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不相配
    黎明前一刻,沃伦守军的营地刚刚出现忙碌身影的时候。

    玛丽坐在矮桌旁边,桌上的油灯是帐篷内唯一的光源,哪怕挑亮到了最大,依旧是有着大片的昏暗,尤其玛丽的身后,因为遮挡的缘故,更是出现了大片的阴影。

    床榻上,詹姆士八世还在沉睡。

    在昨天秦然打退了第一波草原骑兵后,这位老国王就近乎以昏倒的方式,陷入到了睡眠。

    他实在是太累了。

    面对着简妮.詹姆士,这位老国王已经是筋疲力尽。

    随之而来的草原骑兵,更是让他心力憔悴。

    事实上,自从来到了雷霆要塞,从开始重建雷霆要塞,到集结可集结的兵力,都是这位老国王一手操办的。

    哪怕有着旁人的帮助,这位老国王在数天里也不过休息了两三个小时,这对于老国王本就不堪重负的身体,越发的损耗。

    玛丽能够清晰的看到,即使是在沉睡中,她这位名义上的父亲,脸色也是苍白一片。

    仿佛生命之火随时就要熄灭一般。

    皱了皱眉,玛丽将对方身上的毯子压得再严实一点。

    虽然还是无法正视她这位父亲,但是她心底却觉得对方真的很可怜。

    本该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却已经是垂垂老矣。

    整个人生,就如同是一滩墨汁。

    处处是黑暗,没有任何的色彩。

    对方是不快乐的!

    这一点玛丽可以十分的肯定。

    在她面前也不过是强颜欢笑,而在一个人的时候,更是会唉声叹气。

    “国王的义务吗?”

    玛丽轻声念叨着。

    眼前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女孩顿时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詹姆士八世早已经通知了所有的近臣与顾问,她在草原人大军出现的前一天,已经成为了沃伦合法的继承人。

    当詹姆士八世逝去时,她将继承王位。

    只是……

    女孩犹豫着。

    看着詹姆士八世的模样,对于继承王位,女孩非但没有欣喜,反而更多的是忧愁。

    这一刻,她想到的是斯伍特堡。

    她想要回到那里,那个她出生、长大的地方。

    可随即,玛丽胸口一闷。

    她想起来了。

    斯伍特堡也已经毁掉了。

    她的母亲也埋入了那片泥土。

    女孩眼眶微红。

    一个人的时候,卸下了成熟的面具,她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但她没有让眼泪流出。

    因为,她知道流泪是没有用处的。

    眼泪换不来她想要的。

    只会让她越发的不堪。

    玛丽伸手握住了【荆棘之剑】的剑柄,这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因为重量、长度的缘故,玛丽还不能够正常使用这柄剑,但在秦然的提醒下,她会随时将这把剑带在身边。

    “与‘剑’沟通?”

    “体会‘剑’的心意?”

    玛丽还无法理解这些话语的含义,但是这并不妨碍她照着做。

    因为,她信任秦然。

    因为,她想起秦然时,心里是热的。

    那种温热的感觉,让她漠视孤独,越发坚强。

    嗡!

    剑鞘内的长剑一阵嗡鸣。

    异常的短暂。

    当玛丽想要再次确认时,早已经消失无踪,让她以为这只不过是错觉。

    可有人并不这样认为。

    急促的呼吸中,一道人影从阴影中突显,抬手就向着【荆棘之剑】抓去,同时另一只手向着向着玛丽的咽喉抓去。

    玛丽待在原地不动。

    好似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突袭者发出了一声狞笑。

    太容易了!

    这个任务太容易了!

    不仅容易,而且收获丰富!

    看看这把长剑吧,一定是一柄传承之器!

    “拿来吧!”

    心底异常的激动,让突袭者忍不住的出声了,那声音带着丝丝尖锐,可随即尖锐的响声就只剩下了吸气声。

    而且,是那种进气不多,只剩下出气的那种。

    甚至,出气声也是越来越弱。

    一支有力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突袭者的脖颈上。

    修长的五指收紧间,突袭者就陷入到了窒息中。

    面容酱紫、舌头吐出。

    但这丝毫掩饰不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不应该是被引走了吗?!

    对方无法询问,但心底这样的念头却是不住的翻起。

    玛丽站了起来,走到了秦然的身旁。

    “如果蛇派的人真的只是这样的智商,难怪会被霍利灭掉了!”

    “大张旗鼓的绑了博思科,向着雷霆要塞而来……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就会察觉其中的猫腻!”

    “还是,你们认为因为草原人的缘故,这里早已经惊慌失措到了,连常识性的判断都没有了的地步?”

    玛丽低低的喝问着。

    被秦然掐着脖子的突袭者,却根本无法回答了。

    窒息感不仅剥夺了对方的行动力,还让对方的生命岌岌可危起来。

    秦然看着手中的俘虏,心底疑惑更甚。

    太简单了!

    眼前的局面,真的是简单到出乎他的预料。

    就如同玛丽所说,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会察觉其中的猫腻。

    这完全和一个经历了覆灭,又重新发展隐秘在勒尔德里的组织不匹配。

    反而有点像是小孩子过家家。

    “他只是一个小喽啰,看看那位‘天真’的主事者!”

    带着心底的疑惑,秦然说完拎着对方就向着营地后方走去。

    玛丽并肩而行。

    ……

    成功了!

    果然,沃伦守军已经在草原人的压迫下丧失了应有的判断。

    芬克看着眼前的秦然,心底冷笑着。

    原本就在为如何打开局面而思索的芬克,完全没有想到托斯塔那个白痴一般的刺杀,竟然能够打探清楚沃伦守军的虚实。

    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且让人惊喜了。

    “这一次我将会……”

    芬克心底还在盘算着什么。

    可马上他的双眼就激突。

    他看到了什么?

    秦然!

    又一个秦然向着他走来。

    而且,秦然的手中抓着的还是鲍伯!

    想也不想,芬克就挟持的博思科,向着马匹而去。

    任务失败了!

    剩下的就是……安全撤走了!

    刺客的技巧与行为准则,芬克早已经铭记于心。

    并且,就是这么做的。

    可站在他眼前的‘秦然’却笑了。

    挟持博思科而行的芬克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暗,接着,整个人就呆傻的站在原地。

    “主人!”

    ‘血腥玛丽’向着秦然鞠躬行礼。

    随着秦然的示意,邪灵化为了虚无。

    周围的士兵,包括玛丽在内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那些士兵看向秦然的目光,敬畏越发的浓郁。

    感受着这份目光,秦然大踏步的向着芬克走去。

    “我需要一顶帐篷!”

    拎起芬克后,秦然语速极快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