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断指
    “他们应该是‘断指’的人!”

    博思科很肯定的说着。

    然后,则变得沉吟起来。

    “至于受到了谁的指使?和我有过节的人不多,但也不少,想要我命的人也有那么几个,但现在的他们估计都在向着威尔郡逃命,没有时间理会我,所以……”

    说到这,博思科深吸了口气。

    一字一句的说道。

    “只有那些西北的入侵者!”

    话语声落下,博思科就苦笑起来。

    “我认为现在的局势已经够糟糕的了,但是没有想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勒尔德里已经被渗透到了这种地步!”

    “这场战争……”

    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说不下去了。

    他满脸的担忧。

    尽管在草原人出现在雷霆要塞之外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藏在勒尔德里阴影中的帮.派.分.子竟然会接受草原人指使。

    由此而引申出的含义,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博思科看向了远处街道上,拥挤、缓慢的逃亡者队伍,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出现了丝丝绝望。

    秦然沉默不语的看着博思科,然后,转身就走。

    “2、2567阁下?”

    博思科一愣,下意识的张嘴道。

    “你去做你该做的,我去做我该做的!”

    留下了这样的话语,秦然就消失在了街道的阴影中。

    但火鸦却从秦然的肩膀上飞起,那堪比鹰一般的双眼,注视着整个勒尔德里,按照秦然的想法搜寻着不同之处。

    而秦然的视线则扫过了系统提示。

    【发现支线任务:城内的叛变者】

    【城内的叛变者:与博思科的久别重逢,是那样的别开生面,一次突如其来的刺杀,让你明白守卫勒尔德里的难度,但你别无选择!你需要找到断指帮的藏身之处,让这些在混乱中制造麻烦的家伙们停下来……】

    ……

    对于支线任务的出现,秦然并不意外。

    在博思科遇到刺杀的时候,秦然就敏锐的注意到了支线任务的气息,事实上,多次副本世界的经历,让他对于支线任务有了足够的认知,大部分的支线任务都会和主线相关,只是有的作用大,有的作用小而已。

    少部分的支线任务则是独立出现的。

    不过,只要完成的话,也会对自身在副本世界内的状况得到一些改善。

    当然了,这种独立的支线任务,难度要高于服务主线任务的支线任务,很可能会出现完成度、特殊评价等等。

    至于【特殊事件】?

    秦然一般当做额外的主线任务看待。

    ……

    战争的阴影笼罩在勒尔德里上空,逃亡者让这个曾经繁华的城市变得混乱、寂静。

    混乱在通往城门的主干道上。

    寂静却是充斥在剩余的区域。

    因此,当某些人离开主干道,前往其它地方的时候,是那样的显眼!

    或许对方已经十分的小心谨慎了。

    让自己看起来就和其它的逃亡者没有什么区别。

    可从火鸦在天空的角度看去,这样的隐蔽、遮掩,却越发显得可疑。

    对方绕过了数条街道,再确认不会被人发现后,就开始向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去。

    那速度让普通人望尘莫及。

    足足十几分钟后,来到了城内一片低矮的建筑群后,速度才慢了下来。

    这里虽然在勒尔德里内,但却与城内其它地方不同,不仅仅是建筑上的,还有周围的环境。

    肮脏、恶臭、污水横流。

    仿佛是一个大便池。

    贫民区。

    即使是在勒尔德里内也依旧存在,那些曾经富裕然后破产的中产阶级最早形成了这里。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不同的人加入了其中。

    他们有好吃懒做的流.氓、无赖,也有残疾了却没有得到抚恤金的雇佣兵,更多的是在其它地方失去了土地,来到勒尔德里想要获得一线生机的农民。

    不过,这里远不如他们想象中的美好。

    那些流.氓、无赖形成的势力、团.伙,支配着贫民区的一切。

    接着,小偷、强盗、被通缉者、站.街.女开始混入其中,变成了一条滋生着利益的罪恶链条。

    而‘断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大约在十年前出现在这里的‘断指’是一个失去了手指的雇佣兵,可这似乎对他的实力没有影响。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在贫民区内获得了一分大的底盘与贫民区内曾经的老大‘匕首会’分庭抗礼。

    而且……业务更加的广泛。

    杀人对于‘匕首会’来说只是偶尔为之。

    可对于‘断指帮’来说却是主要业务。

    ‘断指’曾经的名字是什么,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人们只知道他叫做‘断指’。

    而‘断指’的手下,则称呼他为老大。

    这位让贫民区内无数人闻之色变的人,此刻,正坐在那张破旧的椅子上,听着手下的汇报,粗重的眉头皱到了一起。

    “再派人去……埋伏不成的话,就强攻!”

    “现在去召集人手,我亲自带队!”

    随着‘断指’的话,那张不满疤痕的面容上,带着毋庸置疑,让手下大气都不敢出,更加不用说是反驳了。

    更何况,这位手下并不认为自己老大说的有什么错误。

    如果是在平时,他或许还会有所迟疑。

    但现在?

    草原人大军逼近下,整个勒尔德里完全就是他们的‘宝藏’。

    只要再做几笔的话,就够他们去南方养老了。

    这位‘断指’的手下,正在想着美好的养老生活,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大脚步的迟疑。

    当他的脖领子被自己的老大一把抓住,整个人腾云驾雾的飞向屋外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

    但却太迟了。

    砰!

    身躯撞破大门的疼痛,让这位‘断指’手下痛呼出声。

    可是声音却戛然而止。

    黑暗就出现在被撞破的大门外。

    看着门外的黑暗,‘断指’的额头上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因为,现在是白天,是中午。

    ‘断指’很清楚的记得前一刻,外面还是阳光明媚的。

    “谁?”

    低沉的吼声中,‘断指’抽出了长剑直指门外的黑暗。

    可随即,他就猛然转身。

    锵!

    一抹寒光在房间中亮起,一柄弯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断了手指、大拇指的右手中,仿佛化为一道霹雳斩向了他的身后。

    之前‘断指’脸上的紧张则变成了狰狞。

    伪装!

    那是‘断指’的伪装。

    为的就是着出其不意的一击。

    “死吧!”

    ‘断指’狞笑着。

    可,下一刻……

    他的狞笑就变得僵硬了。

    他那如同霹雳一般斩出的弯刀,也僵在了半空中,迟迟的无法斩下。

    因为,他看到了那个人。

    那个令他无比恐惧,全身颤栗的存在。

    “你认识我?”

    秦然眯起了双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