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首鸦
    诡异的气氛很快随着一方的出手被打破了。

    不是人多势众的追逐者,也不是实力看起来就颇强的持剑者。

    而是赛尔提!

    呼!

    一捧火焰猛地砸向了持剑者,赛尔提咬着牙紧随其后的冲了上去。

    如果可以的话,赛尔提绝对不想要这么莽撞。

    可现在,他完全没得选择。

    继续拖下去的话,一旦毒素彻底漫延,他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拼死一搏。

    万一成功了呢?

    而选择持剑者为目标,也是为了让这个‘万一’的几率提升一些。

    身后的追逐者,赛尔提是十分清楚的,虽然在他没有中毒、受伤之前,并不算什么,但此刻却足以要了他的命。

    与这些追逐者相比较,持剑者哪怕实力颇强,也只有一个人!

    数量,往往是衡量实力的一个标准。

    面对一个实力颇强的人,总比面对一群实力一般,但却配合精巧的人好。

    这就是赛尔提的想法。

    可下一刻,前冲的赛尔提就愣住了。

    本该被火焰所笼罩的持剑者,竟然身形诡异的一扭一钻,不仅躲开了火焰的焚烧,而且迅速的出现在了赛尔提的面前,手中的长剑带着嘶嘶声,向着赛尔提的咽喉刺来。

    蛇派!

    赛尔提大惊。

    他从没有想过在这里会遇到蛇派的人。

    更加没有想过那位还和蛇派有联系。

    不、不对!

    那位不可能联系到蛇派,难道……

    这是巧合?

    这样几近啼笑皆非的想法出现在了赛尔提心底,但赛尔提可是一丁点都笑不出来值得。

    因为……鸦派与蛇派本就是仇敌!

    之前的火焰已经暴露他鸦派的身份,眼前蛇派的人完全不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只会干掉他。

    嗖!

    剑光一闪,剑尖已经来到了赛尔提的眼前。

    电光火石间,赛尔提完全没有考虑其它,本能的向着身后倒去,就好似一根直立的棍子摔倒般。

    鸦派与蛇派的仇怨,足以让两派人都十分细致的研究过对方的技巧。

    所以,赛尔提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同样的,持剑者也清楚。

    就在赛尔提倒地的一刻,持剑者一脚提出,直奔赛尔提的胯下。

    阴狠且毒辣。

    不过,这也是蛇派的特色之一。

    还没有真正倒地的,赛尔提猛地一侧身,右手用力撑地,整个人就好似陀螺一般凌空旋转起来。

    啪、啪!

    两声脆响,凌空旋转的赛尔提顺势踢出两脚。

    不仅快,而且准。

    就好似飞翔而下、探爪而出的乌鸦。

    一脚阻击蛇派持剑者踢出的一脚,一脚抽象了蛇派持剑者的头颅。

    蛇派持剑者略带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身躯再次诡异的扭动,躲开了赛尔提的反击,踢出的一脚更是带着一声蛇嘶,违反了关节存在的定理,绕过了赛尔提狙击的一脚,狠狠的踢在了赛尔提的大.腿.上。

    砰!

    脚掌踩在赛尔提的大腿上,凌空旋转的赛尔提就好似断线的风筝,斜着飞了出去。

    不过,飞得好像有些高。

    已经高过了房顶的高度。

    上当了!

    蛇派持剑者在脚掌踩在赛尔提大腿上,却还没有记忆中的触感时,就知道不好。

    当即,蛇派持剑者就要补救。

    可有人比他更快。

    那些追逐者仿佛是早有预料的,扔出了一张硕大的绳网。

    从天而降的绳网,直接将飞出的赛尔提罩入了网内,随着追逐者的一用力,赛尔提直直的从半空中摔下。

    而巧合的是,赛尔提摔落的地方,就是罗克的藏身之处

    重生之情债肉偿。

    宫廷巫师一阵苦笑。

    他没有接住赛尔提的能力,更没有充当肉垫子和一同进入绳网的觉悟。

    一个翻滚,罗克从阴影中钻出。

    但握在手中的匕首则是冲着绳网一挥。

    啪!

