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盲点
    吵杂的声音,病房内的秦然、医生都听到了,两位看守的警察自然不可能听不到。

    “博斯金,你去里面守着那家伙!”

    病房外,年纪较大的警察说完,就向着楼下跑去。

    那位热心‘帮助’秦然的年轻警察则是略显无奈的走进了病房。

    “警察先生,我需要离开了,希望……那位还需要我的帮助!”

    这位中年医生说着就迅的离开了。

    秦然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一挑眉。

    对方有问题!

    秦然无比肯定这一点。

    但他无法直接阻拦对方的离去,对方光面堂皇的话语和恰当的身份,令对方的离开,变得顺其自然。

    再一次的,秦然体会到了一个‘身份’的重要性。

    在以往的副本中,他可以很简单的将对方拿下。

    甚至,干脆使用【梅斯丽之戒】。

    可现在?

    秦然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手铐。

    在灯光下,明晃晃的手铐不住的提醒着秦然,他这个时候面对的艰难境地。

    当然了,面对困难就放弃,可不是秦然的风格。

    更何况,还有着支线任务的存在!

    在秦然听到那位医生如释重负的出气后,支线任务就出现了。

    【现支线任务:意外】

    【意外:医院内的你,遇到了一件意外事件,你现了其中的猫腻,但你更需要确切的证据……】

    ……

    虽然眼前的副本世界没有了支线任务增加通关评价的设定,但是延长、增加寻找主线任务的时间,对于秦然来说却是更加的重要了。

    秦然绝对不会放过。

    所以,在那位医生离开后,秦然径直的对年轻警察开口了。

    “谢谢你之前救了我,博斯金。”

    “刚刚我听到另外一位警官这样称呼你……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秦然微笑的说道

    “当然!”

    年轻人很爽快的一点头。

    “虽然我很想做自我介绍,但是原谅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

    秦然很恰当的让微笑变成了苦笑。

    “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博斯金试图安慰秦然,但这对年轻的警察来说,显然是有些困难了,只能是说出一些公式化的话语。

    不过,这就是秦然想要的。

    “事实上……”

    “之前听到跳楼,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画面,很可能和我的记忆有关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可以的话,你能够带我去看看吗?”

    秦然这样的说着,脸上浮现着哀求的神情。

    做出一个哀求的模样,对于秦然来说并不困难,在福利院的大半时间,他都需要保证自己的脸上有着这样的神情。

    为了更多的食物、休息时间,还有……离开的机会。

    所以,一切对秦然来说真的是驾轻就熟的。

    面对着这样的秦然,年轻的博斯金有些犹豫。

    不同于被磨砺成熟的警探,博斯金的年纪注定了他对这样的事情会抱有更大的同情心。

    如果是那位上了年纪的警察,恐怕这个时候已经疾声厉色的呵斥秦然,或者干脆的无动于衷。

    而博斯金?

    却是开口向秦然解释着。

    “你看,我的职责是看守你,带你离开这里对我来说是……”

    “那么,你不想要被别人刮目相看吗?”

    秦然猛地打断了博斯金的话语。

    “什么?”

    年轻的警察一愣。

    “如果刚刚生的是凶杀案,你却以最快的度破获了它,你会获得什么?”

    秦然强调着。

    “我会……”

    下意识的,年轻的警察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是脸上的神情满是向往。

    同情心,会影响到博斯金的判断。

    而急于证明自己的内心,则会更大一步影响自身的判断。

    秦然心底默默的对原住民好友史奇说了一声抱歉。

    要不是对方闲聊时,经常说起自身和周围年轻人刚成为警察时一心想要破大案而生的糗事,他是不会这么快就想到该从哪里入手的。

    “机会稍纵即逝,那个杀人凶手这个时候恐怕会消灭最后一点证据了,你打算就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然后,让他逍遥法外吗?你的正义之心,允许你这样做吗?”

    秦然开始加快了语。

    虽然是催化的话语,但一部分却是真实的。

    “可你……”

    “你在担心我逃跑?我有伤在身,不会跑的,而且,你可以将我和你拷在一起!”

    “又或者你在担心,只是一次自杀而不是凶杀?”

    “这对于你来说重要吗?”

    “你是警察,你为了无辜死去的被害人去多花费一些时间、精力,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秦然又一次的打断了博斯金的话语。

    并且,完全不给对方思考的时间,以言语催促着对方的职业自尊、荣耀。

    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

    咔!

    一声脆响,秦然靠在床边钢管上的手铐被打开了。

    “我没有被你说动,我只是为了无辜的被害人!”

    说着,博斯金就将手铐的一头拷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年轻警察的话语中满是强调。

    “没错,你在为被害人讨回一个公道。”

    秦然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就向着门外走去。

    年轻的警察被拽的一个踉跄。

    紧追了两步才跟上。

    博斯金惊诧与秦然的力气,不过,马上就提醒着向楼上走去的秦然。

    “跳楼的人在楼下!”

    “那里去的人已经够多了,不需要我们多插一手!”

    秦然回答着,脚步更快了。

    一步就是三个台阶,十秒不到就从五楼跑到了七楼楼顶。

    要不是有着‘累赘’,秦然能够更快。

    推开门,秦然一眼就看到了楼顶护栏下的一双鞋。

    一双平底的皮鞋,保养的很好。

    鞋底下压着一封遗书。

    “看来是自杀……”

    气喘吁吁的博斯金拿起了遗书,检查了一遍后,就略带失望的说道。

    秦然默不作声的拿过了鞋子,看了一眼鞋底的花纹后,就直接进入了【追踪】视野,查看着四周的地面。

    圣瑞徳医院的楼顶是对外开放的。

    一层3米高的铁网后,是高过成年人腰腹的护栏和成片的、带着芬芳气味的植物。

    诸多的植物,让楼顶成为了一个空中庭院,很对人应该喜欢在这里放松、休息一下。

    但是,地面诸多的鞋印中,根本没有和秦然手中皮鞋一样的鞋印。

    将皮鞋交给了博斯金,秦然又扫视了一眼周围。

    猛地,他想到了什么,转身就向楼下跑去。

    刚将皮鞋放回原位的博斯金又一次感到了牵扯的力道传来。

    这一次,秦然几乎是将他拽着向楼下跑去。

    “等等!”

    “你现了什么吗?”

    年轻的警察大声喊着。

    “你马上就知道了!”

    秦然说完,度再次加快。(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