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三章 开始了
    【未检测到技能‘冷兵器.投掷武器’,不符合学习条件!】

    【未检测到技能‘冷兵器.软剑’,不符合学习条件!】

    ……

    在拿起《蛇形镖》、《蛇形剑》两本技能书的时候,不出秦然预料的出现了这样的提示。

    虽然在蛇派中,蛇形镖、蛇形剑都只是基础,但是对玩家来说已经是进阶了,甚至【蛇形腿】这样的技能已经是高阶的。

    玩家在获得系统便利的同时,也需要遵守系统的规则。

    或许,原住民可以直接学习两样技巧,但是对身为玩家的秦然来说,却是不行的,他需要按部就班。

    不过,与系统带来的便利,这点限制,又算不了什么了。

    就如同《活化绳之术》和《蛇眠》,在秦然满足条件后,只需要选择是,就能够完全的掌握了。

    哪怕,只是基础。

    【名称:活化绳之术(基础)】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操控一根长度不超过5米的绳索类物品】

    【特效:无】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神秘知识(基础),精神a】

    【备注:这是一种需要天赋做为基础才能够使用的技巧,它的咒语音节只有一个,但你不能够忽视它!】

    ……

    【名称:蛇眠(基础)】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辅助】

    【效果:蛇派中的高级技巧,以特殊的呼吸方式,让受伤的人陷入昏睡,获得治愈之力:0.5生命/分钟】

    【特效:无】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精神s】

    【备注:它会消耗你的体力,但根本却在精神,它是蛇派真正奥义的入门!】

    ……

    知识与身体的协调很快结束。

    秦然长出了口气,整理着脑海中的知识,然后,默念着:“ms!”

    顿时,放在手心里的【欺骗者的钥匙】就仿佛是活了过来。

    按照秦然的意志而行动着。

    不过,灵活方面却有些不尽人意,只能够大概完成秦然所想象到的简单动作,稍微复杂一点的却无法做到。

    对此,秦然却没有任何的不满意。

    位于‘基础’级别的技能,你还能要求它什么。

    但是对于【活化绳之术】的未来发展,秦然却有了大致的想法。

    当然了,绝对不是龟甲缚之类的。

    而是更加进行一些的。

    至于【蛇眠】?

    任何人都不会介意多出一个恢复类的技能。

    那可是在关键时刻能够保命的。

    尤其是还标注了‘真正奥义入门’这样的字样后。

    秦然更是多了一份猜测。

    不过,和鸦派不同,秦然无法真正知道蛇派的奥义是什么,那是《流派之说》上没有记载的,就连蛇派内绝大部分的人,也不知道。

    事实上,鸦派真正的奥义,秦然也不知道。

    他看到的只是鸦派控火、药剂等。

    想要了解最真实的鸦派奥义?

    别开玩笑了!

    秦然有把握他稍微露出一丝这样的想法,那个一直向他表露善意的鸦派纪录者就是第一个和他翻脸的人。

    “只是暂时的合作者啊!”

    秦然带着这样的感叹,返回了自己的帐篷。

    玛丽还在熟睡中。

    看得出,最近一段时间,女孩实在是太过劳累了。

    承担着与年纪不相配的负担,本就是一件极为消耗精神的事情,有着类似经历的秦然对此感同身受。

    他很清楚当足以将无数的成年人都压垮的负担出现在女孩稚嫩的肩膀上时,是一种怎样的摧残。

    秦然不知道如果没有他的出现,女孩的命运会是什么。

    但过劳死这样的事情,是绝对有着极大几率发生的。

    所以,秦然没有打扰女孩。

    径直的席地而坐,秦然细细的整理着收集到的信息,思索着是否有着遗漏。

    早在福利院的时候,秦然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聪明的人。

    因此,他只能够依靠不停的、重复的思索来弥补自身的愚笨。

    一遍又一遍。

    ……

    时间飞速的流逝。

    三天后。

    不仅蛇派、鸦派的人聚集到了雷霆要塞,担任着清剿勒尔德里内草原间谍的罗克也返回了雷霆要塞,甚至连前往南方的博思科也有了消息。

    “那位威尔伯爵派出了上万人的队伍?”

    “而且还是以急行军的方式?”

    玛丽看着博思科的密信,嘴角却是泛起了一丝冷笑。

    因为,女孩很清楚,那位威尔伯爵这样做绝对不是因为忠诚、荣耀之类的,仅仅是因为担忧自己的领土遭受到草原人的劫掠。

    女孩无比的肯定,如果没有秦然给出的主意,这位老伯爵还会一直龟缩在自己的领地上对沃伦王都、雷霆要塞做壁上观。

    所以,此刻女孩的心底没有丝毫的感激。

    相反的,女孩有了一个别样的、大胆的想法。

    女孩抬起头,想要向秦然询问这个想法。

    这样做是否会泄露消息?

    女孩相信秦然。

    生死与共的经历,以及心底的依恋,秦然早已经成为女孩在这个世界内最亲密的人了。

    远超女孩名义上的父亲,那位詹姆士八世。

    “我想……”

    “还不成熟!”

    玛丽刚一张嘴,秦然就摇了摇头。

    秦然只需要看到玛丽接到密信后的表情,就猜到了女孩想要做什么。

    因为,他也很想要这样做。

    但他不会分不清楚主次。

    现在什么最重要?

    守住雷霆要塞、守住勒尔德里,击退草原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剩下的?

    慢慢来。

    秋后算账,可是要连本带利都要讨回来的!

    玛丽立刻收回了就要脱口而出的话,看着微眯着双眼,靠在帐篷杆上,好似假寐一般的秦然,不由伸出手,放在了秦然的手掌中。

    “你在担忧?”

    女孩问道。

    “没有,只是在好奇那位希林伯爵在做什么……三天前,马克西姆就接到了那位希林伯爵的侦骑出现在草原人后方的消息,以侦骑和主力的距离,再算上误差等速度,一天半前,那位希林伯爵的大部队就该出现在草原人的后方了!”

    “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如果不是确认那位草原王者没有离开草原人的大营,我还以为那位希林伯爵已经被剿灭了!”

    秦然摇了摇头,没有隐瞒心底的疑惑。

    “那位希林伯爵可不是草包!”

    “一天半的时间,说不定会给那位草原王者造成意想不到的威胁!”

    “这样一来,2567你就轻松多……”

    女孩的话语并没有说完,秦然就站了起来。

    “开始了?”

    女孩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她深吸了口气继续问道。

    “嗯。”

    秦然一点头

    在火鸦的视野中,一队人马突然的离开了草原人大营,向着后方而去。

    队伍中两个人则是无比的显眼。

    满是暴躁气息的勒尔啤。

    和一身金饰的草原王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