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三章 我所愿
    深夜,秦然与玛丽来到了雷霆要塞前。

    此时的雷霆要塞早已没有了最初令人望而生畏的模样,剩下的只是临时调集而来的木头、石块,拼凑而成的防御工事。

    而且,仅有一道。

    简单的说,只有冲着草原人大营的一面。

    一旦这道防御工事被冲破的话,草原人就可以长驱直入的冲向勒尔德里。

    至于防御工事后的沃伦守军?

    虽然还有着三千的人数,但却再也不是那三千常驻雷霆要塞的职业军人了。

    沃伦王室的禁军、私军,还有一些城卫兵掺杂其中。

    原本的职业军人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

    这是玛丽告知秦然的,不会有错。

    再想到玛丽之前的关于雷霆要塞的描述,秦然不由叹了口气。

    不仅是从焦土上重新建立的雷霆要塞是那样的如同纸一般的脆弱,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士兵几乎都是士气低落、战意全无。

    那些精锐也不例外。

    通过眼前守夜士兵的通报度,秦然完全可以想象一旦生了攻城战,雷霆要塞被一波拿下的情形了。

    当然,即使如此,秦然也没有丝毫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他很清楚,当时的他想要什么。

    就和现在的他,知道该怎么做一样。

    踏踏踏。

    连续的、数人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就是高举火把的一队人,以那位詹姆士八世为。

    与秦然记忆中不同,这位国王陛下,仅仅是几天内就再次苍老了一些,仿佛是行将就木般。

    连走路都需要一旁的侍从搀扶。

    但对方的目光并不混准。

    或者说,对方的双眼是唯一有别于一般老人的地方。

    “2567阁下!”

    詹姆士八世尽量的表现着一个国王的威严与……礼仪。

    只是所在的环境实在是不合时宜。

    寥寥的几支火把,荒郊野外的营地,略显不安的士兵。

    这样的情形落在秦然的眼中,让秦然越的看到了落寞、孤寂。

    不过,秦然却依旧回了一礼。

    既因为对方的身份,也因为对方为了这个身份愿意付出一切的心态。

    没有更多的接触,秦然无法得知詹姆士个好的国王,但对方抱着与国同亡的决心,仅凭这一点,就值得尊敬了。

    “父、父王!”

    玛丽略显别扭的开口了。

    然后,女孩快的讲述了勒尔德里的事情。

    “我们需要清理勒尔德里的‘蛆虫’!平民们还没有完全的撤离,如果让他们趁势搞起了乱子,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玛丽却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劝服眼前的男子。

    自身的利益绝对不够。

    必须要和平民的利益挂钩才行。

    这一点在大部分统治者看来,都是嗤之以鼻的。

    不论表面工夫怎么样,实质是什么,大家都是一清二楚的。

    如同詹姆士八世这样幼稚的人,在其它统治者看来,被对方的姐姐压制,乃至架空,完全就是咎由自取。

    不过,就因为这一点,玛丽才不讨厌对方。

    嗯,仅仅是不讨厌!

    “罗克,带一队人返回勒尔德里,彻查这件事情!”

    詹姆士八世认真了起来。

    本来有些佝偻的身躯,挺直了,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拔高。

    “可是陛下……”

    “去吧!”

    “草原人没有在一开始进攻,就不会在这几天进攻他们需要搞明白,他们的先锋究竟遇到了什么!”

    詹姆士八世打断了那位身穿长袍,一副巫师打扮的中年男子的话语,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清亮、威仪的目光中带着探究。

    名为罗克的巫师看了看詹姆士八世,又看了看秦然。

    最终,向着秦然一行礼,然后,在秦然微微颔后,才带着一队人离去。

    能够跟在詹姆士八世来到被毁的雷霆要塞,还是以巫师的身份,这样的人必然是抱着必死的觉悟。

    忠诚的人,很容易获得人的好感,秦然也不例外。

    “2567阁下,请跟我来……一些事情我需要详细的询问你!”

    詹姆士八世说着,在侍从的搀扶下走进了营地。

    在一顶和其它帐篷没有丝毫区别的帐篷前,詹姆士八世挥退了侍从,仅让玛丽和秦然走进了帐篷。

    呼哧、呼哧!

    一进入帐篷,詹姆士八世就开始浓重喘息起来。

    显然,这位国王陛下的身体远比看起来的还要糟糕。

    玛丽略微犹豫,可下一刻还是走了过去,搀扶着詹姆士八世走到了软榻前,并且从一侧拿起了水壶。

    “谢谢你,玛丽……”

    老国王低声自语着。

    饱含歉意的话语中,詹姆士次的看向了秦然,以比任何一次都凝重的神情说道:“2567阁下,请您带着玛丽离开吧!”

    “离开沃伦!”

    “找一个没有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度过余生!”

    “我恳请您!”

    老国王一字一句的说着。

    语气诚恳,甚至对秦然已经用上了尊称。

    但秦然依旧摇了摇头。

    詹姆士八世立刻身躯摇晃,气息越的沉重了。

    很显然,秦然的拒绝,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次无与伦比的打击。

    “抱歉,我已经答应了玛丽,帮助她守护沃伦了。”

    秦然缓缓的说道。

    詹姆士愣,他看向了玛丽。

    女孩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不是为了你,不是为了逃亡的平民,更不是为了那些临阵脱逃的贵族,只是母亲告诉过我,既然是自己的责任,那么就一定要自己承担,不能够推脱给别人这是每一代斯伍特堡主人必须要遵守的信念!”

    玛丽一字一句的说道。

    “完全就是艾莲的口吻啊!”

    詹姆士八世感叹着。

    老国王似乎陷入到了某些回忆中,秦然能够清晰的看到对方嘴角上的笑容。

    温馨、留恋与无奈。

    女孩也看到了。

    然后,女孩用手抓住了秦然的披风。

    很用力的那种。

    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秦然低下头看着女孩迎来的目光。

    “我说到的,一定做到。”

    秦然保证着。

    接着,示意玛丽看好自己的父亲。

    玛丽下意识的想要问什么,可话语还没有出口,就已经听到了那打破夜晚的马蹄声。

    顿时,女孩脸色一白。

    草原人……攻城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