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四章 看不清的面容
    飞刀激射而出,快如子弹。

    一枚宝石突兀的挡在了飞刀之前,可那飞刀上一阵扭曲,竟然穿过了那枚撞上来的宝石,插在了‘工匠’的肩头。

    噗!

    血花崩现。

    “哈哈哈,‘工匠’你是不是镶嵌宝石镶嵌的傻了?”

    “已经被我的飞刀伤了一次,竟然还做这样的抵抗?”

    便服男子又一次的大笑出声。

    同时,手一抬,飞刀再次射出。

    这一次不再是一柄。

    而是……

    六柄!

    右手从下而上,三柄飞刀甩出。

    左手则从上而下,又甩出三柄飞刀。

    六柄飞刀来回交织,不停穿梭,如同是蝴蝶一般围绕着‘工匠’飞舞。

    嗡!

    数枚宝石齐齐震动,各自散发出了不同的光泽。

    这些光泽宛如实质,形成了一面面巴掌大小的‘盾’。

    便服男子则是冷笑的看着对手的反抗。

    他没有急于出手。

    他要在‘工匠’信心最足的一刻,击败‘工匠’。

    仇恨?

    不,两人没有仇恨,甚至在这次事件发生前,两人连交际都没有。

    为什么这么做?

    他只是习惯性的将对手的自信完全摧毁,然后,看着对手一蹶不振的模样。

    至于女性?

    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想到那种娇柔的哭泣声,他都忍不住的兴奋起来了。

    护盾形成了。

    飞舞的飞刀‘嗖嗖’射出。

    一切就如同是便服男子预料的那样,他的飞刀毫无滞涩的‘穿透’了‘工匠’的防御。

    在那高挑的身躯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伤口。

    红色的斗篷,越发的鲜艳了。

    连续受伤的‘工匠’已经无法保持凌空飞行的姿态,她落在地面,感受着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整个人的眉头皱起。

    喘息声,更是说明着她这个时候的状态非常的不好。

    “嘿,还有什么没有施展出来的吗?”

    “如果没有的话……”

    轰!

    便服男子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爆炸就出现了。

    之前飞出落在了远处的两枚宝石,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便服男子的脚边,而且,悄无声息的爆炸了。

    砰!

    爆炸的冲击力,让便服男子径直飞出。

    跌入了一旁的房屋内。

    五枚同色的红宝石,紧随其后的射入其中。

    轰!

    更大爆炸出现了,那栋房屋直接飞上了天,但……便服男子并没有死!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对方离死还差一点。

    浑身漆黑、血污的对方脚步踉跄的走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反击?”

    “没用的!”

    便服男子话音还没有落下,一道翠绿的光芒就从远处传来,只见便服男子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当绿色的光芒消失后,除去衣衫褴褛外,便服男子已经恢复了原样。

    “看到了吗?”

    “这就是团队合作的力量是你们这些独行者完全达不到的高度!”

    便服男子说着一抬手。

    踏踏踏!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中,一队身穿黑色帽兜斗篷的玩家就快步的跑来,他们的手中,清一色的自动武器。

    “我们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游戏的名字就是……躲子弹!”

    便服男子恶意的笑声再次的响起。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夜空,他刚刚听到了一阵振翅声。

    “鸟儿?”

    便服男子一怔。

    对于游戏内玩家们的一些特殊手段,便服男子可是心知肚明的。

    巨大的城市内,随处可见流浪的猫狗,鸟儿也是不少。

    可是这些聪明的动物,在晚上是不会出现在街道上的,尤其是爆发了战斗后,这些动物根本不会靠近。

    而靠近的?

    自然是受到了玩家的指挥。

    “竟然还有胆大的家伙感窥视‘黑袍’?”

    便服男子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他迫不及待的一挥手,下达了开枪的命令。

    新的猎物,更加具有新鲜感。

    让他完全对‘工匠’失去了兴趣。

    砰砰砰!

    枪口的火焰接连蹦出,子弹形成的火力网笼罩了‘工匠’。

    一枚枚宝石从‘工匠’身上冒出,化作一面面盾,抵挡着子弹。

    叮!

    子弹击打在宝石护盾上,就弹射向了它处。

    可一枚子弹这样,并不代表之后所有的子弹是这样。

    当第五枚、第六枚子弹激射在宝石护盾上的时候,凝放出光芒的宝石护盾上,裂纹开始出现了。

    而当第七枚、第八枚子弹射在上面的时候,宝石护盾开始破碎了。

    但枪声并没有停下。

    对于弹匣内至少还有二十枚子弹的枪手玩家来说,现在才是真正发力的时候。

    哒哒哒!

    枪声连绵,‘工匠’的双眼中能够清晰的看到子弹轨迹。

    只是她的身躯却无法躲闪。

    特殊的力量运行方式,早已经决定了她的战斗方式并不是依靠身体,而是……

    宝石!

    可惜的是,上次为了替秦然镶嵌,她消耗了太多。

    多到她自认为可以轻易应付的局面,变得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已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唉!

    叹息声在‘工匠’的心底响起。

    不甘心。

    不愿意。

    却又无可奈何。

    只能……

    黑色阻挡了子弹的轨迹,鸦羽在夜风中招展,在星光下散发着深邃的光芒。

    披风的猎猎作响声充斥在‘工匠’的耳中,掩盖了子弹的射击声。

    “还好吗?”

    低沉却有力的问话声,仿佛是从虚空中伸出的手掌,将‘工匠’发散的思维,聚拢了回来。

    砰砰砰!

    枪声又一次的出现在了她的耳中。

    眼前模糊的面容变得清晰起来。

    可……还是看不清楚。

    “看不清……”

    “系统的遮掩……”

    工匠低声的自语着。

    “什么?”

    秦然一怔。

    完全的不知道‘工匠’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不过,下一刻,‘工匠’就恢复了正常。

    “小心点,他的飞刀能够穿过空间!”

    ‘工匠’提醒着秦然。

    “交给我吧!”

    秦然笑着掏出了一支【治疗药剂】交给了‘工匠’后,转身打量着身后的人,笑容一收,冷冽的目光扫过。

    他缓步的向着那些人走去。

    无法用言语说明的邪异气息从秦然的身上散发出来。

    每一步,邪异的气息就浓郁一分。

    夜晚的黑色,似乎都无法遮掩这样的邪异。

    那些人仿佛看到了一只恶魔砸开了深渊与物质界的枷锁,带着蛮横与混乱,从地底爬出。(未完待续。)