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伺机而动
    一辆驽马拉着的平板车,离开了沃伦守军的营地。

    驾车的是一个士兵长,穿着皮甲,腰带长剑,而在平板车上曾经刺杀玛丽的托斯塔则被打昏后,五花大绑的放在上面。

    马车沿着笔直的道路而行。

    一路没有丝毫的阻碍,很快就到达了约定的地点:连接雷霆要塞与勒尔德里道路的中点处。

    因为,雷霆要塞的特殊性,这条道路不仅宽,且十分的平整,两边的树林更是被有意的砍伐、布置。

    所以,站在这里的士兵长能够清晰的看到周围。

    “我带着陛下的旨意来了!”

    士兵长大声的吼道。

    声音洪亮,看似勇猛,但握剑的手指指节却是泛白。

    显然,士兵长远不如看起来的那样无畏。

    声音落下,等待片刻后,却没有任何人应答。

    士兵长紧皱着眉头,再次高声喊了起来。

    一连数次,始终没有人应答。

    空旷无人的深夜道路上,约定中的人没有出现,只剩下了徐徐的夜风吹过,时不时还有一声兽吼传来。

    士兵长咽了口吐沫。

    紧张再也抑制不住的出现在了脸上。

    突然!

    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

    士兵长下意识的就要转身,可一柄匕首却更加的快速,直接割开了士兵长的喉咙。

    脸上的紧张还残留着,惊恐则刚刚浮现。

    但鲜血喷散间,生命力却是急速的流失着。

    “竟然真的只派出了一个无名小卒来……大人的故布疑阵的效果真是太好了!那个2567恐怕现在还担忧着这是调虎离山吧!”

    一个黑影在士兵长的皮甲上蹭了蹭沾满鲜血的匕首。

    而跟在黑影后的另一个黑影则是轻笑出声。

    笑声中满是轻松与随意。

    “草原人是一群饿狼,有机会的话,不论是谁都会咬上一口的!”

    “那个2567虽然很强大,但带领着一群残兵败将,又能够做什么呢?”

    “不、不,不能够说是残兵败将,随着那些贵族们的离去,怎么还会有将,都是一群兵!”

    “我们先将托斯塔带回去大人对于这个叛徒的来历可是很好奇的……我们蛇派中竟然又一次出现了叛徒,真是……嘿嘿!”

    出手杀死士兵长的蛇派人士对于口中的那位大人更是推崇备至。

    不过,很快的就是冷笑连连,看向昏迷的托斯塔的目光,更是泛起了杀意。

    没有谁喜欢背叛。

    尤其是曾经被背叛过的。

    率先出声的蛇派人士听到同伴的话后,没有犹豫的,直接向着托斯塔抓去,可他的手掌却是穿过了‘托斯塔’的身体。

    幻象?!

    两个蛇派人士一愣之后就反应了过来。

    可‘倒下’的士兵长更快。

    无声无息间,幻术就笼罩了两人。

    上一刻还暴起反抗的两人,下一刻只剩下了呆滞。

    “大人!”

    解除了伪装的‘血腥玛丽’看着从一侧阴影中走出的秦然恭敬的行礼。

    “带他们返回营地,交给芬克看押!”

    秦然吩咐着。

    “是!”

    有着【范妥思手稿】的存在,高等邪灵没有任何的反抗。

    看着高等邪灵驾车快速离去的模样,秦然暗自点头。

    “每10分钟250积分的强力帮手……物美价廉!”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血腥玛丽不仅能够变换任意人的模样,还有着极为强大的幻术能力,面对精神、感知不过关的敌人,实在是不要太好用。

    同样的,对于习惯‘独行’的秦然来说,与侦查的火鸦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帮手。

    就好似此刻,与火鸦心意相通的秦然,看到了罗克的窘境。

    “终于不在隐藏了吗?”

    “故意将托斯塔的身份泄露给蛇派的人,让他们主动‘挑衅’我,不仅吸引着我的注意力,还吸引了蛇派的注意力,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扫除障碍……玛丽身上的秘密真的是很吸引人啊!”

    秦然低声自语着。

    然后,迅速的消失在了一旁的黑暗中。

    他需要加快速度了。

    因为,新的系统提示出现了。

    【发现支线任务:救援罗克】

    【救援罗克:虽然有着你的提醒,但是意外第三方的出现却让宫廷巫师措手不及,他此刻情况危急,需要你的救援!注意,如果失败,将会影响你在沃伦守军中的声望与威信!】

    ……

    “该死!”

    罗克捂着左肩膀上不停渗血的伤口,心有余悸的回想着刚才的一幕。

    推开房门,就是突如其来的一剑,如果不是他反应快的话,此刻他早已经被刺穿了喉咙,成为一具尸体了。

    但现在情况却没有好多少。

    肩膀受伤的罗克很难完成施法,进行反击。

    事实上,就算是完好,在对方不断的追击下,也难以做到。

    巫师的强大是建立在法术之上的。

    如果不能够施法的话,一切都会变得虚无。

    呼!

    深吸了口气,罗克再次的奔跑起来。

    宫廷巫师清楚,不想死的话,只能是跑。

    至少要跑到有城卫兵的地方,才能够获得一线生机。

    但是,罗克的脚步很快就停下来。

    因为,前面也出现了脚步声。

    不是一人。

    至少五人以上。

    凌乱、急促。

    没有迟疑,罗克就猫腰躲在了一处与月光形成的阴影中,右手则弹出了几簇粉末,遮盖了血腥味。

    至于地上的血迹?

    罗克没有时间掩盖了。

    只能期望天黑来人看不到。

    一息后,一个身着赤红长袍,面带赤红围巾的人出现在了罗克的视野中。

    对方的情况很糟糕。

    一支短小的弩箭插在后背上,伤口附近的赤红长袍上泛起了黑色。

    细微刺鼻的味道,让躲藏起来的罗克一皱眉。

    毒药!

    致命的毒药!

    宫廷巫师很好奇这个同样被追杀的人是怎么回事,可是自身的状态,却让宫廷巫师保持了沉默。

    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就是为了保命!

    呼哧!呼哧!

    毒素的漫延,让赛尔提的体力迅速的流逝。

    甚至,都能够感受到体内的一丝冰冷。

    赛尔提知道自己必须要加快速度了,不然即使摆脱了身后的追兵,也是难以活下来。

    想到这,赛尔提的速度不由快了一分。

    可刚刚加快的速度却立刻慢了下来。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赛尔提完全的停了下来。

    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手握长剑的人。

    追逐赛尔提的人也停了下来。

    他们的目光在赛尔提和持剑者身上来回扫视。

    而持剑者也是如此。

    一时间,气氛变得无比诡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