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温彻斯特之家,就如同它的名字,一间家庭式的旅馆。

    楼高三层,有着一个憋仄的入口,即使是一个正常体型的人,也需要半侧着身子才能够进入。

    这样的地方,自然不要指望有着独立的停车场。

    门前、路边就是最好的停车位。

    秦然用兜里的1元纸币询问到了温彻斯特之家的确切位置后,绕过了门前停放着车子,向里走去。

    出于习惯,秦然扫视了一眼这些车子。

    总共四辆车,按类型分是两辆轿车,一辆吉普和一辆皮卡。

    至于牌子?

    很抱歉,对眼前副本世界几近一无所知的秦然,根本无法辨认出汽车的牌子。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然能够看出其中的一辆轿车很与众不同。

    那加长的车身,遮挡严实的车窗,以及从前挡风玻璃内看到的真皮座椅,都在告知着秦然这辆车的价值不菲。

    “有钱人的车子?”

    秦然挑了一下眉头。

    一辆这样的车子出现在金碧辉煌的酒店外不奇怪,但在这种略显老旧、破烂的家庭旅馆外,却是相当扎眼的。

    支线任务的气息!

    秦然眯起了眼。

    然后,他前进的脚步更快了。

    他迫切的需要更多的线索来弄清楚自身现在的情况,借此寻找到主线任务。

    十天的时间,可不是太多。

    叮铃!

    门后的铃铛随着秦然的推门而入响了起来。

    门一开,一股混杂的味道钻入了秦然的鼻中。

    血腥味!

    汽油味!

    还有……火药的硫磺、硝石味!

    正准备进入的秦然猛地停下了脚步。

    想也不想,秦然抽身后退。

    轰!

    就在秦然后退的下一刻,爆炸生了。

    耀眼的火光从温彻斯特之家的门窗处亮起,接着就是被震碎的玻璃四散飞溅,灼热的火舌从窗口冒出。

    平静的街道瞬间陷入了混乱。

    宛如是烧热的油锅内倒入了一瓢冷水。

    人们惊慌失措的叫喊、跑动。

    每一个人都面带惊恐。

    即使警笛声的出现,也没有让这样混乱的景象停下。

    秦然摇了摇头,努力的让受到震荡的大脑恢复正常。

    虽然刚才一刹那秦然就反应了过来,但是依旧受到了波及:爆炸产生的巨大力量,让秦然飞跃了近七八米的距离后,撞在了路灯上。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动中,路灯扭曲的倒地了。

    秦然则顺势跌在了路边。

    “该死!”

    看着瞬间因为冲击与撞击减少的5oo生命值,秦然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怀念自己的装备和道具。

    不需要太多。

    只需要有【普鲁斯之腕】或者【卓越之铠】在,眼前这样的爆炸,根本不可能伤到他分毫。

    哪怕是有着披风【暗之鸦羽】,也会有效的减少受到的伤害,而不是像现在一般硬抗。

    尤其是【融合之心】被封印后,【邪异体质】的消失,面对爆炸、烈焰,秦然并不比其他人好多少。

    如果不是体质还有a+,生命值也是契合a+体质的9oo点,而且秦然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进入温彻斯特之家,恐怕这一下就得让秦然完蛋。

    可就算如此,秦然也陷入到了【中度伤势】的状态中。

    力量、敏捷、感知三项属性,再次下降一级。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眼前副本世界警察的出现。

    他一个对眼前副本世界没有任何认知,且不具备相应身份的人,出现在了一起凶杀、爆炸案的现场……不论怎么看都是不太妙的事情。

    下意识的,秦然就想要站起来,远离这里。

    可一切都事与愿违。

    一名年轻的警察在跳下警车的瞬间,一眼就看到了受到爆炸波及,衣衫褴褛、一身鲜血,跌倒在路边的秦然。

    “长官,这里有伤者!”

    “坚持住,救护车马上来!”

