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淹没
    大地震动,沃伦骑兵如同剑一般刺入了草原人大营。

    本就混乱的草原人大营,立刻就越发的混乱了。

    大营内原本的一些针对性的布置、防御工事,早在草原人内乱的时候就被毁掉了,一些是草原人,一些是鸦派、蛇派的暗子。

    以至于让沃伦的三千骑兵畅通无阻的冲了进来。

    马声嘶,人怒喊。

    刀光剑影,血横流。

    呼!

    一捧火焰突然的亮起,高高的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大营的辎重上。

    顿时,喂马的草料就被点燃了。

    接着是人吃的粮食。

    然后,一大片营地就充斥着火光。

    烈焰凶猛,哪怕是久经训练的战马都发出了恐惧的嘶鸣,而当缰绳被切断后,这些战马更是疯狂的挣扎。

    燃着火的战马,将火焰带向了更多的地方。

    “灭火!”

    “灭火!”

    不少草原人大喊着。

    可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变得身不由己。

    他们的眼前是杀红眼的对手,身旁是不停冲过的敌人,放弃抵抗去救火,只有死路一条。

    想要活,就只能干掉眼前的对手。

    即使这些对手是草原人,也是一样。

    仅有少数一些人似乎达成了共识,可这样的共识并没有让他们获得生机,相反是让死亡的脚步更快的到来。

    一记记来自阴影中的背刺,一道道闪亮而出的烈焰。

    迅速的收割着这些生命。

    并且,为沃伦的骑兵指明了重点关照的对象。

    奔驰的战马上,骑士们的手弩对准了那里。

    嗖嗖嗖!

    一阵箭雨落下。

    成百上千的草原人的尸体倒下了。

    还未彻底散去的哀嚎声,随着战马的而过,就只剩下了沉静与烂成渣的尸体。

    玛丽的手心中早已经满是汗水。

    女孩经历过战斗,可却从未上过战场。

    眼前所见都是敌人,身边只有战友,她能够做到的就是向前冲,不停的冲。

    因为,她知道她是领头者。

    如果她有所迟疑的话,就会让这支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队伍崩溃离析。

    所以,她选择了白色的战马。

    早在她七岁的时候,她的母亲就不止一次警告她,战场上最后不要选择显眼的白色,因为,那会让你成为所有敌人的目标。

    可玛丽完全没得选择。

    她必须要显眼!

    必须要像旗帜一般!

    叮!

    赛尔提一剑拨开了不知从哪里射来的箭矢。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进入到草原人大营开始,他为玛丽挡下了至少二十支箭矢,哪怕赛尔提是鸦派的精锐,身手不凡,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气喘吁吁了。

    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全神贯注的保护一个人,那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叮!

    又一支箭矢被挡下,这一次不是赛尔提而是马克西姆出手。

    鸦派的记录者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看了一眼状态同样糟糕的同伴,嘴里却只能够大喊:“殿下,向前冲!”

    到了这个时候,哪还有后退的可能。

    只有冲破眼前草原人的大营!

    冲破了,就是他们的胜利。

    一旦被反应过来的草原人围住……

    鸦派记录者摇了摇头迅速的摒弃着这样的想法,然后,抬手再次向着射来的箭矢斩去。

    可这一次的箭矢却不同。

    就在长剑即将斩中箭矢时,箭矢竟然出现了一个弧度,绕过了斩击,直射玛丽。

    马克西姆一惊。

    “殿下!”

    声音猛地响起,一道身影从战马上扑出,以身体挡在了那支箭矢前。

    噗!

    箭矢贯穿了这位沃伦骑兵的胸膛,带着这位沃伦骑兵的身躯跌落在地面,随后而过的战马踏过了这位沃伦骑兵的身躯。

    自始至终,玛丽都没有看清楚这位沃伦骑兵的面庞。

    当她回过神时,这位沃伦骑兵已经被源源不断奔行前进的战马所淹没。

    她只能够听到那抹声音,很年轻。

    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玛丽感受到了劲风扑面后,眼角的湿润。

    她一把摸过眼角,没有让眼泪流出。

    “前进!”

