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意外
    秦然拎着俘虏走进了一顶玛丽特意挑选出来的帐篷。

    毛毡很厚,有着不错的隔音,距离她所在的帐篷也不远。

    而玛丽则在帐篷中接见了博思科。

    这位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走进了帐篷后,还在活动着他那因为长时间捆绑而血流不畅、麻的手脚。

    “我认为在这样下去,我很难活到我的两个宝贝女儿出嫁的日子!”

    “殿下,我希望我身边有一个更加可靠的护卫!”

    一番诉苦后,博思科满是期望的看着玛丽。

    “任何时候,靠别人都不如靠自己……我会写调令让你调来雷霆要塞的最前线,经历了生与死后,想必你会更加自如的应付这些困难。”

    玛丽淡淡的说道。

    “任何的困难在我对陛下、殿下的忠心前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考验,哪怕是刀山火海我都会万死不辞,但勒尔德里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殿下,任何事情都不能够半途而废,尤其是在关乎平民时!”

    博思科义正言辞的说道。

    “很好!”

    “既然你铭记着平民们的安慰,那我这里有一个十万火急的任务给你带上这封密函,前往威尔郡,将它交给维尔老伯爵!”

    玛丽将密封后的密函交给了博思科。

    博思科一愣。

    随即想到了什么,脑门上开始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您这封密函内,不会写了诸如‘如果您不排出援兵,就放草原人南下’之类的话语?”

    博思科颤颤巍巍的问着。

    “嗯。”

    玛丽点了点头。

    “殿下,我还有两个女儿没有出嫁啊!”

    “我终身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她们出嫁时,站在她们身边,为她们送上祝福……”

    博思科哭诉着,就差跪下抱着玛丽的大.腿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玛丽的性别敏感,博思科一定会这样做的。

    “不愿意去?”

    “那我也不为难你,可以给你换一个!”

    玛丽说着拿出了另外一封密函。

    “谢谢,殿下!”

    “这是……”

    博思科连连感谢,不过当接过玛丽手中的新密函时,整个人却是如遭雷击。

    密函上不会写名讳,但却在隐秘处有着家族标记。

    博思科自然知道隐秘之处在内。

    借着光线一看,当那红色的飞龙族徽印入眼帘的时候,博思科直接瘫软在地了。

    那是希林伯爵的族徽。

    飞龙之章!

    是沃伦北方最大的领主,拥有着沃伦最精锐的猎手部队。

    但是……

    此刻的北方已经被草原人封锁了。

    想要带着密函见到那位伯爵,简直是九死一生!

    “殿下,您不能够这样……”

    博思科这次是真哭了。

    眼泪汪汪的看着玛丽。

    但女孩却是无动于衷,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博思科。

    十几秒后,在玛丽的注视下,博思科停止了哭声,认命一般的站了起来,擦了擦脸,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容。

    “殿下,我还能选去威尔郡吗?”

    博思科舔着脸问道。

    “可以!”

    玛丽点了点头。

    当那封交给威尔伯爵的密函递给博思科时,这位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一把接过后,转身就走。

    他是真怕,玛丽再交给他什么可怕的任务。

    而看着博思科远去的背影,玛丽一笑。

    博思科算不上弄臣。

    相反,整个沃伦内,博思科对于沃伦王室的忠诚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也正因为如此,玛丽才会将这样的任务交给他。

    当然了,博思科怕死也是真的。

    怕死与忠诚,矛盾吗?

    矛盾。

    而且,在某些时候更是生死之敌。

    但玛丽相信博思科会做的足够好。

    因为,博思科是一个聪明的家伙。

    想到与对方第一次见面时,对方能够扮演难民都惟妙惟肖,且巧妙安排的模样,玛丽微微松口气。

    然后,将那封希林郡的密函靠近了烛火。

    这本身就是一封装着白纸的密函。

    其作用也就是为了让博思科前往威尔郡罢了。

    现在,作用完成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存在了。

    火焰迅的吞噬了密函。

    当手指感受到火焰的温度时,玛丽抖手将密函扔下。

    燃烧着的密函从半空飘落。

    当马上落地时,火焰彻底吞噬了密函,并且迅的燃尽。

    就在一切化为飞灰时

    呼!

    火焰再一次的燃起来了。

    比之前燃烧密函时,还要旺盛,而且一改下落的姿态,开始迅的上升,直到……落入一个人的掌中。

    抬眼看去,一片赤红落入了玛丽眼中。

    那是一个身着赤红长袍,面带赤红围巾的人。

    帽兜、围巾,彻底挡住了对方的面容,让人无法分辨男女。

    锵!

    玛丽直接抽出了短剑,剑尖对准了这个不之客。

    但是却没有高声叫喊。

    因为,她知道根本没有用。

    对方既然能够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么就算她帐篷周围的巡逻士兵赶过来,又有什么用?

    甚至,那些士兵已经遭遇了不测。

    现在唯一的希望……

    秦然!

    想到这的女孩,握剑的手越的稳了。

    剑刃在烛光下,散出了一阵寒芒。

    “殿下,我没有恶意!”

    来人这样的说着。

    似乎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语,他脱下了帽兜和围巾,露出了一张中年人的面容,那张脸满布风霜,稀稀疏疏的头,眼角、嘴角处更是遍布皱纹,让那双灰色的眼睛看起来更显苍老。

    “赛尔提见过殿下!”

    来人自我介绍着。

    “赛尔提?”

    玛丽看着对方的面容,脑海中开始回忆着有关对方的信息。

    但却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熟悉之感。

    对方完全就是陌生的。

    “您或许已经遗忘了我,毕竟,我见您的时候,还是一个在襁褓内的婴儿……”

    “你认识我的母亲?”

    玛丽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女孩皱着眉头看着对方。

    再次听到自己母亲的消息,哪怕明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死了,也忍不住的在心底泛起了涟漪。

    “当然!”

    “毕竟,我们都曾来自一个地方……鸦派!”

    赛尔提缓缓的说道。

    “什么?!”

    女孩惊呼出声。

    她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惊讶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