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隐秘
    “2567阁下!”

    罗克一愣,随后惊喜出声。

    接着,整个人就瘫软在地,一动都不想要再动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多到令宫廷巫师目不暇接的地步,尤其是受伤后的斗智斗勇与连续的奔跑,更是让这位接受过战士训练的宫廷巫师筋疲力尽了。

    现在见到了秦然,他终于可以放松了。

    因为,宫廷巫师知道,秦然出现在这里,就一切都不会有问题了。

    一骑当千的强者,在没有被蒙蔽的前提下,那是何等的强大!

    绝对不是一个蛇派持剑者能够抵挡的!

    相较于放松的罗克,赛尔提却是瞪大了双眼。

    这位鸦派出身人士以不可置信的目光来来回回的扫视着秦然的面容和秦然左肩上的火鸦。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赛尔提不停的念叨着。

    那声音直直的传入了蛇派持剑者的耳中。

    赛尔提仿佛是说出了这位蛇派持剑者的心声一般。

    故布疑阵的计划失败了!

    蛇派持剑者心底一紧。

    随即就杀意沸腾。

    既然前面失败了,那么就让我来扭转最后的局面。

    蛇派持剑者这样的想着。

    做为被那位大人培养出的秘密武器,蛇派持剑者可是有着非同一般的自信。

    然后,蛇派持剑者出剑了!

    比之前任何一次出剑都要快速、狠辣,那种之前出现在长剑上的光亮又一次的绽放了。

    耀眼、明亮。

    让长剑变得越发锋锐无匹。

    一股异样的气息更是出现在蛇派持剑者身上。

    仿佛对方也变成了……一柄剑!

    一柄出鞘的长剑,与手中的剑叠加而来。

    齐齐的刺向了秦然。

    “小心……呃!”

    赛尔提下意识的提醒秦然。

    做为鸦派出身的赛尔提,可是很清楚眼前蛇派持剑者状态的可怕之处,那是一种唤醒了手中剑,与剑并肩战斗的状态。

    在这样的状态下,足以爆发出远超平时一倍的战力。

    甚至,还有种种特异之处。

    完全让人防不胜防!

    可话语才一出口,赛尔提就很干脆的张大了嘴,发不出了声。

    因为,蛇派持剑者的长剑脱手而飞,整个人更是软倒在地。

    发生了什么?

    赛尔提自己问着自己。

    他刚刚只看到了光影一闪,具体发生了什么,完全的不知道。

    下意识的,赛尔提的目光又看向了火鸦。

    当看到火鸦双眼中的灵性时,赛尔提心中深处的记忆,更是被触动了。

    “您认识‘首鸦’大人吗?”

    挣扎的爬起来的赛尔提这样的问道。

    “首鸦?”

    “不认识!”

    秦然很干脆的回答道。

    首鸦,鸦派的首领。

    通过《流派之说》,秦然知道这些,但他并不认得那位鸦派的首领。

    “那您肩上的火鸦是……”

    “关你什么事?”

    赛尔提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打断了。

    赛尔提还想要再问,可当看到秦然双眼中浮现的冷意时,这位鸦派出身的人士立刻就闭上了嘴。

    他想到了傍晚时分的会面。

    眼前的人,或许不会乱杀无辜,可也不是什么软弱可欺之辈。

    谁要是把对方表现出的淡然当做良善的话,绝对会倒大霉的。

    不过,在心底赛尔提却是急速的转动着。

    他好像发现了了不得事。

    而之后的一幕,更是让他认定了某些事情。

    烈焰在秦然的左手上升腾而起。

    灼热的温度,让赛尔提连连后退。

    但赛尔提却是双眼紧盯着秦然左手中直径足有1米的火球,尤其是当这枚火球飞出,砸在了追逐者的队伍中,爆出了一道足有四米高、半径一米的火焰柱时,赛尔提更是双眼放光。

    秦然感受到了这样的目光,却没有多想。

    已经看到某些事情的他,知道马上就会发生大事了,他可没有时间和赛尔提闲耗。

    快速的打扫了战场。

    收获了两件低等魔法物品后,秦然一把抓起俘虏就准备离开了。

    至于罗克?

    宫廷巫师自然不需要他关照。

    对方有着对方的任务。

    “等等!”

    “2567阁下,您难道不想知道勒尔德里内草原间谍们的所在吗?”

    赛尔提再次阻止着秦然的离去,并且,在秦然投来不善目光时,马上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

    罗克翻身坐起,目光炯炯的看着赛尔提。

    “我认为我需要报答2567阁下的救命之恩……我愿意将我所知道的草原间谍一方的事情告知2567阁下!”

    赛尔提看着秦然缓缓的说道。

    只是令赛尔提失望的是,秦然竟然完全不为所动。

    既看不到激动,也看不到欣喜。

    还是那样的平淡。

    “这件事你和罗克商量。”

    留下了这样的话,抓着俘虏的秦然,迅速的消失在了街道中。

    看着秦然的背影,赛尔提脸上的失望瞬间消失不见,转而浮现出一抹欣喜。

    “一样!”

    “一模一样!”

    赛尔提念叨着。

    “什么一模一样?”

    “提醒你,你的伤势很重,而且再不解毒的话,绝对会留下后遗症的!”

    宫廷巫师提醒着赛尔提。

    “那么作为交换,我告知你我所知道的关于间谍的一切,你帮我疗伤怎么样?”

    赛尔提恢复了常态,笑眯眯的问道。

    “当然!”

    宫廷巫师毫不犹豫的一点头。

    ……

    以极快的速度返回了雷霆要塞后,火鸦随着秦然的命令,径直飞起,躲入了一侧赫尔峡谷的峭壁上,堪比鹰一般的双眼注视着整个营地。

    而秦然则抓着俘虏走进了由芬克看管的帐篷。

    “大人!”

    芬克躬身行礼。

    一旁等待秦然归来的玛丽立刻走过来,将手中的水壶递给了秦然。

    水壶内的水温热,正好入口。

    而且,还带着丝丝的甘甜。

    显然是加入了蜂蜜。

    “怎么样?”

    在秦然喝了数口,完全停下来后,玛丽这才递过热毛巾问道。

    “如同猜测的那样!”

    “而且,当年蛇派的灭亡绝对不是霍利一个人造成的……”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将玛丽挡在了身后。

    当秦然的身体完全挡住玛丽后,那话语声也随之停下。

    不过,帐篷外却有人接口说道。

    “当然不是霍利一个人!”

    “仅凭那样一个狂妄自大的蠢材,怎么可能让蛇派覆灭!”

    声音没有遮掩,是女性的声音。

    顿时,一个名字浮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佩里克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