    “前进!”

    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声嘶力歇。

    轰隆隆!

    战马奔腾而过,沃伦守军不知奔行了多久,直到他们感觉到周围一松。

    那种压抑、窒息的感觉全部都消失了。

    眼前是一片空地。

    他们冲出来了?

    他们冲出来了!

    不可置信!

    劫后余生!

    欣喜的神情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玛丽犹如筋疲力尽般,伏在战马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赛尔提和马克西姆两人更是好似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

    两位鸦派人士这个时候,连手指都不想要动了。

    可当看到队伍后,草原人大营内的异状,两人却是大惊。

    “殿下,有人收拢残兵!”

    马克西姆提醒着。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玛丽就知道如果被草原人收拢了残兵的后果。

    他们之前冲锋,虽然不会全部白费,但作用却会消失大半。

    消失大半?

    女孩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抹年轻声音喊出的‘殿下’。

    她,不接受、不允许。

    嗡!嗡!嗡!

    背负在背的【荆棘之剑】,连连颤动。

    一股常人无法想象的活力灌入到了女孩的身躯中。

    本该筋疲力尽的玛丽,在下一刻挺直了腰背。

    她策马穿过了队伍。

    又一次的站到了面对草原人的最前边。

    没有任何的话语。

    也不需要任何的告知。

    看着那白色的战马,看着战马上的骑士,这支沃伦守军前队变后队,后队成前队。

    他们握着染满了敌人鲜血的武器。

    他们脸上的欣喜还未散去,就被坚毅所代替。

    哪怕明知道是九死一生,他们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恐惧,似乎随着一次冲锋,他们彻底的产生了蜕变。

    从普通到真正精锐的蜕变。

    因为,他们有了灵魂。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马克西姆看着眼前对于任何人来说都算得上不可思议的一幕,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连连惊呼着。

    赛尔提不解的看着马克西姆。

    “贤王之说!”

    马克西姆苦笑的提醒着。

    赛尔提一怔,然后,惊骇的看着那道白色的身影。

    “在贤王的带领下,懦夫会变为勇者,勇者会成为英雄,英雄将变为圣……”

    赛尔提低声念叨着。

    可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马克西姆捂住了嘴。

    赛尔提立刻反应了过来,不需要好友提醒,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两人再一次的来到了玛丽的身边。

    与之前相同,一左一右的将玛丽护在了中间。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两人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令常人所不解的狂热。

    马蹄声再次的响起。

    远处的草原人发动了冲锋。

    玛丽抬起了右手,就在女孩即将挥下,率领沃伦守军再次冲锋的时候,一阵振翅声响起。

    火鸦落在了这只手掌上。

    女孩一愣。

    就在女孩呆愣的刹那,一道烈焰身影,好似流星坠落一般砸在了冲锋的草原人之中。

    轰!

    大片躲闪不及的草原人骑兵顿时被砸得血肉模糊。

    紧接着就是一声咆哮。

    吼!

    无形的劲风,随着烈焰双翅的拍打,吹向了四面八方,让周围的草原人立足不稳、翻滚在地。

    可他们仿若无觉般,只是本能的后退,并以惊恐的目光看着那凌空而立的烈焰身影。

    气温骤然而升。

    扭曲着那本就令人恐惧的身影。

    蛮横、混乱的气息,夹杂在类硫磺的味道中,影响着周围的所有草原人。

    那是一种不同生命层次的压迫。

    就如同看到了狮子的兔子。

    “邪、邪魔!”

    一声犹如捏着嗓子的尖叫声,猛地在草原人中响起。

    而这一声尖叫,则让草原人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彻底的荡然无存,恐惧就如同冲塌了大坝的潮水。

    将这些人全部的……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