    牵拽绳网的一角就这样的崩开了。

    被该被一网成擒的赛尔提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但赛尔提看向罗克的脸色却越发的难看了。

    因为,他猜到了蛇派持剑者的出现就应该是追逐罗克而来。

    当然了,他也知道了自己同样堵住了罗克的去路。

    一股荒谬的感觉,从两人心底同时升起。

    不过,两人都没有更多的感叹,仅仅是对视了一眼后,就异常默契的达成了一个短暂的联盟关系。

    接着,不分先后的向着追逐者一方而去。

    蛇派持剑者已经用实力表明了自身比看起来的还要强大,不论是罗克,还是赛尔提都不愿意和对方交手。

    那么只剩下了追逐者。

    哪怕追逐者人数众多,但罗克和赛尔提也是两个人。

    呼!

    赛尔提一扬手,鸦派的秘技再次施展,火焰夹杂着浓烟翻滚的冲向了追逐者。

    追逐者们对于火焰早有预料。

    一拽各自特制的斗篷,遮挡住了口鼻后,就继续向着赛尔提冲来。

    只是……

    随着火焰散去,放开口鼻的他们却变得脚步有些漂浮。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踉跄。

    浓烟可不是烈焰形成的,鸦派的秘技中并没有烟雾一说。

    浓烟来自罗克手中的药粉。

    一种能够让人昏迷、麻痹的药粉。

    只需要足够的热量就能够挥发出去,算得上罗克最擅长的一种魔药,刚才被追逐时,完全没有机会施展。

    而现在有了赛尔提的配合,真的是一蹴而就。

    在看到罗克弹出的粉末融入自己的烈焰后,赛提尔根本不需要罗克提醒就一直捂着口鼻。

    此刻,看到脚步踉跄的追兵。

    赛尔提知道机会来了。

    他快步前冲,罗克也是如此。

    两个受伤的人,表现出了远超巅峰的速度穿到自己文里的苦逼作者桑不起!!。

    生命受到了威胁。

    不要说是受伤,就是残疾了,在看到生的希望时,也会表现的远超常人。

    求生,是每个生物的本能。

    但当生的希望又一次被泯灭时,那种绝望感足以让人窒息。

    罗克、赛尔提就是这样。

    他们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前方的蛇派持剑者,呼吸都在这一刻停滞了。

    赛尔提面露苦涩,好似自言自语着。

    “‘蛇行’?”

    蛇派持剑者也没有任何想要回答的意思,直接一剑刺来。

    不过,却不是赛尔提。

    而是罗克。

    在他接受的任务中,干掉罗克的优先程度,要远超赛尔提。

    毕竟,只要干掉了罗克,一切就都可以掩饰了。

    罗克没有坐以待毙。

    哪怕笼罩着绝望的阴影。

    无法施法的宫廷巫师,弹出一簇又一簇的药粉,可蛇派持剑者却是一剑破之。

    冰冷却又散发着光亮的长剑,明显出现了一丝不同于蛇派的色彩。

    让宫廷巫师的一切都变成了无用功。

    哪怕是赛尔提都大吃一惊。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对方之前根本没有出全力。

    “完了!”

    赛尔提万念俱灰。

    他知道对方再干掉了罗克后,就该轮到他了。

    而他……却无力反抗。

    嘎!

    就在两人都放弃反抗的时候,一声乌鸦的叫声突然响起。

    一片灼热的炎浪中,蛇派持剑者急速后退。

    刚刚才万念俱灰的赛尔提,立刻惊喜不已。

    “‘首鸦’大人是您吗?”

    赛尔提高声大呼。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街巷口人影若隐若现,黑色的鸦羽披风绽放着异样的光彩。

    一头火鸦凭空落下,站立在人影的左肩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