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真亦假
    秦然看到了此刻的玛丽。? ?

    金色的头早已枯黄,蓝色的双眼一片灰白,凸出的挂在骸骨化的脸上,内里充斥着浓郁到实质化的怨恨。

    一切就如同他刚刚猜想到的情形。

    “为什么不救我?”

    眼前的玛丽又一次的问道。

    沙哑的声音中,半干尸半骸骨化的身躯开始激烈的抖动着,似乎是在为了表示愤怒。

    秦然默不作声的看着。

    “你在忏悔?”

    亡者模样的玛丽这样的问着。

    声音依旧难听,却不掩讥讽。

    “不!”

    “我是在想,你现在的表现为什么和我猜测中的相差无几怨恨、执着,样貌丑陋,语带讥讽!经历了我刚刚看到营地的景象,这些猜测在你拉住我,且我在确认是你的时候,几乎是第一时间浮现在了我的脑海,接着,你就真的这样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么……”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凝视着亡者模样的玛丽。

    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玛丽原本的模样。

    就在他想到这些的时候,血肉再一次的充填在了玛丽的身躯内,干瘪的身躯变得丰盈起来。

    枯黄的头散着金色的光泽,蓝色的双眸雀跃灵动。

    笑容出现在了玛丽的脸上,她的身躯好似轻盈不受力的飘了起来,同时,指了指沃伦守军营地。

    一个漩涡出现在了那里。

    飞的旋转后,遍地的尸体消失了。

    营地还是营地,巡逻的卫兵依旧巡逻着。

    而在更远的地方,草原人的方向,一抹尖锐、痛苦的呼喊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没有听到,但却清晰的落在了秦然的耳中。

    飘起的玛丽化为了光点消散了。

    如同是解除了怨念的恶灵。

    秦然看了一眼那些光点,再看了看毫无动静的系统提示,眉头不由微皱。

    他对于和灵魂相关的秘术了解的不多,但是刚刚的一幕,却是不难猜测。

    以他目睹了沃伦守军营地的画面,从而引起他的愧疚、自责哪怕他明知道是假的,是不真实的。

    但因为先入为主的画面,他还是会‘想象’到亡者模样的玛丽。

    而且,按照他的猜测,如果他‘想象’亡者玛丽向他出手的话,那么亡者玛丽就会真的向他出手了,而且,因为是自身的‘想象’,根本不可能有着所谓的躲闪,一旦出现了‘会被击中’‘会受伤’等等念头的话,他就真的会被击中,会受伤等情况。

    甚至,还会生不知名的异变。

    想一想灵魂秘术的诡异,秦然十分肯定这一点。

    “是因为我没‘想象’到,才没有战斗提示吗?”

    秦然思考着,向着营地走去。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看到等候在他帐篷前的玛丽时,露出一个笑容。

    “我准备了一些食物……虽然没有你的厨艺,但是我希望你尝尝。”

    玛丽说着就走进了帐篷。

    香味顺着撩起的帐篷帘飘散出来,烤饼、肉类和牛奶。

    全都是半熟的食物而成。

    不过,在加热的时候,其中很小心的加入了一些香料。

    拥有着临时无双级别

    的秦然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了当时的画面。

    在玛丽期待的目光中,他拿起了一块切好的烤饼。

    可就在他即将入嘴的时候,帐篷外响起了脚步声。

    “2567阁下,陛下希望您去见他!”

    铿锵有力的声音中满是恭敬。

    “好的。”

    秦然放下了烤饼,站起了身。

    对于那位詹姆士八世,相处时间不长,但秦然有着相当的了解,对方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也不具备王者应有的决断,可还算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半夜找他的话,绝对不是小事。

    哪里生意外了吗?

    秦然心底想着,歉意的想着玛丽一笑。

    玛丽很不满詹姆士八世的做法,但是却没有阻止秦然。

    “我等你。”

    这样说了一句后,玛丽就坐回了榻。

    詹姆士八世的帐篷距离玛丽的帐篷并不远,在侍卫通报了一声后,秦然径直的走入其中。

    可当秦然真正走进帐篷,看清楚帐篷内的人时,却是身体一僵。

    帐篷内有两人。

    一个是邀请他来的詹姆士八世。

    另外一个则是……

    玛丽!

    刚刚才说了在自己帐篷内等他,却突然出现在了詹姆士八世帐篷内的玛丽。

    “怎么?”

    站在詹姆士八世身旁的玛丽诧异的看着秦然。

    “没什么!”

    秦然摇了摇头,暗自观察着。

    眼前的玛丽与他熟知的玛丽并没有什么不同。

    而刚刚分别的玛丽也是一样。

    呼!

    秦然心底深吸了口气。

    他知道麻烦了。

    刚刚的他并没有脱离了对方的灵魂秘术,而是被对方拉入了更深一层。

    又或者说……

    他脱离了第一个,现在却进入到了第二个。

    假如是前者的话,眼前的一切自然是虚幻的。

    而要是后者的话,眼前的玛丽哪一个是真实的?

    当然,最有可能的是,眼前的一切,都是对方让他自认为是他所猜测的那样,其实却是另外一番面目。

    接着,一步一步的将他引向死亡。

    没错,就是死亡!

    对方不论布置出什么,都是期待着这一结果。

    而且,这一结果的出现,根本不需要对方出手。

    是他自己来‘推动’的。

    最简单的例子,他想要分辨两个玛丽的真假,必然会让两人当面对峙,或者自己调查。

    可不论选择哪一个,都必将引起连锁反应。

    对方早已布置好了一切,以非常合情合理的方式,他或是迎接草原人的又一次进攻,或是詹姆士八世、沃伦守军一方生意外。

    总之,一连串的意外必然会让他疲于奔命。

    直至将他耗死!

    为此,秦然万分庆幸自己有着专家级别的

    ,不至于对灵魂秘术一无所知。

    哪怕只知道一鳞半爪,秦然也明白自己此刻需要做的不是急于求证。

    而是寻找……

    对方的破绽!

    破绽,在哪里?

    秦然面色无恙的坐了下来,看似听着詹姆士八世的讲述,实则着与他心意相通的火鸦。

    可片刻后,秦然却满是失望。

    他完全的不到火鸦。

    与火鸦的是存在着。

    他能够感觉到。

    可就是无法传递想法给火鸦,更加不用说是借助火鸦的眼睛,看到外界的一切了。

    这让秦然想要通过火鸦看到‘外界’,找到对方破绽的想法落空了。

    “并不是完全隔绝了现实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

    而不知真假的詹姆士八世则继续的说道。

    “我认为2567你应该迎娶玛丽,玛丽登基成为女王,而你将成为摄政王……2567你觉得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