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万夫莫开
    灼热的射线从天而降。

    好似潮水一般的冲锋的草原骑兵们,直接被截断了。

    位于箭头位置的上千骑兵,在连带着自己的战马在内,全都被穿透了身躯,散发出了大火烤肉烧焦后的焦臭气息。

    静!

    前一刻还无比沸腾的战场,在这一刻变得死寂一片。

    剩余的草原骑兵们纷纷勒住了战马,一个个面带骇然的看着头顶上的怪物。

    然后,他们的视线随着怪物的移动而看到了站在城墙上的身影。

    依旧孤单影只。

    可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个草原骑兵都没有了小觑、轻视之心。

    一击之下上千人的死亡,足以让任何人重视。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恐惧!

    草原人一向以凶狠著称。

    可世事无绝对。

    上一次的草原先锋面对暴走失控的秦然胆怯了。

    这一次草原的大军,也不例外!

    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秦然一步步的走上了【欲.望之兽】的身躯,站在了那颗最大的眼睛上,以平静无波的眼神扫视着他们。

    可每一个接触到这样眼神的草原骑兵就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城墙上,夜风吹动。

    黑色的披风,随风而舞,猎猎作响。

    他们好像看到了一尊黑色的死神。

    而那目光,就是死神的凝视。

    因为贪婪而灼热的心,在这个时候好似直接被扔进了极北的寒风之中。

    冷。

    彻骨的冰冷。

    死亡的气息澎湃击出,战马在嘶鸣中连连后退,马背上的骑兵们更是惊慌失措。

    尤其是当看到,体型庞大的【欲.望之兽】在秦然的心意下,从与地面平行的角度,变为了垂直的模样后,一些头脑聪明的人已经猜到了会发生什么。

    想也不想就要调转马头逃跑。

    可平时如臂使指般听话的战马,在这个时候,就如同木胎泥塑,一动不动。

    没有任何的犹豫,草原人当即舍弃了马匹,转身就跑。

    马匹对于草原人来说是最重要的财产,可在危及到自身的时候,与生命相比较,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就在他们脚掌刚刚落到地面时,一支支骷髅手臂破土而出,犹如钢钳一般的抓住了他们的小腿,然后,这些骷髅手臂就开始用力撕扯着他们的血肉,片刻间,小腿的肌肉就变得血肉模糊。

    草原骑兵们哀嚎着倒地。

    然后,更多的骷髅手臂出现了。

    仿佛是秃鹫,这些骷髅手臂啄食着草原骑兵的血肉。

    随着草原骑兵身上更多的血肉逝去,这些骷髅手臂上却变得血肉丰满起来,接着这些手臂撑地,一个个将身躯从泥土中带出。

    沾染着泥土的面庞发青,可当看到这些面容时,所有的草原骑兵都慌乱起来。

    “不是我杀的你!”

    “是你逼我杀你的!”

    “杀死你!杀死你!”

    ……

    不同的吼声响起,或是哀求或是愤怒,但最终变为崩溃。

    这些草原骑兵拿起随身的武器砍杀着这些死而复生者,直到将他们剁碎、砍为肉泥。

    干掉了死而复生者,草原骑兵们长出了口气。

    但随即而来的疼痛,却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猛然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弯刀插在了自己的身上。

    “发、发生了什么?”

    每一个草原骑兵都在这样的询问着自己。

    可任何一个草原骑兵都没有得到答案。

    生命的流逝,让他们步入了死亡。

    嘶!

    战场上传来了整齐划一的吸气声。

    与之前上千道灼热射线灭掉上千草原骑兵相比较,眼前的一幕,更加的让人震撼。

    未知总会带来恐惧。

    看着那些冲锋的草原骑兵突如其来的自杀、相互杀害的情形,不单单是草原人,哪怕是沃伦守军都震惊了。

    那些仗胆走上城墙的士兵们,吓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邪、邪魔!”

    在这些士兵的耳中,草原人的呼喊声传了过来。

    哪怕是敌对双方,在这一刻却有了一种异样的默契。

    沃伦守军默认了这个称呼。

    不过,随着这样的默认,那因为面对草原骑兵冲锋的心,却诡异的平复下来。

    看着冲来的草原骑兵,被大肆屠杀,沃伦守军忽然发现草原骑兵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更何况……

    ‘邪魔’站在他们的一边。

    士气微微的出现了变化。

    更多的沃伦守军走上了城墙,尽管眼神中还有着紧张,握着武器的手掌还在颤抖。

    可他们选择了拿起武器。

    秦然看到了。

    并没有意外。

    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这些士兵还无法拿起武器的话,那就真的和勒尔德里的城卫兵差不多了。

    秦然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冲锋的草原人。

    在【邪眼千击】和【亡者凝视】下,这次出动的草原人已经死伤过半,尤其是当被欲.望之兽的【邪眼千击】吓到后,【亡者凝视】发挥着出乎预料的作用。

    不过,秦然并不打算放过这些已经后撤的草原骑兵。

    嗖!嗖嗖嗖!

    一道灼热的射线从欲.望之兽的眼球平射而出。

    接着,就是几十上百。

    在秦然的控制下,欲.望之兽的【邪眼千击】分散开来,但取得的效果却远比之前强了数倍。

    因为,角度的缘故,之前的灼热射线都是几近垂直打击,穿透一个草原骑兵后,就没入了地下。

    哪怕是主眼一级,都是这样。

    至于核心眼?

    秦然并没有用。

    事实上,如果不是冲锋的人中有几个令人在意的气息,秦然为了取得一锤定音的效果,连主眼都不会用。

    可现在不一样了,面对着逃跑的草原骑兵,平射而出的灼热射线,真的是宛如穿烤肉串一般。

    衍生眼至少都是穿透两个草原骑兵。

    到了副眼级别,则是三到五个。

    而主眼更是从草原骑兵的最后一个开始,一直穿透了最前方的,甚至,还余势不歇的向着草原人的大营而去。

    不过,之前就引起秦然注意的几个地方,在这个时候开始出现了变化。

    一道常人无法看清的光辉从那几个地方升起。

    化作了一支手臂。

    漆黑、粗壮。

    手掌张开,黑气喷涌,仿佛一面城墙,挡在了草原人的大营前。

    余势不歇的灼热射线射在这手掌上没有引起一丝波澜就消失无踪。

    草原人顿时发出了欢呼声。

    可这样的欢呼声马上就戛然而止了,就好似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

    因为,两道远比之前任何一道都要强大的灼热射线出现了。

    噗!

    第一道灼热射线直接射穿了黑色的手掌。

    第二道灼热射线畅通无阻的洞穿了草原人的大营。

    一条宽三米,长数百米的‘通道’在草原人的大营中出现了。

    战场,又一次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看向了那随着怪物飞起而屹立空中的人影。

    注视着他抬起的手臂,指着的焦土。

    “越界者……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