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四章 强迫成长
    阳光下,金饰在草原王者的身上熠熠生辉,散发着王者应有的尊贵。

    而那张充斥着野性的狼皮则让这位王者更多了一分威仪。

    骑在马上,草原王者仿佛漫不经心的一回头。

    吼!

    一道突兀的狼嚎声,在秦然耳边响起。

    本该是人类外貌的草原王者,这个时候突然变成了一头巨狼,一头比马还大,比牛强壮的白色巨狼。

    白色的巨狼,一张嘴就向着秦然扑来。

    震慑的提示不断的从视网膜上显现。

    虽然是气势引起的幻影,但与秦然心意相通,在峭壁上负责监视,和秦然共享视野的火鸦,依旧惊慌失措的拍打起了翅膀,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天敌。

    而雷霆要塞内的守军们,绝大部分就如同是醉酒了一般,身形扭动,脚步踉跄的摔倒在地。

    鸦派、蛇派的人也受到了影响,但却比普通的士兵强多了,只是身形微微一晃后,就恢复了正常。

    但从不少人脸上的震惊来看,显然同样被吓到了。

    尤其是曾与那位草原王者见过面的马克西姆、赛尔提等鸦派人士,全都面面相觑。

    他们尽量的过高估计了草原王者的强大,可这个时候看来,却还是低估了许多。

    一些人更是偷偷交换着目光。

    显然,打起了其他主意。

    被秦然第一时间挡在身后的玛丽,虽然没有受到这股气息的波及,但周围的情形却让女孩知道了那位王者的可怕。

    不需要交手,只需要气息就让己方溃不成军。

    这是远超女孩想象的。

    “2567……”

    女孩下意识的想要劝阻秦然。

    可秦然摇了摇头。

    有着主线任务做为约束,触发了特殊事件的他根本没有后退的余地。

    他将手放在女孩的头顶,目光却看向了周围蛇派、鸦派的人。

    这些还未真正意义上出手,就开始打退堂鼓的‘盟友’。

    佩里克娜毫不示弱的与秦然的目光接触,嘴角却浮现着嘲讽的笑容,这位蛇派首领再看秦然打算怎么做。

    马克西姆则在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毫不犹豫的低下了头,面对着草原王者的威势,这位鸦派纪录者的野心立刻收敛了。

    对于佩里克娜的嘲讽,秦然没有更多的想法。

    他和对方签订的契约,本身就有着一丝强迫在内,这个时候,对方要看他的笑话,那真的是在正常不过了。

    可马克西姆却让秦然有些失望了。

    有野心不可怕。

    可怕的是,有着野心却没有相应的能力、气度。

    秦然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些明白鸦派为什么会陷入到这么长时间的分裂了。

    从马克西姆身上就能看出,鸦派剩余的师范究竟是什么人了。

    但凡稍微强硬一点,鸦派恐怕早就出现新的‘首鸦’了。

    一群‘说客’的鸦派。

    想着玛丽之前的戏语,秦然却莫名的觉得有了几分真实。

    鸦派早就不在是《流派之说》中记载的那个用手中火焰燃尽万物的天空王者了,随着那位‘首鸦’的失踪,此刻的鸦派就是一个秃了毛的乌鸦,除去嘎嘎的叫两声外,没有了任何作用。

    “诸位你们想要离去的话,请尽快离去吧!”

    “一会儿这里就会爆发出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了!”

    秦然缓缓的说着。

    话音刚刚落下,鸦派中的大部分人就匆匆离去了,完全没有打招呼的意思,不论是在到来时,还是在离去时。

    对于这些离去的人,秦然没有任何的挽留。

    秦然很清楚,勉强留下这些心怀惧意的家伙,还不如让他们离去,省得真正开战后,发生意外。

    只是,令秦然惊讶的是之前连对视都不敢和他对视的马克西姆,却带着赛尔提还有几个鸦派的人留了下来。

    “我别无选择……虽然怕的要死,但我将全部的身家都压在了您的身上现在只能够一搏了!”

    剩余鸦派的人明显是以马克西姆为首,这位纪录者再次面对秦然的目光时,没有躲闪,剩下的只是苦笑。

    “我尽量不让你失望。”

    秦然这样的回应着对方,然后目光看向了佩里克娜。

    “如果你愿意解除契约的话,我会立刻带着我的人离去!”

