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窗外
    第八章 窗外

    说起跳楼,下意识的,人们会想到摔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

    以及……对方跳楼的楼顶了。

    可如果跳楼者没有来过楼顶呢?

    秦然的脑海中回忆着,那位医生经过调整都显得继续的呼吸和对方说过的‘我的办公室就在走廊的另一头’话语。

    七楼楼顶和五楼,对于大部分坠楼的人来说都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尤其是在某些别有用心的安排下。

    死亡,早已经注定。

    五楼,值班医生所在的办公室只有一间。

    经过一个护士身边时,秦然得到了准确的位置。

    站在门前的秦然,一脚就踹开了门。

    之前才见过的中年医生坐在办公桌后,桌上有一杯咖啡。

    看着闯入的秦然、博斯金,中年医生显得很惊讶。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吗?那位跳楼的护士我已经检查过,很可惜,没有任何生命体征了。”

    中年医生脸上满是惋惜。

    “没、没什么……只是、只是……”

    博斯金支支吾吾的想要解释。

    同时,目光看向了秦然。

    他希望秦然来解释说明,而不是他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博斯金都是一头雾水的。

    而秦然却根本没有开口的意思,进入【追踪】视野的目光开始扫视着整间办公室。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请离开我的办公室,因为这次自杀,我需要处理很多事情!”

    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答案的中年医生开始请秦然、博斯金两人离开。

    “你当然需要处理很多事情,一次突然而至的谋杀案,留下了太多的痕迹,不好好清理干净可是很麻烦的。”

    秦然微笑的说道。

    “你说什么?”

    中年医生喝问道。

    “我说你就是谋杀了那位护士的人!”

    “而且,就在这个房间内!”

    秦然继续说道。

    “我谋杀?”

    “那位女士在跳楼的时候,我可是在你的病房内,难道你不仅失忆了,还出现幻觉了?”

    “就算你出现幻觉了,这位警官不会吧?”

    中年医生一脸嘲讽的看着秦然。

    博斯金脸色一变,满脸的担忧。

    年轻的警察知道,如果拿不出眼前医生是杀人凶手的证据,那么他这个新任职的菜鸟就得和他期盼已久的职业告别了。

    他的那位长官可不是好讲话的人。

    下意识的,博斯金祈求的看着秦然。

    他希望秦然少说两句,或者向这位医生服软,让对方感到满意。

    至少不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你真的对自己这个漏洞百出的把戏,很有信心?”

    秦然冷笑了一声

    “证据!”

    “我要的是确切的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算你是失忆症患者,我也可以告你诽谤的!”

    中年医生勃然大怒,声调拔高了不止一倍。

    “证据很多呐!”

    “门框上还没有扒去的钉子,地上还残留的水迹,还有被你扔进垃圾桶的绷带……当然了,最主要的是你这个口口声声对我这个失忆症很好奇,但只是随意问了两句,就要离开的医生本人,恰巧的是,这个时候发生了有人自杀跳楼!”

    “是不是很巧?”

    “巧合到我想绷带拧成一股可以当绳子用,捆成一个圈,一头挂在钉子上,一头套在那位被害人身上,但这条绷带并不太结实,其中有了断裂,或者完全的断开,只是因为大块的冰冻才继续连接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流逝,冰块逐渐的融化……”

    秦然说一句,中年医生脸色就变一下。

    到了最后更是面色苍白。

    博斯金则是警惕不已的看着中年医生。

    虽然博斯金很年轻,缺少经验,但是能够成为警察的博斯金不是傻瓜,随着秦然的讲述,博斯金立刻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先生,请你站起来,将手放到我能够看得到的地方!”

    博斯金掏出了配枪,指着中年医生。

    “这都是你的假设!”

    “只是假设!”

    中年医生负隅顽抗着。

    “这些是假设……那么这个呢?”

    秦然拿起了一旁的空调遥控器,一按开关。

    叮!

    空调的液晶屏上,30°热风的图案出现了。

    “现在的天气,可还不到开启热风的程度吧?更加不用说是最大程度的热风了你为了加快你的计划,却再次的露出破绽!”

    “当然了,还有指纹……”

    “没错,你在杀死那位护士后,就立刻打扫了整个房间,抹去了自己的指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你的办公室内,布满你的指纹和在你的办公室内,没有你的指纹,哪个概率大一点?”

    秦然说着一耸肩。

    如果不是为了更好的完成支线任务,他绝对不想要进行这样的说明。

    哪怕对方极力的去打扫,但是一切痕迹,在【追踪】的视野下,丝毫毕现。

    再加上对方的异样,早就得到了结果和对方所有痕迹线索的秦然来推断整个过程,难度真的不高,就好似是亲眼看着对方做了这一切般。

    “怎么会、怎么会……”

    “你一个失忆症患者,怎么可能看破一切!”

    中年医生大吼着。

    “我是失忆症患者,但我不是白痴,明显是别有用心的探访,我怎么可能没有发觉?”

    秦然这样的说着。

    中年医生一愣。

    然后,就开始了一阵自语。

    “都是她的错!”

    “都是他的错!”

    “我是被逼无奈的,如果她不像是一个吸血鬼一样的勒索我,我怎么可能会杀死她……”

    “先生,你说的这些法官会给你一个答案的!”

    博斯金迅速靠近对方,要腰间的手铐,将对方铐在了一旁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年轻的面庞上还带着激动的神情。

    不过,博斯金并没有遗忘这次最大的功臣。

    他扭过头就要向着秦然道谢。

    可年轻的警察却发现,秦然的双眼直直的看着窗户的方向。

    下意识的一扭头,年轻的警察看着黑漆漆的窗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怎么了?”

    博斯金问道。

    “没事!”

    秦然摇了摇头。

    博斯金有些疑惑,但马上就被亲手抓捕了杀人犯的兴奋所代替,他先拿起对讲机向着搭档说明一切,然后,直接用手机向着特瑞沙汇报着。

    自始至终,博斯金都没有发现秦然不着痕迹的从桌上捡起了一个打火机。

    年轻的警察更加不会发现,在窗户外面一个身着护士服,血肉模糊的人影,正将那面目全非的脸死死的贴在玻璃上。

    那浑浊流血的双眼正死死的盯着中年医生。

    下一刻!

    那双眼睛看向了……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