    “嘿,伙计,看着我,你的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千万别合眼……”

    年轻的警察一边大声的喊着,一边大声给秦然鼓劲。

    似乎担心秦然就此沉睡,年轻的警察,不停的吸引着秦然的注意力,给予秦然安慰。

    无疑,这是一个富有正义感且很善良的年轻警察。

    但秦然却只能给予对方一个白眼。

    身为玩家,比任何一个原住民都要了解自己的身体状态。

    他看起来伤得很重,但也就是看起来而已。

    并不致命!

    秦然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因为年轻警察的呼喊,而又跑过来的数名警察,放弃了强行离开的打算。

    虽然这对秦然来说并不困难,但是他并不想要让整个事情变得更复杂。

    “我刚刚返回‘温彻斯特之家’就爆炸了?”

    “绝对不是巧合!”

    “是陷阱!”

    “那么……我口袋里的钥匙是?”

    秦然多疑、谨慎的性格开始让他脑海中冒出了多种猜测。

    可马上秦然的猜测就被打断了。

    “长官!伤者翻白眼了,让救护车快一点,他要坚持不住了!”

    误会了什么的年轻警察高声喊道。

    秦然一愣,面对这样的‘好心人’,忍不住的嘴角抽搐着。

    “长官!伤者开始抽搐了,体征不稳了!”

    再次误会的年轻警察又一次高声喊道。

    好吧。

    秦然表示自己放弃了。

    他不需要和一位‘好心人’争辩。

    因为,这本来就不该生。

    他这个伤者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等待救护车就好。

    ……

    圣瑞徳医院。

    在本市并不是最好的医院,但却是距离温彻斯特之家最近的。

    秦然被救护车送入医院后,直接就进入到了急救室。

    但一分钟后,急救室的医生就破口大骂。

    “你们在开玩笑吗?”

    “这家伙只是皮外伤而已!他只需要清洗伤口,好好修养两天,就能够继续健步如飞了!”

    送秦然来的年轻警察与一位上了年纪的警察面面相觑。

    五分钟后,秦然被转入了一间‘特护病房’。

    并不是需要时刻照顾病人的特护,而是监视特殊就医人群的特护。

    被清洗了伤口,裹上绷带的秦然低头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手铐。

    与床相连,极大的限制了他的行动力。

    然后,再看了看门外。

    角度的原因,小窗口看不到外面,但秦然能够听到两道呼吸声。

    送他来的警察,此刻成为了看守他的守卫。

    “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啊!”

    秦然心底自语着。

    眼前对待他的方式,足以说明他被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

    而这可不是秦然乐于见到。

    秦然微眯着眼,思考着该如何让自己摆脱眼前的困境。

    大约半小时后

    砰!

    房门被猛地推开了,一个身着皮衣、牛仔裤,个头不高却身材姣好的女人走了进来。

    在房间灯光下,被映照着红色耀眼的头,就如同对方行事火烈的性格,成熟、锋利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躺在床上的秦然。

    “我是警长,特瑞沙。”

    对方说着亮了自己的警官证,然后,就这么站在床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秦然,为秦然制造着压力。

    在三四秒钟后,对方才继续开口。

    “你是谁?”

    “来自哪里?”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温彻斯特之家?”

    “爆炸案是你做的吗?”

    “你认识制造爆炸案的人吗?”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对方的问话很有技巧。

    语快,且有节奏。

    面对这样的问话,一旦被带入其中,很有可能就会说出什么,即使没有说出来,神情中也会出现异样。

    特瑞沙是根据经验和一些特殊书籍总结出的这样技巧。

    对此,特瑞沙非常自信。

    可接下来,特瑞沙却是皱起了眉头。

    被问话的秦然没有出现她想象中的反应,而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温彻斯特之家?”

    “疼……我的头好疼!”

    秦然仿佛是回答,又好似是自语,可还没说完就抱着头在床.上.呻.吟起来。

    看着这副模样的秦然,特瑞沙心底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