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龙之子
    “是!”

    选择了困难的方式完成主线任的秦然,本身就是为了各种支线任务和特殊事件,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犹豫的。

    【根据您在副本世界中的经历,自动加入到‘龙’之阵营!】

    【子嗣之战:‘狼’之子嗣在肥美的草原上壮实了身躯,磨尖了爪牙,他迫不及待的南下,想要恢复先祖的荣耀,而在他的面前,曾经强大无比的‘龙’之子嗣却变得衰落不堪,他不介意啃食‘龙’之子嗣的血肉,为他的功勋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加入‘子嗣之战’的你,需要保证‘龙’之子嗣存活!】

    (标注:根据事件表现,你将获得不等的通关评价!)

    ……

    “‘狼’?”

    “‘龙’?”

    秦然心底默念着这两个令他无比在意的词汇。

    他很清楚,这两个词汇不再是描绘所谓的动物,应该是某种……神灵!

    狼神,草原王者一直自称为狼神的子孙。

    昨天匆匆一瞥间,与大沼相似的气息,更是令秦然记忆犹新。

    只是,‘龙’?

    秦然关于那位希林郡伯爵的了解并不深。

    除去知道对方的领土在沃伦的北方,土地贫瘠、苦寒外,就只知道对方的麾下有着沃伦最优秀的战士和猎手。

    略微沉吟,秦然向着他的帐篷走去。

    他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告知他一切。

    玛丽,则是最佳的人选。

    不过,在看到熟睡的玛丽后,秦然却有些犹豫。

    “如果大人您想要知道有关希林伯爵的信息,属下可以向您禀告,或许不是最全面的,但也要比一般人知道的多。”

    一直躬身跟在秦然身后的马克西姆轻声说道。

    马克西姆,鸦派的纪录者,掌管着鸦派内的诸多秘密和对外的情报,自然是知道玛丽这位沃伦继承者的,甚至,在昨晚他就收集了有关玛丽的一切,包括秦然为了玛丽一人闯关的事实。

    对两人的关系自然有着猜测。

    但在这个时候看到秦然的举动后,马克西姆立刻对玛丽的地位拔高了一等,归类到了需要注意的人物中。

    玛丽的实力不够他这样做。

    可玛丽的地位,再加上秦然的重视却是足够了。

    秦然看了一眼躬身表示谦卑的马克西姆,没有理会对方暗地中的心思,以同样压低的声音道:“外面说。”

    对于马克西姆真实的想法,秦然是有着猜测的。

    但秦然却不在乎。

    只要对方能够配合他,顺利的完成了眼前的任务,秦然完全可以答应对方。

    对方谋求的无非就是鸦派首领的位置。

    不然的话,对方不可能会选择一个外人。

    至于不忍看到鸦派内乱,成为下一个蛇派?

    自然是有着一分真实的。

    一个内乱的鸦派和一个团结的鸦派,对于即将成为领导者的马克西姆来说,当然是乐意看到后者。

    跟在秦然的身后,马克西姆来到了帐篷外。

    这位鸦派的纪录者,沉吟了十几秒,就开始说道

    “这一代的希林伯爵是第七任,但最早的希林伯爵并不是在沃伦开国时出现的,在沃伦大约建国的二十年后,当时的沃伦王因为意外丧生,没有指定继承人的前提下,三位王子为了争夺王位相互攻伐,经过了六个月的内乱,沃伦到处是烽烟,而草原人瞅准了机会,直接骑马南下,一举打到了勒尔德里的城墙下!”

    “这个时候,三位继承人才清醒过来,开始召集家臣、贵族、骑士们抵抗入侵者,只是先机尽失下,三位继承人节节败退,一个半月后在勒尔德里就被攻破了,三位继承者先后被杀,直系血亲更是没有一个能够逃脱厄运,接着……第四位继承者出现了!”

    “那是沃伦王的远亲,一位男爵的女儿!”

    “她的父亲死在了对抗草原人的战场上,她带着自己的家徽,进入了北部的雪林、高山中,当王都的旨意送到时,这位女士已经召集起了七位强大的骑士和三千北地人,向着草原人反攻了我没有亲临当时的战场,但是根据一些隐秘的记载,那七位骑士的强大绝对是‘千人敌’,尤其是领头的那位更是可以横行战场,当时草原人的王,就是被那位冲过了层层封锁后,一把捏碎了头颅!”

    话语间,马克西姆的脸上流露出了不可抑制的敬仰。

    很单纯的,对强者的敬仰。

    “冲破层层封锁?捏碎了头颅?”

    秦然则是一挑眉头。

    简单的描述,已经让秦然在脑海中想象出那位初代希林伯爵的不可抵挡。

    即使没有马克西姆之后的讲述,秦然也猜到了那位女士成为了沃伦第二任国王,那位最强的骑士自然是初代希林伯爵。

    仿佛是看出了秦然的猜测,马克西姆摇了摇头。

    “您的猜测可不对,虽然大部分流传出去的版本是这样,但真正的据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却是,那位女士在登上王位后,那位强大的骑士就失踪了,剩余的六位骑士也是如此,不过,当时的女王已经怀了那位的孩子,而那个孩子才是第一任希林伯爵,并且,第一任希林伯爵的爵位可不是得自女王的赏赐,而是来自战功!”

    “没错,就如同您猜测的那样!休养生息二十年后,草原人的报复来了,那位十九岁的希林伯爵上了战场,一个人屠戮了整个草原人的先锋,然后,带着女王的禁卫军正面冲击了新任草原王的大部队,像他的父亲一般,捏碎了草原王的头颅,之后受封希林郡,得伯爵爵位,以红色的飞龙为家族旗帜,被沃伦人尊称为龙之子。”

    马克西姆看着秦然震惊的神情,不由笑了起来。

    因为,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些隐秘时,也是这样的神情。

    甚至,还要严重的多。

    身为鸦派的纪录者,马克西姆可是十分清楚鸦派记录中的‘横行战场’的含义是什么。

    那已经超过了‘千人敌’‘万人敌’的范畴。

    而是……战场之神!

    秦然不知道鸦派记录的含义,但经历十几次副本世界,尤其是在见识过大沼这样的存在后,他已经明白了‘横行战场’的含义。

    “那现在的希林伯爵呢?”

    注视着【子嗣之战】标注的秦然下意识的问道。

    “经历了初代、第二任、第三任的希林伯爵后,希林家族的继承人变得普通了,而在第五任之后,则变得平庸了,当然了,和普通人比较,依旧是天才的范畴,尤其是现在第七任希林伯爵非常的努力,他被视为再次中兴希林家族的族长!”

    马克西姆如实的回答着。

    然后,略微停顿了一下。

    “大人,您想要见一见这位希林伯爵吗?”

    鸦派的纪录者,这样的问道。

    “当然!”

    秦然回答的斩钉截铁。(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