    蛇派首领直言不讳。

    “感谢您留下的帮助!”

    秦然完全没有搭茬,径直的一弯腰,表示了自己的谢意。

    面对着装模作样的秦然,佩里克娜冷哼了一声。

    “虽然人数减少了很多,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一些……所以,各位的任务会轻松不少!”

    秦然走到所有人前,声音不高不低,却恰好被周围的这簇人听到。

    “蛇派的诸位,我需要你们发挥你们最擅长的刺杀,目标人选鸦派的诸位会告知你们。”

    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战前动员,仅仅是分配任务。

    “阁下呢?”

    佩里克娜探究着。

    秦然看着这个心怀叵测的合作者,不由笑了笑,他指了指之前气息传来的方向,道:“王对王,要来吗?”

    “哼!”

    又是一声冷哼传来,佩里克娜完全的不再理会秦然了。

    一份蛇派的誓言和一份契约,虽然违反的话,很严重,几乎要命,但也比直接去送命的好。

    那位草原王者露出的威势,让蛇派首领完全的没有了与之对战的想法。

    佩里克娜看向秦然的目光,不由的浮现了怜悯。

    因为,在蛇派首领看来,秦然完全就是去送死。

    而送死的原因?

    佩里克娜的目光看向了玛丽。

    她真的没有发现这个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发育的小女孩从哪里来的这么大魅力。

    玛丽感受到了佩里克娜的目光。

    可女孩根本没有理会对方,她的目光完全的放在了秦然身上。

    “我们可以离开的!”

    女孩轻声说道。

    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不过,却逃不过周围有心人的耳朵。

    留下来的人,不傻,他们可十分担心自己成为断后的‘弃子’。

    “离开的话,去哪?”

    “那位草原王者的野心,可不单单是劫掠一番就返回草原,他想要的是整个沃伦,乃至更多的版图……身为沃伦王室的你不论逃到哪里,都会有趋之如骛的佣兵、赏金猎人来索取你的头颅,向那位草原王者换取赏金!”

    秦然又抬手摸了摸女孩的头。

    这几乎成为了他最近新养成的习惯。

    “2567你可以保护我的!”

    女孩本能的说道。

    “嗯!”

    “但,我习惯更主动一些等待危险降临,远不如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秦然一点头,不再给秦然开口的机会,就向着远处披着一个个厚重、严实斗篷的芬克、蛇一等人一招手。

    “大人!”

    在【梅斯丽之戒】的作用下,蛇派的叛徒们,恭顺的向着秦然行礼。

    “你们保护玛丽,等待我的回来!”

    说完,秦然的身形向后一退,整个人就融入到了阴影之中。

    玛丽一抬手,想要抓住秦然。

    可指尖,划过的却是空气。

    “2567!”

    玛丽低声呢喃。

    怅然若失的感觉,让女孩不知所措,她抬起头看着保护在自己周围的人影,透过这些人。

    她看到了环臂.胸.前,一副看好戏模样的佩里克娜。

    她看到了脸色灰白的马克西姆。

    看到的都是没有希望的表情。

    没有了关怀,没有了笑容,更没有了支持。

    有着的就是一群敷衍了事的行尸走肉。

    不!

    不行!

    这样做无法替2567分担,反而会成为他的负担!

    我……

    我……

    我会失去2567的!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玛丽心底后,恐惧感瞬间如同瘟疫一般的弥漫在女孩的心中,仿佛失去母亲那一刻的绝望感,又一次要笼罩女孩。

    我绝对不要这样!

    我失去了我的母亲!

    我不要再失去2567!

    女孩在心底大吼着,对着自己的懦弱与逃避。

    她的吼声,让她选择了正视眼前的困难。

    会失去秦然的可怕猜想,让她鼓起了勇气。

    几乎是强迫的,玛丽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她回忆着秦然制定的计划。

    很快的,怅然若失从女孩的脸上消失了,留下的只是坚定。

    一直注视着女孩的佩里克娜一愣。

    她显然没有料到,女孩会在这么快的速度内调整过来。

    蛇派首领,甚至是玛丽自己都没有发现。

    那柄一直被玛丽随身背负着的【荆棘之剑】,在没有操控的前提下,微微的颤抖起来。

    仅仅是一瞬。

    下一刻,就恢复了原样。

    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可就如同一粒埋入肥沃泥土中的种子。

    只要时间足够,它就会成为参天大树!。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