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吓破胆
    眼前的人,认识自己。

    秦然十分清楚这一点。

    可他的记忆中并没有出现和对方有关的记忆。

    对于自己的记忆力,秦然十分的有自信。

    或许,见过了无数的原住民,但是右手缺少了大拇指、食指这样的原住民足以让秦然记忆深刻。

    毕竟,在冷兵器的世界中,这样的人完全就是废人了。

    但对方却表现出了另外一种挥洒自如,以剩余的三根手指,比五指健全的常人更加的强大。

    这样的人,秦然如果见过的话,肯定不会忘记。

    “邪魔!”

    ‘断指’低吼着。

    宛如真实的恐惧让他的理智,迅速崩溃。

    然后……

    ‘断指’手中的弯刀径直的掠过了脖颈。

    噗!

    秦然躲过喷散的鲜血,诧异的看着自杀的‘断指’,然后,目光看向了从对方尸体上浮现的灵魂。

    “草原人?!”

    似曾相识的一幕令秦然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出。

    虽然这与他用控制对方,询问出更多隐秘的初衷相驳,但是对于属于灵魂范畴的秘术,秦然却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除了,干掉对方。

    ‘断指’的灵魂在被秦然的左腿抽过后,就在一阵抖动中化为了飞灰。

    可轻易干掉对方的秦然,却是眉头紧皱。

    眼前的一切,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

    秦然惊讶于对方能够提前发现他。

    对于超凡之上的,秦然可是有着相当自信的。

    所以,秦然不相信对方是从感知的角度发现了他。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断指’除了自身拥有灵魂秘术外,还能够和外面的某个手下‘心意相通’,甚至,他自己也和某个经历了雷霆要塞之战的人‘心意相通’!”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他为什么会叫出‘邪魔’这样的称号。”

    “并且,见到我就那样恐惧的模样。”

    “如果这不单单是个例的话……”

    秦然皱起的眉头,微微平展了。

    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一群勇猛无畏的敌人和一群勇猛无畏的敌人中,夹杂着几个被吓破胆的胆小鬼,哪个更容易对付?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心底多出一份想法的秦然开始搜查整个房间。

    他想要找到一些关于草原人的信息。

    不过,心底却没有抱多大希望。

    秦然很清楚,类似‘断指’这样潜伏到敌人王都的间谍,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那么多的破绽。

    而事实也是如此。

    秦然在房间内搜出了不少钱币、珠宝,但是却没有任何文字的记录。

    即使是信鸽之类的东西也没有。

    “不是使用类似信鸽的通信方式,还有着其它的通信渠道?”

    秦然心底猜测着。

    一直到博思科带着人到来。

    火鸦又一次的落在了秦然的左肩上,秦然以夸奖的姿态抚摸着鸟首,火鸦亲昵的蹭了蹭秦然的脸颊。

    对此,秦然一笑。

    能够顺利的找到‘断指’,火鸦功不可没。

    那种居高临下的侦查,即使是秦然自身也很难做到。

    而通讯?

    更是解决了秦然琐碎的麻烦。

    没有火鸦的话,他想要博思科来到这里,免不了还要再跑一趟。

    “2567阁下……”

    从屋外的遍地尸体中走进了屋内,博思科看着倒在秦然脚下的‘断指’。

    博思科自身的实力很一般,甚至是逊色,但是眼光却是有的,看着地板上的痕迹和‘断指’脖颈的伤痕。

    在脑海中模拟了一遍,当时的状况后,博思科倒吸了口凉气。

    “嘶!”

    “自杀?”

    顿时,博思科看着秦然的目光就浮现了某种变化。

    因为,他完全想象不出一位以凶狠著称的帮派老大面对秦然时,遭遇了什么,竟然会硬生生的选择自杀。

    没有拷问的痕迹。

    对方就仿佛是看到秦然后,就被活生生的吓死了一般。

    如果说对秦然有着某种了解的博思科还算克制的话,那些跟在博思科身后的城卫兵们却是惊惧异常。

    他们又一次的回忆起了数天前那个仿佛噩梦般的夜晚。

    甚至,某些胆小的人,还有些理解‘断指’的做法。

    “他自杀是为了让他的灵魂离开躯壳,是一种逃生或者说杀敌的秘术,而他的身份应该是草原人……”

    秦然解释着。

    并不是因为消除隔阂或者异样。

    秦然可不再会一群陌生原住民的看法,他只希望博思科重视这个线索,从而找到‘断指’与外界联系的方式。

    或者是更多的,潜伏在勒尔德里的间谍。

    秦然不相信,间谍只有一个。

    必然有更多的人在这里潜伏着。

    不过,在秦然话音落下后,却发现那些城卫兵的脸上,恐惧是怎么也无法隐藏的。

    那一两个胆小的,人都开始打哆嗦了。

    博思科也是满脸的不自然。

    “灵魂也被消灭了?”

    博思科声音干涩的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不再理会周围惊惧的众人,径直向外走去。

    没有任何的话语,围拢在房间内的城卫兵,迅速的让开了一条足够秦然通过的走道,当离开了房间,秦然甚至清晰的听到了房间内,那些城卫兵松了口气的声音。

    秦然摇了摇头。

    虽然对这些城卫兵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两次的经历,却告知着秦然,想要依靠这些人帮忙守住勒尔德里,几乎是一个奢望了。

    ‘断指’面对恐惧还能够拼死一搏了。

    可这些人,恐怕只剩下了跪地求饶。

    接着……

    就是一场无压力的屠杀了。

    完全可以做到,让这些城卫兵自己挖坑,然后,自己跳进去,最后被活埋的结局。

    秦然脚步没有停留,一直走到了贫民区外,才停下了脚步。

    大约十分钟左右,博思科赶了出来。

    “2567阁下,他们只是……”

    下意识的,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又一次的想要向秦然解释城卫兵如此不堪的原因。

    可是,这一次,博思科自己才开了一个口,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因为,不论是从哪一方面开始,这些城卫兵都是不合格的。

    “殿下回来了!”

    最终,博思科换了一个话题。

    他很庆幸那位殿下,今天回来调用一批新的辎重,让他有了一个不突兀、完美的话题。

    “玛丽?”

    秦然一愣,冷峻的面容微微柔和了那么一丝。

    那个身世类似,让他有着同病相怜之感的女孩,可以说是在这个副本世界中,他最看重的人。

    哪怕对方的身份是原住民。

    可,在这里谁又能够真的分清楚真与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