够叫出‘豺狼’这样的名号,至少很狡诈、凶狠才对。”

    一个人的名字或许会因为父母等原因而起错。

    但别人给予的名号,可不会。

    “这样的家伙,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关注一件爆炸案的!”

    秦然越发的肯定了。

    而在半个小时后,秦然和博斯金站在了一间夜场的门口。

    ‘舞.娘’!

    熄灭的霓虹灯拼凑着这样的名字,大门紧锁,门前还堆放着未清理的垃圾。

    对于任意一间夜场来说,从太阳升起到落下的这段时间,都是夜晚。

    当然了,那只是对大部分不知内情的人而已。

    “走这边!”

    博斯金扫视了一眼地上的垃圾,轻车熟路的走向了一旁的巷子。

    在巷子的尽头有着一扇低矮的小门。

    “那些垃圾其实是敲门的暗号。”

    博斯金一边说着一边抬手门。

    吱呀!

    就在博斯金的手指敲到门上的刹那,低矮的小门就这样打开了。

    一个黑漆漆的门洞显现出来。

    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博斯金脸色一变。

    “小心!”

    年轻的警察掏出了配枪,指着眼前的黑暗,提醒着秦然。

    然后,就要走下去。

    低矮的小门后并不是一个坦途,而是一个向下的阶梯,人需要弯腰通过低矮的小门,踩在阶梯上,才能够进入其中。

    而在里面的人,则可以直着腰顺顺当当的钻进去。

    简单的说,易守难攻。

    秦然一抬手抓住了博斯金的肩膀,一把将对方拉了回来。

    “不想被炸得粉身碎骨就别动!”

    面对不解的博斯金,秦然弯下腰,掏出要口袋里的打火机。

    啪!

    电打火的脆响后,一簇火苗照亮了眼前的楼梯。

    博斯金一眼就看到了一根从楼梯上横过的细线。

    冷汗立刻布满了年轻警察的额头。

    博斯金并不是白痴,他很清楚这根细线是做为什么存在的,而他刚刚如果踩上去,又会是什么结果。

    秦然举着打火机,爬身进入矮门,向内看了一眼就退了出来。

    “找拆弹专家来吧!”

    “里面的东西,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

    秦然这样的说道。

    并不是利用手雷制造的简易‘诡雷’,而是真正意义上连接着一个有着电子装置的炸弹。

    秦然无法保证自己剪断了眼前的细线后,会发生什么。

    “好、好的!”

    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博斯金看着秦然一脸感激的连连点头,接着,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手机的铃声在小巷子口响起。

    博斯金诧异的看着从巷子口走进来的特瑞沙。

    “警长,你?”

    “身为警察竟然没有发现被跟踪,我现在很怀疑你是怎么进入重案组的!”

    女警长先声夺人。

    博斯金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羞愧。

    女警长可没有理会自己年轻的下属,目光看向了一脸坦然,没有丝毫惊讶的秦然。

    她看得出,秦然是早就发现她了。

    这让女警长一皱眉。

    不过,女警长并不想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你们发现了什么?”

    她问道。

    “警长,是炸弹!”

    博斯金迅速汇报着,秦然则再次用打火机照明。

    在看到那根细线后,女警长学的秦然的模样,探头入内看了一眼后,立刻掏出手机汇报起来。

    然后,目光又一次看向了秦然。

    “我认为我们需要谈一谈。”

    女警长这样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

    秦然微笑的回应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