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指使
    啊啊啊啊!

    一团火球凭空落在了袭击者的身上,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对方,径直的被火球砸中了面部,燃烧起来。

    凄惨的嚎叫声响起。

    剩余的三个袭击者,明显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他们只看到眼前黑影一闪,同伴就燃烧着倒地了。

    “动手!”

    微微一愣,射出弩箭的袭击者就反应了过来。

    非但没有逃跑,反而是三人一起冲向了博思科。

    嘎!

    又是一声乌鸦的鸣叫。

    黑影再次闪动。

    这一次,持弩的袭击者隐约的看到了那个‘突袭’的家伙是什么。

    鸟?

    不,是乌鸦!

    联系着之前的叫声,持弩者十分的确定。

    可这样的确定又有什么用呢?

    他只能看着那只乌鸦灵巧无比的穿梭在小巷内,以尖锐、锋利的爪子和完全不应该出现的火焰,将他的两个同伙一一毙命。

    持弩者听着同伙死前的吼叫,整个人心底都打着寒颤。

    不过,一想到任务失败的下场。

    持弩者一咬牙就抽出了腰间的短剑。

    他手中的弩并不是连弩,射出一支弩箭后,就需要再次上箭,而这个时候可没有这个时间。

    只是,刚刚抽出短剑的持弩者,就被一只从身后伸出的手掌捏住了脖子。

    身后?!

    持弩者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眼。

    身后是什么,他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里是一片建筑与光交错而成的阴影,是他之前躲藏的地方。

    但是,持弩者根本无法想象,在他躲藏的地方,竟然还会有其他人。

    要知道,那片阴影并不大,容纳了他之后,剩余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在挤进去一个人。

    对方是怎么藏在阴影中的?

    这样的疑惑不停的在持弩者脑海中回旋着。

    可最终,不会有任何人为他解答。

    轰!

    暴躁的烈焰从捏住持弩者脖子的手掌中喷出,持弩者整个人就燃烧起来,不同于他的同伙,持弩者是彻底的,仿佛是一支火炬般的燃烧,直至变为一堆灰烬的那种。

    秦然看着那堆灰烬,抖手熄灭了火焰。

    他很满意超凡之上的【潜行】。

    那是一种与阴影相互交织、相溶的体验,秦然就在之前持弩者所在的那片阴影中,但是秦然的身形已经和阴影交织、相溶,虽然无法做到将自身化为阴影,但却无视了自身大半体积,融入了阴影中。

    这是超凡级别的【潜行】无法做到的。

    而对于以大师级别的【查尔斯燃烧术】?

    秦然更是满意了。

    【名称:查尔斯燃烧术(大师)】

    【属性相关:无】

    【技能类别:攻击】

    【效果:从左手制造一团攻击力判定为较强级别的恶魔火焰,可持续燃烧、不可被普通的水、沙土等熄灭,有着焚灼灵魂、吞噬生命的特殊能力】

    【特效:恶魔之炎(你的血脉中饱含火焰,它是你的天赋,也是你身份的证明,你可以随意激发出攻击等级为略等于无、弱、较弱、一般、较强的恶魔火焰,当蓄力4秒后,火焰等级+1,有小几率激发对敌的爆炎效果)】

    【消耗:体力】

    【学习条件:体质s】

    【备注:这是一个无咒、无施法动作、无施法时间的特殊法术,由炼金大师结合古代隐秘知识创造而出!】

    (标注:你是依靠学习来掌握此项技能,因此,无法依靠积分、技能点提高技能等级!如想要提高,需要继续学习或者技能书!)

    ……

    不需要蓄力,仅仅是在【烈焰硫磺】的支持下,随手而出的【查尔斯燃烧术】就可以制造强大级别的恶魔火焰在进入副本世界前,在满足条件的前提下,秦然自然不会放弃【查尔斯燃烧术】这样一个无咒、无施法动作、无施法时间的特殊法术。

    感受着体内,恶魔之力还算平和的运转。

    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查尔斯燃烧术】的等级提升并没有影响到【恶魔之炎】又转化为不可控的火焰,对于秦然来说,算是放下了最后一点担忧。

    因为,这不仅仅是会影响到【查尔斯燃烧术】的应用,还在证明着他之前对于【融合之心】的理解是否正确。

    平衡!

    沟通!

    是秦然定下的策略,而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还算不错。

    “2、2567!”

    博思科语带结巴的惊呼着。

    他从没有想到让自己死里逃生的人会是秦然。

    毕竟,从雷霆要塞传来的消息……

    假的!

    是一种掩饰!

    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马上想到了什么,立刻将到嘴边的话语又咽了回去,接着,恭恭敬敬的走到了秦然身旁,施礼问候着:“欢迎您的归来,2567大人!”

    话语间,博思科打量着秦然肩膀上的火鸦。

    之前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

    以博思科的眼力,真的是什么都没看清楚。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事后的分析。

    “鸦、火焰……”

    “鸦派吗?”

    博思科暗自想道。

    “你的去看看你的随从了,治疗及时的话,他还有救!”

    秦然看着思索的博思科,提醒着对方。

    博思科立刻行动起来。

    而秦然则是打量起了地上的三具尸体。

    “衣着是勒尔德里的平民服饰,手掌上有着常年使用刀剑的老茧,肤色略显苍白……隐藏在勒尔德里的盗贼组织吗?”

    秦然回忆着之前袭击者们的手法,忍不住的推断着。

    然后,一个猜测很自然的出现在了秦然心中。

    “一个盗贼组织抛开劫财外,竟然会对博思科出手……”

    “有人悬赏了吗?”

    “在这个时候悬赏……”

    秦然看向了带着一队城卫兵返回的博思科,双眼微眯起来。

    詹姆士八世的私人顾问指挥着城卫兵将自己的随从抬去医治,同时,让剩余的城卫兵打扫整个小巷。

    勒尔德里已经够乱的了。

    博思科不想要再在其中添乱。

    博思科很清楚,现在的勒尔德里就像是一个装满了油的大木桶,稍微有一丁点儿火星,整个桶就会燃烧起来。

    这是博思科不愿意见到的。

    城卫兵抬着几具尸体,向着某个特殊的地方而去。

    他们都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秦然。

    而在经过秦然身边时,每个城卫兵都是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出。

    这道身影实在是太熟悉了。

    那晚的情形,对于这些城卫兵来说,都是难以忘记的一幕。

    看着秦然左肩上的乌鸦,这些城卫兵越发的感觉到了不祥之兆,以至于他们用比平时更快的速度完成了博思科布置的任务。

    “抱歉,2567阁下,他们并不是有意的……”

    “对这些袭击你的人,你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秦然摆手打断了博思科的话语,然后,停顿了一下,以更为准确的话语问道:“或者,你知道他们受到了谁的指使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