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说客
    赛尔提几乎是本能的绷紧了身躯。

    并不是要攻击。

    但却如临大敌。

    他在来之前自认为已经足够重视秦然了,毕竟,面对的是以一敌千的强者,任何的轻视只会让自身变得不利。

    但真正见到秦然后,他发现他还是轻视了。

    “该死的,一个普通的雇佣兵,怎么可能培养出这样的弟子?”

    “那些收集情报的探子,脑子里都是屎吗?”

    赛尔提心中对那些收集情报的人怒骂着。

    不过,表面上赛尔提却是面带微笑。

    他的目光又一次仔细的观察着秦然。

    既然事先收集到的情报没有用,那么就只能是现场收集了。

    面容称不上英俊,但却十分干净,双眼极为有神,哪怕盘膝坐在地上,也带着一分从容不迫。

    没有急躁,也没有催促。

    看着秦然的模样,赛尔提脑海中不停的猜测着。

    贵族?

    淡然的模样很像,但却没有盛气凌人。

    战士?

    实力方面毫无疑问,但却没有鲁莽之感。

    刺客?

    行事方法类似,但却没有阴冷的气息。

    一个又一个的身份出现在赛尔提的脑海中,但又一个个的否认。

    既像又不像!

    每一个都是如此。

    赛尔提心底的焦急几乎要冒出来。

    可他嘴里的话语,却是缓慢、清晰。

    因为,他知道,言语的试探会更加的有利。

    他必须要把握住其中的机会。

    “玛丽殿下的母亲,艾莲曾是鸦派收养的孤儿当年的沃伦爆发了和草原人的大战,要远远比现在的惨烈多,也正是因为那次战争,雷霆要塞的修建才被提上了日程,不过,战争中出现的孤儿,已经在那里了!”

    “他们大多命运坎坷,能够活下来的寥寥无几,即使是抱团取暖也是一样……艾莲就是一个孤儿团体的首领!她带着一部分人就在勒尔德里讨生活,很难想象当初的艾莲以比玛丽殿下还有年少的年纪,做到那样的程度。”

    “不过,该出现的麻烦还是会出现……年少力弱的孤儿团体,遇到了身强力壮的流浪团体,最终,前者惨败,但艾莲所表现出的能力却让鸦派的一位弟子大为吃惊,在最后一刻,救下了艾莲,带着艾莲前往了鸦派。”

    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赛尔提一直观察着秦然。

    至于听到自己母亲,而变得神情紧张的玛丽,则是下意识的被赛尔提忽略了。

    那种紧张,足以让赛尔提明白玛丽此刻的心情。

    可秦然……

    神情似乎的没变,甚至,在听到他讲述的事情时,还从玛丽的口袋中拿出了手帕,擦拭着手掌的油脂。

    赛尔提确认自己说的很明显了。

    战乱,孤儿,生存。

    这些字眼的出现,足以让善良、仁慈的人感到揪心,哪怕是能力不足的人,也会感到不忍。

    可秦然却什么表情都没有。

    似乎……事不关己!

    事实上,对于秦然来说真的是事不关己。

    他并不认得那位艾莲,哪怕对方是玛丽的母亲,可对于对方的印象,只是一个名字,加上谨慎、聪慧等字眼罢了。

    至于更多?

    没有了。

    甚至,连具体的形象都没有。

    那些描述的字眼就是全部了。

    “天性冷漠的人?”

    “还是只接受自己认可的人?”

    赛尔提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

    因为,不论是哪一种,他今天的任务都很难完成了。

    但赛尔提并不会马上放弃。

    他还需要一些尝试。

    “对于这场战争,2567阁下您怎么看?”

    赛尔提问道。

    “具体是什么?侵略和被侵略吗?”

    秦然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不、不,是更加决定胜负的关键!例如……您为什么加入到了这场战争中?据我所知您并不是沃伦人吧?”

    “您的老师安迪应该是缪兰特人,您也该是那里的人吧?”

    “那里真是一片祥和的地方,酒也很出名!”

    赛尔提微笑的说道。

    满是风霜的面容也似乎因为这个微笑而变得年轻了一些。

    只是一直保持淡然的秦然却是一挑眉。

    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赛尔提。

    在这样的审视下,赛尔提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并不是气息的压迫,而是更高层次的……

    灵魂!

    赛尔提仿佛看到了一头从深渊爬出的恶魔,正在冲着他咆哮,滔天的烈焰化为流星坠落。

    而他!

    就是流星的目标!

    赛尔提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的神情,骇然后退。

    可他双腿如灌铅般,动也无法动弹。

    “你是草原人一方的?”

    一抹声音突然响起。

    烈焰、流星陡然消失不见。

    周围还是树林、篝火。

    秦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可再次面对秦然那种淡然的目光、表情时,赛尔提却感受到了压力。

    赛尔提可以发誓,自己看到的绝对不是什么虚幻的东西。

    而是实实在在的!

    如果他无法正确的回答这个问题的话,他真的会遭受到灭顶之灾!

    冷汗从额前渗出,很快的就打湿了后背。

    傍晚的风一吹过,冰冷的感觉沿着赛尔提的后背而上,且蔓延全身,让赛尔提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不!”

    “绝对不是!”

    赛尔提站了起来,他没有了继续的试探,而是大声的回答着。

    而且,似乎是担忧秦然不相信,又一次的强调了一遍。

    “那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只是看望曾经熟人的女儿吗?”

    秦然身上的恶魔气息越发的浓郁了。

    赛尔提的鼻中甚至闻到了类硫磺的味道。

    “我只是受人所托,担任一次说客而已!”

    “那位大人希望获得2567阁下您的友谊,并且保证不会侵.犯勒尔德里,他只想您让他们通过雷霆要塞……”

    没有再次的隐瞒,赛尔提如实说道。

    “通过雷霆要塞?”

    秦然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了。

    引狼入室的道理。

    秦然可是在福利院的时候就知道。

    看着冷笑的秦然,赛尔提越发的胆战心惊。

    他十分担心自己无法离开这片树林。

    “既然您不同意,我会如实的告知那位大人,我是否?”

    赛尔提请示着。

    秦然思考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赛尔提如蒙大赦,急匆匆的转身离开。

    “蛇派是刺客,鸦派是说客……乌鸦嘴,真是好形象!”

    一直旁观的玛丽,突然开口道。

    “可如果谁真的相信了这样的说辞,谁就会成为真正的傻瓜了走吧,某些家伙迫不及待了。”

    秦然说着,站了起来,向着雷霆要塞走去。

    玛丽紧紧的跟了上去。

    不过,秦然才走了两步,又转身返回到了篝火旁,将烤兔拿了起来。

    “浪费食物的人是可耻的!”

    面对着女孩的不解,秦然这样的说道。

    之前对赛尔提的话是攻心之术。

    但,也是事实。

    至少,秦然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