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支配
    “【剑技.万蛇】!”

    佩里克娜惊呼出声,稳操胜券的神情不可抑制的出现了动摇。?

    蛇派高阶秘术,堪称奥义的【剑技.万蛇】,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中,而且还是以比她更强的姿态。

    即使是霍利那个狂妄自大的家伙,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等等!

    霍利!

    猛地想到了什么的佩里克娜看向秦然的目光陡然间变得冷冽起来。

    不过,佩里克娜很清楚,她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青色的光芒在佩里克娜的身上显现。

    一条食指粗细的青蛇在光芒中游走。

    顿时,破土的蛇群就仿佛是被震慑了一般。

    先是一颤,然后,纷纷避让。

    最终……

    化为了泡影消失在了空气中。

    无双级别的【剑技.万蛇】被莫名的方式阻挡了。

    对此,秦然并没有意外。

    对付其他人,以精神力为基的【剑技.万蛇】或许是无往不利的。

    但对付蛇派的人,尤其是蛇派的领时,秦然早已经做好了生意外的准备。

    所以,在释放出【剑技.万蛇】的时候,秦然已经冲到了佩里克娜的面前,一腿踢出。

    佩里克娜身形又一次诡异扭动。

    但这一次,蛇派领却没有轻松的脱离战圈。

    因为,秦然的腿也随之扭动着。

    还出了响亮的蛇嘶。

    【蛇形腿】!

    大师级的【蛇形腿】不仅让秦然的踝关节、膝关节大幅度的变形,连带着双腿的肌肉都生了些许的变化。

    一腿提出,就真的如同是一条蛇扑出。

    在半空中自舞盘旋,追踪着佩里克娜的身形。

    蛇派领的脸色连变。

    随着秦然展现出蛇派的技巧,佩里克娜就现她计划后的一切已经出现了意外。

    只是令佩里克娜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意外会这么的大!

    过她所掌握的【剑技.万蛇】、【蛇形腿】。

    那是只存在于她记忆中的程度。

    哪怕是她的老师恐怕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程度!

    而当看到秦然左手上冒出烈焰时,佩里克娜则是毫不犹豫的动了底牌之一。

    那条在她身边游走的青蛇猛地冲出了光幕。

    迎风而涨!

    呼吸间,食指粗细的小青蛇就变为了一头水缸粗细,十几米长的青色巨蟒。

    佩里克娜下达了命令后,转身就走。

    她没有时间耽搁了。

    再耽搁下去的话,她就真的功亏一篑了。

    只是,佩里克娜刚刚迈出的脚步就是一顿。

    秦然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可能?”

    “我的‘蛇宠’……”

    佩里克娜心底满是不可置信,虽然她知道她的蛇宠不可能长时间的阻挡着秦然的脚步,但那时间也足够她离开了。

    吼!

    蛇嘶声放大了无数倍后,变为了吼声。

    犹胜猛兽,堪比凶兽。

    没错!

    就是凶兽!

    当那足有2o米长双头巨蛇以瞬间压制青色巨蟒的姿态印入佩里克娜眼中时,这位蛇派领异常肯定着。

    咻!咻咻!

    面对着阻挡在身前的秦然,佩列克娜一边再次后退,一边嘴中连连响起了急促的口哨声。

    急促、尖锐的口哨声,在夜空下传递出老远。

    就好似是一声令下,成千上万的蛇出现了。

    不同于【剑技.万蛇】的幻影,这些蛇都是真实的!

    红的、黑的、绿的。

    仿佛是潮水一般涌进了沃伦守军的营地。

    哪怕是在夜色下,这些蛇的光彩依旧带着淡淡的明艳感,而有经验的人,无比知道这样耀眼的颜色代表的是什么。

    毒!

    所有的蛇,都是毒蛇!

    惊呼声在营地内此起彼伏的响起。

    军营中的沃伦守军,面对着这诡异的一幕,完全的不知所措,只能是根据平时学到的、了解到的来对付这些蛇群。

    火把、硫磺。

    可在有人控制下,蛇群虽然厌恶这些东西,但却没有任何退走的意思。

    相反,还出了嘶嘶的暴虐感。

    而被成千上万条毒蛇注视着的沃伦守军则是脸色白了。

    他们很清楚,一旦蛇群涌上,他们全部都得完蛋。

    他们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站在最前方的身影。

    秦然!

    一场面对草原人的大胜,足以让这些士兵找到主心骨。

    在这个时候,他们遵循着生物的本能。

    希望秦然带他们走出困境。

    “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让我离开!”

    蹿身进入到了蛇群中的佩里克娜这样的说道。

    语气无比的坚定。

    甚至是带着斩钉截铁的意味。

    她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女性,但秦然的出现,却让她不得不进行妥协。

    这让她认为是一种耻辱。

    当然了,这样的妥协只是佩里克娜自认为的。

    在更多的人眼中,却是一种逼迫。

    例如:玛丽。

    握着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荆棘之剑】的剑柄,女孩在万蛇的注视下,走到了秦然身旁。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告诉我原因,我们就放你离开!”

    女孩问道。

    和秦然一样,女孩也十分好奇这个问题。

    可这样的问话,却让佩里克娜感到了更大的耻辱。

    “你们是在羞辱我吗?”

    “还是你们认为……我会手下留情?”

    佩列克娜冷哼了一声。

    咻咻!

    下一刻,急促的口哨声又响起了,本来还算平静的蛇群,马上向着沃伦守军的营地涌去。

    士兵们连连后退,脸色惊恐。

    玛丽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当看到秦然站立不动时,女孩立刻停下了脚步。

    哪怕心中有着本能的恐惧,但女孩咬着牙,强迫的让自己与秦然并肩而立。

    秦然带着笑容低下头,再次摸了摸女孩的头顶。

    然后,看向了佩里克娜,笑容一敛,大踏步的向前。

    看到秦然满是冷意的眼神,佩里克娜心底莫名的一晃。

    但这让她嘴中的口哨社越的急促了。

    顿时,蛇群前行的度快了一倍不止。

    而秦然?

    脚步未停,甚至连节奏都没有变,直直的向着蛇群走去。

    十米!

    五米!

    两米!

    一米!

    就在蛇群即将淹没秦然的时候,涌来的蛇群却猛地一顿,如同是中了定身术一般。

    接着,蛇群一分为二。

    一条笔直的通向佩里克娜的道路就这样的显现出来。

    秦然沿着这条小道而行,两旁的毒蛇盘阵对月长嘶,然后……

    低头!

    仿佛看到属于自己的王者!

    臣服!

    它们向着王者臣服。

    慌乱!

    佩里克娜看着越来越近的秦然,心底毫无前例的涌出了惊慌。(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